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3章 以守为攻(1/2)
    “岂有此理!”蒯良勃然大怒,一下子掀翻了面前的案几,戟指蔡瑁。“蔡德珪,你蔡家还有没有点礼义廉耻,妇道人家混迹于军营,还在众人面前如此差辱我儿,你这是要和使君为敌吗?”

    蔡瑁很平静。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有些意外。二姊蔡珂的确算不上温柔贤惠,但也不至于做得这么出格吧?嗯,一定是蒯祺出言不逊,惹恼了她,这才乱了方寸,如此失态。

    蔡瑁轻叹了一声,向刘表欠身施礼。“使君,蒯都尉首战不利,瑁也深表遗憾。水师战船原本是我军利器,现在被孙策夺了两艘去,水战优势不再是我军独有,还请使君做好应变。”

    刘表的脸阴得要滴水。这岂是首战失利可以概括的,不仅损失了两艘战船,连蒯祺本人都被生擒了去。蔡珂那几脚哪里踹在蒯祺脸上,分明是踹在他刘表脸上。蒯越当初把蒯祺说得文武双全,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不中用,真是瞎了眼。可惜来得匆忙,一个亲信也没有,若是侄儿刘磐、刘虎在,又怎么可能让蒯祺这样的书生领兵。

    “子柔,莫作意气之争。”刘表强按怒火,不满地看着蒯良。“水师不利,令郎陷于敌手,总得想个办法才行。你通知异度了吗,他有没有什么计划?”

    蒯良听得出刘表的不快,也不敢再和蔡瑁纠缠。“使君放心,异度已经收到了消息,正在安排,很快就会来见使君。”

    刘表心里更不舒服。安排什么,是率领出城救援还是将水师撤回来?这么大的事,你不先和我商量就擅自决定了?他没有说话,蒯良也不敢回座,尴尬地站在那里。蔡瑁看在眼里,一言不发,但眼中的鄙视却表露无遗。蒯良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越想越后悔。当初应该拦着点蒯越,不要把关系搞得这么僵,现在蒯家丢了脸,连儿子蒯祺都被孙策俘虏了,还能围困蔡洲,坐等蔡家被孙策吃得破产吗?

    蔡家真是欺人太盛。蒯良看着那件半旧的襦衫,想着被蔡珂羞辱的蒯祺,一阵阵心悸,太阳穴呯呯乱跳,连头皮都胀得有些疼。

    蒯越一直没有来,刘表等得焦躁,眼角不住的抽搐,蒯良心中不安,一次次的派人去请。千呼万唤,蒯越总算来了。他看了一眼案上那件襦衫,眉梢跳了两下,随即又恢复了平静,向前见礼。

    “异度,你是如何安排的?用了这么久,想必是安排妥当了吧。”刘表说道,语气平淡,还有一些冷漠。

    “使君,水师失利不足担忧,我收到了一些其他消息。”蒯越上前一步,将两枝竹简递了过去。“从江陵运来,本该两天前就到襄阳的粮草现在还没有到。我派人去问,江陵却说早就发出了。斥候说,在宜城附近发现了交战的痕迹,又找到不少尸体和散落的粮食。我担心,孙坚派人劫了我们的粮道。”

    刘表面色大变,急声问道:“江陵派了多少人护送?”

    “一千。”

    “一千人被杀得干干净净,那孙坚派了多少人去劫粮,两千还是三千?这么多人包抄到襄阳以南,我们的斥候就一点也发察觉?”

    蒯越摇摇头。“使君,宜城离此百里,若是孙坚派两三千人劫粮,在劫到粮草之前,他们自己的粮草从何而来就是一个大问题。如果是抢劫附近的庄园,我们不可能现在还没有收到消息。如果是自带,他们行军速度有限,在路上少则三四天,多则五六天,我们也不可能察觉不到。”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使君,斥候在现场看到了大量的马蹄印。我怀疑,孙坚派去袭扰粮道的很可能是骑兵,避开了我军的侦察范围,绕到我们背后。”

    “骑……兵?”刘表倒吸一口凉气。他做过近十年的北军中侯,对骑兵并不陌生。面对几乎全是步卒的荆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