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8章 甘宁(1/2)
    娄圭率军急行,只用了四天时间就赶到了夷陵,让大军在城外列阵。

    陈纪只在夷陵安排了三百人,看到娄圭突然出现在城外,这些人都懵了,以为江陵已经失守。看到城外阵势严整,杀气腾腾的敌人,他们根本没有斗志。娄圭派人劝降,没费什么口舌,夷道守军就放下了武器。他们原本就不是陈纪的部下,而是本地的士卒,谁占领南郡都没关系,只要不影响他们的生活就行。陈纪这个南郡太守上任近一年,没给他们留下什么好印象,他们也没兴趣为陈纪卖命。

    娄圭兵不血刃的接管了夷陵,随即重整防务。与此同时,他派军侯潘华率领二百人赶往巫县驻防。如果益州有进犯之意,不要与他们接战,把消息送回来就行。至于巫县,能守则守,不能守就放弃,尽可能安全撤回来。夷陵才是真正的要塞,只要守住夷陵,益州人就别想进入南郡腹地,影响江陵的战局。

    潘华领命而去。

    潘华原本是跟随许褚的游侠儿。许褚追随孙策之后,潘华随许定到南阳讲武堂进修。他武功好,人也机灵,只是不习战阵。进修之后,接受了正规的战阵训练,他脱颖而出,以优异的成绩毕业,顺利成为一名曲军侯,统领两百人。他用学到的训练方法来练兵,与那些纯粹出于行伍的同僚不同,跟随许褚的经历让他更清楚如此激励部下,也让他小有积蓄,有实力不时的犒赏部下,鼓舞士气。

    几次校阅下来,他小有名气,已经成为重点培养的后备力量。这次娄圭让他独领一部,就是给他立功升的机会。只要顺利完成任务,他就有机会再升一级,成为假都尉,进入中级军官的序列。

    潘华将这次任务的目的和重要性对部下做了传达,又赏了一顿酒肉,然后下令除了必要的武器装备之外,每人只带三天的干粮,也就是说,如果三天内赶不到下一个县城秭归,他们就要饿肚皮。赶到秭归,不仅能吃饱饭,还能享受一天,接下来再赶往巫县。

    夷陵到秭归只有一百多里,但这段全是险峻的山路,长沙三峡中的西陵峡就在这一段。正常行军至少要五六天,但潘华没这么多时间,他必须尽快赶到巫县。

    将士们轰然应诺,稍做准备后就踏上了征程。潘华与普通士卒一样步行,背着自己的武器装备和干粮,打好行縢,迈开两条腿飞奔。为了准备这次战事,周瑜组织过多次山地行军训练,这时候看到了成果,这些士卒以超过普通郡兵一半的速度在山路上急行,看得做向导的两个本地人目瞪口呆。

    三天后,潘华如期赶到秭归,在休息了一天,补充了给养后,他们再次急行,又用了三天,赶到了巫县。到了巫县后,照例又是犒赏,然后接管了巫县防务,他让假军侯北堂羽留守巫县,自己更是带着几个精锐赶到鱼复附近打探消息。不看不知道,一看鱼复附近的大量战船,潘华知道自己这次赚住了,假都尉已经揣在腰中。

    他立刻命人将消息传回夷陵,同时备战。

    赵韪站在船头,看着滔滔江水,感慨万千,轻声吟哦起来

    沈弥、甘宁站不远处,听到赵韪吟诗,悄悄地互相看了一眼,露出不屑的眼神。刘焉得知荆州内乱,想乱中取胜,任命赵韪为征东中郎将。赵韪原本是州大吏,因为附从刘焉,得到不次提拔,难免有些得意,时不时地要吟两首诗赋来助助兴,但他驻扎鱼复半个月,却迟迟没有进兵。

    他们不懂赵韪要等什么,难道刘焉还会派更多的人来?他们问过赵韪,但赵韪故作神秘,不肯说,这让他们很不爽。

    “兴霸,你读过书,听得懂他在念叨什么吗?”

    “还能念什么,吊古呗。”甘宁伸手从船蓬上折下了片竹蔑,在指间捏碎,挑出一根剔牙,剩下的扔在江水中,江水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