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4章 女王(1/2)
    袁权之前曾经以吴夫人的名义派人请陈氏和许劭的夫人廖氏以及其他一些世家的女眷赴宴,但陈氏只派人送了一份礼,没有到场,廖氏更是连一点回音都没有。她们没来,其他各家便有些犹豫,有的推说有事,有的虽然来了,却什么态度也没有,直到袁权透露了可能会实行盐铁专卖的消息后,她们才意识到其中的厉害,其中几家回去之后就补上了缺额。

    隐匿人口,侵吞耕地,当然要受处罚,但主动交待有功,处罚相对也轻。陈氏、廖氏没有来,听到消息地慢了一步,等她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太守府已经颁布了盐铁专卖的命令。这时候就算交待也有点迟了,不仅处罚会更严重,而且会给孙家父子留下不配合的不好印象。

    “州郡记,如霹雳”,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以前不肯低头,是认为孙家父子没办法查清隐匿人口,又不敢激起整个豫州的反对,最后只能不了了之,所以他们有恃无恐,现在实行盐铁专卖,虽然还离查清所有的隐匿人口有一段距离,却足以表明孙家父子不仅有信心,而且有办法,盐铁专卖只是第一步,后面还会有其他手段陆续颁布,而且会越来越严厉。

    陈氏送上厚礼,又以布裙荆钗的打扮来见吴夫人和袁权,自然是表示服软,恳请孙家父子放许家一马,但又不止如此。孙家收了这份礼,拿人的手短,他们总不能对许家穷追不放,说不定还要笼络一番,请许虔入幕。如此一来,许家东墙损失西墙补,还有机会恢复元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又坐实了孙家父子因财起意、劫掠世家的事实。

    但袁权识破了他们的心思,不接受私礼,不欠许家这个人情,怎么处理许家自有律法可以参照,也不存在故意打击报复的嫌疑。就算把许家整得家破人亡,也不会让人挑出一点不是。

    陈氏事情没办成,反被袁权教训了一通,无地自容,只得带着礼物走了。回到家,才知道许虔的遭遇差不多,张昭也不肯收礼,只是按照规定,要许家补上缺额,再交纳巨额罚金。至于许劭,张昭根本不在乎,立刻派人签发了路传,一副早就等着许劭滚蛋的模样。

    许劭很失落,更没脸面在平舆呆着,收拾好细软,当天就起程离开平舆,奔豫章而去。

    一天之间,袁权陪着吴夫人接待了好几拨访客,平舆数得上的世家、豪强至少来了三分之一,或是主妇,或者儿媳,或是辗转托人,袁权一下子冒出许多亲戚。袁权一一接待,与她们谈笑风生,周到殷勤,就像认识了很多年的世家通好,让吴夫人、冯宛等人叹为观止。

    孙策一直没露面,但他时刻关注着事情的进展,对袁权表现出来的能力,他虽然意外,却不像冯宛等人那么惊讶。当初在宛城,袁术重伤不治,他已经见识过袁权的手腕。在那样的情况下袁权都能应付自如,阵脚不乱,更何况这些妇人。

    见冯宛气沮,孙策安慰道:“人各有所长,她有她的长处,你有你的长处,不必强求一致。阿母和权姊姊今天忙了一天,肯定累了,你去东厨张罗些酒食,待会儿犒劳她们,也尽一尽孝心。”

    冯宛连声答应,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我去叫阿姁姊姊来帮忙,她的手艺比我好。还有啊,权姊姊今天累了,怕是没力气服侍你,要不要让尹姊姊一起来?我看她这些天精神多了呢。”

    孙策笑着摆摆手。“忙你的去吧,我只是有点贪心,却还不至于这么没人性。阿姁这些天虽然好些了,身体还是弱,别打扰她了。”

    冯宛应了一声,雀跃着去了。孙策挠挠头,也觉得惋惜,好容易磨得袁权答应了,偏偏遇到这些事,真是不走运啊。

    晚饭吃得很开心。吴夫人虽然没有明着夸袁权,可是眼神中充满了笑意,显然对袁权的表现非常满意,袁权的地位一下子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