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3章 拜你为师(1/2)
    孙策哭笑不得。“夫人,不用这么隆重吧?此情此景,明月佳人,还要什么焚香沐浴?”

    袁权忍着笑,轻打了孙策一下。“看你行军作战能忍会算,为了扫清外围,和豫州世家周旋了那么久才出手,怎么这种事就忍不得一时,一天也等不得吗?乖,等等啊,明天我早早准备,必不让你失望。”

    袁权这一句说得风情万种,让孙策更加心痒难忍,杀气腾腾。

    袁权依偎在孙策怀中,立刻感受到了孙策身体的变化,不禁轻笑了一声,伸手摸摸孙策的脸,柔声劝道:“好啦,我都应了你,多等一天又何妨?我赶了半天路,今天真是乏了。你又喝了这么多酒,勉强行之,不仅难得其乐,反而有伤身体。你虽然年轻,却是领兵征战的将军,又刚刚受了伤,正该好好将养才对,岂可贪一时之欢,自损元气,戕伐根本。”

    孙策转了转眼珠,忽然笑了起来。他搂住袁权,低下头,在她唇上啄了一口。“行,就依姊姊。”

    “又叫姊姊了?”

    “这种事上,你不仅是我的姊姊,还是我的先生,我还要对你行拜师礼呢。房中术这么高深的学问,我们这些小门小户出身的哪懂啊,可不得拜你为师?”

    “又胡说。”袁权嗔了一声:“若你真拜我为师,我们成什么了?”她羞得说不下去,伸手到孙策肋间,轻轻掐了一下。孙策大笑,将袁权搂得更紧。

    拜师虽是玩笑,却不完全是玩笑。听了袁权那几句,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疏忽了一件事。

    汉人其实对男女之事很看得开,房中术在汉代是一门光明正大的学问,男人研究,女人也研究。汉墓中出土了大量的房中书,可谓一时之盛。汉人虽然已经开始推崇儒学,但此时的儒家还不是存天理、灭人欲的理学,即使是儒学最盛的地区,房中书甚至各种秘戏图都屡见不鲜,远比后世人想象的要开放。

    相应的,男女之间也没有那么多的清规戒律,只要双方看对了眼,结个露水姻缘再正常不过。男人不要求女人守贞节,女人再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不嫁反而不太正常。女人也没有守贞节的概念,就算有,也是心理上的,而不是生理上的。所以曹操、刘备、孙权都有娶已婚妇女的事,所谓人妻这个概念完全是后世人的观念,在这个时代并不存在。

    别说袁权已经和离,就算她没有和黄猗和离,只要他们俩你情我愿,一夕欢好都是很正常的事。

    汉人男女之防不严,但不等于随便。男女欢好之前不仅要清洁身体,讲究的还做薰香,女子还要化妆,有一整套的程序要走,一切都是以阴阳和谐为目的,而不是男子单方面的爽。在后世看来,汉人的性文化近乎繁琐,但这些其实是符合生理学和心理学的行为,再怎么隆重都不为过。

    袁权没有准备,不肯将就,正说明她看重与他的结合,而不是随便敷衍一下。他如果勉强她,反而不美,落了下乘。在这件事上,他真要拜袁权为师。对她这样的贵族女子来说,房中术是一门真正的学问,是增进夫妻感,增广子嗣的必修课,而他却对此一知半解,除了知道几个名称之外,什么也不懂。

    孙策喜欢袁权,也尊重袁权,心底里还有一丝敬意,不愿意勉强她。他抱着她,轻轻地摇晃着身体,亢奋慢慢散去,情绪却渐渐浓郁起来。

    “先生,我能请教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

    “听说房中术有龙翻、虎步、猿搏、蝉附等九种姿势,你会九种?唉哟,唉哟,疼,疼,姊姊松手。”

    袁权悻悻地松开手,嗔道:“再敢胡说,看我不拧下你一块肉来。”

    “什么叫胡说,我这是很正经的向你请教好吗?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