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6章 大难临头各自飞(求推荐,求收藏!)(1/2)
    蒯越腾身而起,险些撞翻了面前的案几。

    竹杖滑落在地,裂开了一条缝。蒯越却没心思去管,拿起蒯祺的信,三步并作两步出了门,直奔刺史府。他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沉思片刻,叫来一个亲信,吩咐了两声。亲信点头答应,匆匆地去了。

    蒯越在屋里来回踱了两步,在竹杖前停住,低着头看了片刻,俯身捡起,眼神越来越阴冷。

    孙策派人袭击了蒯家,手段堪称无耻。可此时此刻不是和孙策讲仁义道德的时候,蒯家几百口人的生死存亡才是关键。蒯祺落在孙策手中已经让他很为难了,刘表派兄长出使就是考虑到了这一点,现在蒯家全部落入孙策手中,就算他不肯低头,一心忠于刘表,刘表能相信他吗?

    就算刘表能相信他,这个代价值不值?乱世将临,刘表迂阔书生,太平盛世可以成为名臣,乱世却不足以成霸业。这样的人迟早会被人吞并,为了他,付出整个蒯家值不值?

    孙策只给他一天时间。一天之内,他不给出答复,蒯祺就会送命。蒯祺是兄长蒯良的长子,蒯良又不在襄阳,责任全部落在他的肩上。如果蒯祺因此送了性命,兄长蒯良能不能原谅他,他一点把握也没有。

    时间不长,亲信回来了,带回来一个消息。六天前,蔡瑁以联络诸家为借口,在城外一夜未归。

    蒯越咬牙切齿。“蔡德珪,这是你自找的,不要怨我。”他带上竹杖,赶往刺史府,来到刘表面前,双手奉上竹杖和蒯祺的信,放声大哭。

    刘表莫名其妙,一边去扶蒯越,一边展开信,刚读了一半,他就面色煞白,腿脚发软,连站都站不稳了。“异……异度,孙策真的劫了你的家人?”

    蒯越泪如雨下,将竹杖紧紧地抱在怀中。“使君,这是家父常用之物,确认无误。”

    刘表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都不行了。蔡洲落入孙策之手,蔡瑁因此成了闲人。现在蒯家又被孙策劫了,蒯越如果也请辞,他还能依靠谁?他单马入宜城,靠的就是蒯越、蔡瑁,还没来得及培养自己的力量,这两人先后被孙策控制,他就成了孤身一人。

    孙策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异……异度,你……待如何?”

    “使君,越不才,承蒙使君错爱,本想与使君共成一番事业。现在家人被孙策所劫,精神恍惚,哪里还有心思为使君谋划。请使君解除我的兵权,委托更有能力的人。若能逃过一劫,我将从此退隐,不问世事,以免连累家人。”

    “异度啊,你不掌兵,谁还能掌兵,难道你要让我向孙策投降吗?”

    “使君,蔡德珪忠心可嘉,蔡家又与孙家刚刚结成姻亲,若使君委任德珪为将,令他与孙策谈判,定可保襄阳无恙。使君纵不能保荆州,也可为一郡太守。”

    刘表的脸慢慢涨得通红。蒯越这是在当面羞辱他啊,他是朝廷正式任命的荆州刺史,不能保境安民,还要向孙坚投降,做一个太守,难道我离开了荆州就不能生存了吗,非得在孙坚手下委屈求全?

    对了,蒯越为什么推荐蔡瑁接替兵权,他可是一直反对蔡瑁觊觎兵权的。难道这件事和蔡瑁有关?

    刘表越想越不安,他将蒯越扶起,好言安慰。蒯越好容易才止住了哭声,将情况说了一遍,再次请辞。他没有直说蔡瑁与蒯家被袭有关,但是他提到了蔡瑁与襄阳诸家联络非常紧密,甚至夜不归宿,留在城外。

    刘表一听就怒了,冷笑道:“他是回蔡洲去了吧。”

    蒯越只顾抽泣,一言不发。

    刘表怒不可遏,立刻让人叫来了蔡瑁。蔡瑁好半天才来,刘表等得火大,一见面就问道:“德珪,诸家可愿协助守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