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5章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1/2)
    刘表向袁绍求援?孙策心中一动,用力拍了拍脑袋,自责不已。

    怪不得蒯越一点动静也没有,原来不仅他关注着整个山东的形势,蒯越也没有把目光局限于襄阳。他要引袁绍入南阳,如此一来,南阳南北受敌,袁术必然调孙坚北上作战,襄阳之围自然解了。

    也许蒯越心里真正的明君一直是袁绍,而不是刘表。袁曹官渡之战时,刘表的属下就劝刘表响应袁绍或曹操,这其中想必就有蒯越,若不是刘表当时已经站稳了脚跟,有一定的控制力,没有理他们,不用等到建安十三年,荆州就不是他的了。

    眼下曹操还没什么实力,蒯越也想不到向他求援,唯一的希望只能是袁绍。

    与他基于先验结论带来的关注不同,蒯越有着强烈的现实需求,所以他更用心,时刻不忘将荆州的战事与山东的形势结合起来考虑。而他在布局的时候还能考虑全局,一旦在具体的问题里纠缠久了,就会不知不觉的放弃全局思维,只顾着眼前的事。

    蒯越,谢谢你给我上了一课。

    思路一开,孙策顿时觉得眼前豁然开朗,计上心来。“你家少主在干什么?”

    “我家少主在与襄阳各家商议,请他们资助刘使君守城。”蔡和不紧不慢地说道:“将军派的骑兵劫走了江陵运来的粮食,襄阳城储备不足,要向各家求援。”

    孙策眼珠一转,忽然明白了蔡瑁派蔡和来的目的。他轻声笑道:“你家少主这差事可不好办,乡里乡亲的,撕不下脸面啊。”

    蔡和不置可否,但神情已经默认了孙策的分析。

    “你还回去吗?”

    “自然要回去的。”蔡和说道:“我是少主身边的人,我不回去,没人照应他的起居。”

    “那好,你给你家少主带两句话。第一句话:蔡家老少近千口都在我的手中。我如果败了,走之前会将那些人全部杀掉,一个不留。第二句话:袁绍和刘表一样是个坐谈客。讨董的时候他在酸枣那么久,只会喝酒吹牛,连一仗都没打过。况且他和公孙瓒反目成仇,眼下正在徐州一带对峙,根本腾不出手救襄阳。”

    蔡和眨了眨眼睛。“我一定将将军的话带到。”

    “你可以走了。走之前,可以好好看看蔡洲的防务,一并告诉你家少主。”

    蔡和一直很平静,听到孙策这句话,脸色才有了一些波动。孙策主动让他看蔡洲的防务安排,这是要向蔡瑁认清形势,不要三心二意啊。且不说蔡洲的防务是不是固若金汤,仅这份自信就非常人能有。

    “谨遵将军令。”

    送走了蔡和,孙策又坐着想了好一会儿,嘴角挑起一抹阴险的笑容,一个计划在脑海中慢慢成型。要么不做,要么做绝,不上不下的最不爽了。刘表能控制荆州,主要的支持者就是蔡瑁、蒯越,蔡瑁是襄阳实力最强的豪强,已经被他拿下,失去了刘表的信任。但控制兵权,影响力更大的蒯越还没有受到影响。

    废掉蒯越,刘表的左臂右臂全被砍断,他就成了孤家寡人,再也折腾不起浪花。

    蒯越很聪明,但他不是什么大公无私的人,甚至没什么道德可言。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支持刘表有利,他就支持刘表,毫不犹豫的斩杀相识的宗帅。投降曹操有利,他就毫不犹豫的抛弃刘琮,极力劝刘琮投降。刘表和他相识多年,应该知道他的秉性。他们是互相利用,信任基础并不坚实。

    我没有好处给蒯越,有也不想给,但是我能让他觉得痛,我早该像对付蔡家一样对付他。

    孙策计定,派人请来了蔡珂,询问中庐的位置。一听孙策说要对付蒯家,蔡珂正中下怀,不仅说得非常详细,还主动安排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