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7章 沔南名士黄承彦(求推荐,求收藏!)(1/2)
    蔡瑁连夜回到了蔡洲,看着面目全非的庄园,鼻子一酸,差点落泪。

    直到此时此刻,他才真正意识到家人的处境有多危险。孙策这是铁了心要战斗到底,如果不是他抓了蒯越一家,不管蒯越是围而不攻还是主动强攻,蔡家都会元气大伤。

    恶人自有恶人磨,蒯越自诩聪明,遇到孙策也只能认栽。说到底,他和蒯越都犯了一个错误:根本没有意识到战争究竟有多残酷。大战之际,居然还将家人留在城外,一点防备也没有。庄园毕竟是庄园,对付一些流寇没什么问题,遇到孙坚、孙策这种大盗只能是砧板上的鱼肉。

    荆州承平日久,民不习战啊。蒯祺一战成擒,固然可耻,他和蒯越又能好到哪儿去。

    得知蔡瑁回家,孙辅不敢怠慢,一面通知蔡讽、蔡珂,一面通知孙策。孙策接到报告,什么也没说,只是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孙辅不懂他是什么意思,只能安排人跟着蔡瑁,防止他有异常举动。

    蔡瑁来到小院,跪倒在蔡讽面前,泣不成声。一方面是因为老父亲受了苦,另一方面是他自己心里也苦。长这么大,他都没受过这种煎熬。

    蔡讽也很感慨,父子俩相对垂泪,良久才恢复平静。蔡讽问起了蔡瑁的来意。蔡瑁说,孙策威胁要杀蒯越全家,蒯越无奈,求他来谈判。当务之急是救蒯祺,孙策只给了蒯越一天时间。

    蔡讽思索片刻。“你可以去求孙策,但是,他不会答应你。”

    “为什么?”

    “孙策本来就想杀人立威,首先目标是我蔡家,若非你姊姊嫁给孙辅,蔡洲只怕已经血流成河。他不能再杀蔡家,只能退而求其次,蒯家就是最好的目标。这时候去求他,他能答应吗?”

    “他疯了?”蔡瑁目瞪口呆。

    “他没疯,他要土地。”蔡讽长叹一声:“他要我们的土地来屯田养兵。”

    蔡瑁后背凉嗖嗖的,冷汗透体而出。他盯着蔡讽,结结巴巴的说道:“那……那我们家……吃什么?”

    蔡讽无奈地看着蔡瑁。“我们现在还有资格讲条件吗?德珪,孙策是个疯子,和疯子是没办法讲道理的。你待会儿去见他,转达蒯越的意思就行,其他什么也不要说。出庄之后,你不要回城,立刻去找你大姊夫,让他去找庞德公。孙策曾与庞德公见过一面,相谈甚欢,现在只有请他出面才能一线生机。”

    蔡瑁想了想。“那我也不用这么急,等孙策杀了蒯祺再说。我家死了人,蒯家也要付出代价。”

    蔡讽长叹一声:“尽力而为吧。你抓紧去办,杀不杀蒯祺,那是孙策自己的事。”

    蔡瑁心领神会,躬身退出。他来到正庭,求见孙策,孙策理都没理他,只派人传了一句话:如果是为蒯家说情,就不用见了。除了蒯越投降或者出战,没有第三个可能。明天中午看不到蒯越,我就把蒯祺的人头送给他。蔡瑁也不坚持,转身就离开了蔡洲,一面派人给刘表、蒯越传话,一面赶往大姊夫黄承彦家。

    第二天一早,孙策刚刚吃完早餐,正在听孙辅、黄忠汇报情况,有人来报,黄承彦求见。

    孙策还没反应,孙辅、黄忠一下子站了起来,离开了坐席,拱手站立,一副恭迎圣驾的模样。孙策不解。“你们干什么?”

    “伯符,黄承彦是沔南名士,不可怠慢。”

    孙策冷笑一声。看你们这点德性,一个名士来就把你们吓成这样,至于吗?你也不想想他是来干什么的。常言说得好,无事不登三宝殿,一个名士主动求见总不会是因为仰慕我们孙家吧。

    见孙策不屑一顾,更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黄忠也劝道:“将军,黄承彦不仅是蔡家女婿,更是江夏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