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6章 别想占我便宜(1/2)
    孙策和张超推杯换盏的时候,朱儁正大发雷霆,大骂边让、阮瑀目无朝廷,为虎作伥,枉为读书人。特别是边让,被他骂得狗血淋头,最后还让人轰了出去,连蔡邕都受到了牵连。当年正是蔡邕将边让推荐给何进,何进才辟边让为吏,又多次提携,直至拜边让为九江太守。

    你除了会写几篇文章,空谈道义,还有什么用?朱儁怒斥边让,叫来两个士卒,将边让赶出大营。他还威胁边让说,等我攻克浚仪,我会派人去查抄你边家,如果被我抓到你家有违法越制的行为,看我怎么收拾你。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边让空有辩才无碍,遇到朱儁这个老兵也无计可施。更让他郁闷的是他就是浚仪人,现在被黑山军占了浚仪城,他有家不能回,也不知道家里被黑山军糟蹋成了什么样子,一心等着袁谭收复浚仪。听朱儁这口气,他不仅要击退袁谭,还要占着浚仪不走。

    边让不敢怠慢,匆匆赶回浚仪。无论如何,袁谭不能败。如果被朱儁得手,边家算是彻底完了。

    至于阮瑀,情况稍好一些,没有被朱儁轰出去,但态度也非常恶劣。朱儁认识阮家的阮谌,还曾经辟除过他,阮谌以隐士自居,征辟不至,著书自娱,有《三礼图》传世。朱儁说,公府辟除你,你父亲不到。天子蒙尘,你们没什么反应,一季粮食被收了,你吼巴巴地来抱怨了,就你们这德行写什么《三礼图》,你懂什么是礼吗?

    阮瑀狼狈而去。朱儁辟除过他的父亲,即使他的父亲没去,也算是朱儁的故吏,他还真不敢在朱儁面前放肆。在太尉面前放肆,那是清高。在故主面前放肆,那是不忠。朱儁抢收粮食虽然不妥,但他是为朝廷着想,为迎天子回京,又不是中饱私囊,大义不亏,他没理由和朱儁决裂。

    更重要的是他打不过朱儁,逼急了朱儁,除了挨揍没其他结果。没想到这样的武夫也能当太尉,真是一茬不如一茬了,想当年连张奂都没当成太尉。阮瑀暗自腹诽。

    骂跑了边让和阮瑀,朱儁怒气未消,随即召集众将议事,准备向浚仪进军,与袁谭决战。

    孙策接到命令,赶到朱儁的大营,刚到营前,他就看到了蒋干的马车和随从。孙策立刻进营,来到朱儁的大帐前报进。话音未落,便传出朱儁让他进帐的声音。孙策进帐,见朱儁居中而坐,文云和王敞坐一侧,蒋干坐在另一侧,正在向朱儁汇报情况。

    孙策向朱儁行了礼,在蒋干身边坐下。“河内情况怎么样?”

    蒋干把情况简单地复述了一遍,董越率军突入河内后,一路势如破竹,连破数县,特别是在隰城击败张杨后震动河内。不过好事到此为此,袁绍亲自率兵迎了上去,在怀县大破董越军。董越溃败,掳掠来的辎重损失一空,正在向西撤退。因为这件原因,张杨不肯接受朝廷勤王的诏书,蒋干只能无功而返。

    蒋干还没说完,朱儁就急着问道:“伯符,你看我们要不要分兵支援河内?”

    孙策拱手行礼。“朱公不用担心,西凉兵虽然被击溃,但他们很快就能重新集结起来。袁绍骑兵少,可以击溃他们,却很难重创他们。这些西北来的狼崽子没那么容易死。”

    朱儁笑了起来。他同意孙策的看法。他和牛辅、董越交战多时,最头疼的就是这件事。占了上风,西凉人会像狼群一样扑上来撕咬,扩大战果。一旦形势不利,西凉人转头就跑,他根本追不上,所以常常胜是小胜,败却是大败。他征战半生,遇到这种情况也无计可施,一败再败。

    也正因为如此,孙策一战全歼两万西凉精锐才会那么不可思议。

    朱儁笑了两声,又说道:“尽管如此,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理。如果让袁绍突入河南,我们可能会腹背受敌,到时候别说西进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