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4章 进退两难(1/2)
    刘表能够占据荆州,靠的是两类人。一类是蔡瑁、蒯越这些支持他的,一类是被他们砍了脑袋的历史书上记作宗帅或者宗贼,其实就是各地的小豪强,有兵有粮,但是没名气,一心想巴结刘表、蒯越这样的名士,所以招之即来,结果吃了一席鸿门宴,成了砧上鱼肉。

    还有一类人,始终与刘表保持着距离,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井水不犯河水。庞德公、黄承彦是典型,除此而外,还有不少人,比如宜城马家、襄阳杨家、习家。刘表对他们客气,不给他们额外的好处,也尽量不去触碰他们的既得利益。

    蒯越让蔡瑁去说服这些家族捐献钱财,帮助刘表守住襄阳,度过危机,这是逼蔡瑁去得罪乡亲。蔡瑁真要这么做,这名声可就坏透了。但他又不敢说不去,孙坚派骑兵骚扰粮道,襄阳城吃紧,刘表需要那些家族的钱粮支持,他不去,刘表要翻脸。

    蔡瑁有点后悔,早知如此,就不该和蒯越合作,支持刘表。事已至此,后悔无益,只能奋起反击。

    “使君有命,我可以去联络诸家,请他们支持使君守城。只要能守住襄阳,保一方平安,我相信他们不会吝惜。若是取胜无望,谁又愿意白白消耗钱粮?异度若是不能小胜一场,我怕是没什么说服力啊。”

    刘表的眉梢跳了一下,听出了蔡瑁的言外之意。蒯祺首战惨败,士气摇动,襄阳世家豪强都看在眼里,如果蒯越只能被动防守,一败再败,他们凭什么支持你。他们本来对刘表就没什么兴趣,没有落井下石就不错了,怎么可能雪中送炭。

    刘表看向蒯越,无法掩饰眼神中的忧虑。生死存亡之际,能救他的只有蒯越。

    蒯越轻笑一声:“德珪所言甚是,不过小胜一场是不够的,我们需要一场大胜。使君,你还记得以襄阳为治所的原因吗?”

    刘表眼珠转了转。“当然记得。北据襄阳,收复南阳,荆州七郡才算完整。”

    蔡瑁不禁冷笑一声:“异度此计甚好,只是难度不小。你连孙坚都对付不了,又怎么对付袁术?”

    蒯越根本没兴趣和蔡瑁斗嘴。“使君,当初在大将军府,你曾与袁公路共事,知道他为人轻狡,不能成事,而袁本初胸怀大志,可济天下,讨董时山东豪杰奉他为盟主,可证使君有识人之明。如今袁公路占据南阳,孙坚勇猛,襄阳独力难支,使君何不向盟主求援?袁公路不得人心,只要盟主挥师南下,南北夹击,袁公路必败,荆州必安。”

    刘表如梦初醒,一拍案几。“异度,此计甚妙。”

    蒯越笑笑。“此计虽妙,却需时间。德珪,联合襄阳著姓,协助使君度此难关,就看你的了。”

    蔡瑁的脸不自然的抽搐了两下。这个任务他根本推不掉,也不能推。袁绍实力强悍,有他支援,刘表这个荆州刺史坐得很稳,袁术根本不是对手,孙坚撤退是迟早的事。

    蔡家完了,蔡瑁心中哀叹。他抢先起身,大声说道:“使君,盟主远在河北,远水难救近火,我与曹孟德少小相亲,愿意走一趟,请他出兵支援襄阳,解燃眉之急。”

    刘表思索片刻,看向蒯良。“子柔,还是你辛苦一趟吧,去见见袁盟主,请他务必派兵支援。”

    蔡瑁讪讪地退了回去。

    一连数日,襄阳城什么动静也没有,荆州水师也不发动进攻,只是加强戒备,不给孙策偷袭的机会。

    孙策越等越不安。这人也擒了,女人衣服也送了,蒯越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他是属鸵鸟的还是属乌龟的,这么能忍?他不出城,我哪有机会在野战中决胜,难道只有攻城一条路?

    在大炮出现之前,攻城一直是力气活。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人都不会选择攻城,即使有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