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5章 变则通(1/2)
    刘备话刚出口,满腹的委屈一下子翻腾起来,泉涌而出。

    虽然只是短短的半年时间,可是他受了太多的委屈,好容易看到了一点希望,却又在突然间轰然崩塌。年过三十,一事无成,还被一个少年弃之如巧木敝履,前途一片灰暗。

    回幽州?就算公孙瓒愿意接纳他,他又有何面目见家中寡母,见邻里乡亲?

    去长安?当初荀彧劝他同行,被他拒绝。如今荀彧是朝廷尚书令,推行变法的中坚,他却是丧家之犬,荀彧凭什么会把他当回事?

    天下之大,何处是我刘备的立足之地?

    刘备越想想伤心,放声大哭,泪湿衣襟。关羽先是一愣,随即也悲从中来。刘备的心情他感同身受,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易怒,一心想和甘宁打一架。他心里憋得太难受了,需要好好的发泄一下。看到刘备这么伤心,看到简雍黯然的神情,他知道刘备那句“丧家之犬”并非虚言,说不定又和自己的冲动有关,顿时后悔不已,再也没有心情和甘宁争斗,冲到一旁,抡起千军破,乱劈乱砍,全无章法,将河边的芦苇、杂树砍得七零八落,一片狼藉。

    张飞也猜到了一些什么,一声叹息,走到一旁,坐在地上,双手抱头。

    许褚见状,连忙冲甘宁挥手,示意他不要看了,赶紧走。甘宁虽然不喜欢关羽,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见刘备哭得伤心,想起自己面对周瑜时的心情,估计情况也差不多。关羽、张飞都是实力强悍的勇士,刘备想必也不差,但他只是豫州兵曹从事,不受重用是明摆的。

    怀才不遇,谁的心情都不会好。

    甘宁也没了心情,与许褚拱手作别,带着人去辎重营领取军械,与秦松接洽,准备起程。

    刘备在津口哭了一场,满腔的郁闷散了些。他到河边掬水洗面,看着河水中憔悴的面容,不免又唏嘘一场。简雍走了过来,站在刘备身后,轻声说道:“玄德,我想了想,还是先去长安为好。”

    “为何?”刘备吸了吸鼻子,用袖子擦净脸上的水珠。

    “孙将军说得没错,公孙伯珪不是袁绍对手,你若回幽州,公孙伯珪必不能弃你不用。可是毕竟有之前那些事在,贸然回去,名不正,言不顺。若是先去长安,为朝廷效力,再由朝廷派往幽州,或归刘使君,或归公孙伯珪,皆师出有名。纵使公孙伯珪记仇,你也可以像公孙度一样独领一郡,届时再将子龙、国让等人招至麾下,焉知不能建一番功业?”

    刘备一动不动。

    简雍接着又说道:“刘使君忠于朝廷,施德于民,在幽州颇有名望,但他与公孙伯珪不睦,争斗越来越烈,却不晓兵事,屡屡受挫于公孙伯珪。你若能持朝廷诏书,他必倚你为肱骨。届时你或是居中调停,或是坐山观虎斗,都大有机会。久而久之,何愁不能拥幽州之半?”

    刘备转了转眼珠,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宪和,你这个办法可行,至少可以试一试。”

    简雍松了一口气,又道:“不过,纵使要离孙将军而去,也不能与他决裂。幽州贫瘠,不能自给,孙将军坐拥荆豫二州,财力丰沛,却缺战马,而幽州有马,我们可以和他交易,借以自立。”

    刘备沉思半晌,转身拍拍简雍的肩膀。“宪和一语惊醒梦中人啊。中原人才济济,英雄辈出,我等既无家世,又无根基,四面碰壁,难以出头,不如退居幽州,效窦融故事,以观成败。”

    孙策走出大帐,看着四周,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刘勋。

    刘勋腿一软,不自觉地跪倒在地,额头贴着地,连大气都不敢出。孙策围着他走了两圈,用脚踢了踢他。“起来回话。”

    “谢将军不杀之恩。”刘勋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