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6章 非常道(1/2)
    孙策之前就对五鹿说过,张燕要想知道他该干什么,让他亲自来见我。刚才又说,今天让你见见什么是真正的道。不过五鹿一直没放在心上,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能懂什么道,无非是少年轻狂,信口大言罢了。要是听郗俭说起修神仙道,又听张方说孙策的刀法古怪,他这才意识到孙策对道并非一无所知。

    五鹿觉得不可思议。他了解过孙家的情况,没听说他们家与道门有什么联系啊。孙家以武功入仕,一直在征战,中平元年时和朱儁一起征讨南阳黄巾,就是一个武夫。孙策怎么会对道门有了解?

    五鹿仔细一想,又觉得自己疏忽了。孙策是孙坚的儿子不假,但他们父子之间差距很大。最明显的一点是对读书人的态度。孙坚征战二十余年,身边没有一个读书人。孙策才出道几个月,他身边已经有张纮、郭嘉等好几个读书人。

    他也许真知道点什么。郭嘉是颍川人,汝颍一带曾是大贤良师布道的重点区域。

    五鹿瞅瞅张方,心生一计。张方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少帅,你有没有想过像孙策一样,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朝一日成就比大帅还高?”

    张方咽了口唾沫,没敢吱声。想当然是想,这个年纪,谁不想做个少年英雄,谁不想成为父亲眼中的骄傲。可是让他超过父亲张燕,他觉得可能性太小了。和孙策比似乎更难。孙策才十七八,已经是讨逆将军了,自己却只能在父亲的羽翼下生活。

    相比之下,后者更让他沮丧,让他亲口承认自己不如孙策,还不如杀了他。

    五鹿见状,又问了一句:“你想不想学孙策的刀法?”

    张方想起孙策那举重若轻,信手挥酒就将他击败的情景,咬了咬牙。

    “当然……想。可是……”

    “既然想,那就没什么可是的,就算你想击败他,也要先把武技练好,对不对?你自己也说了,孙策刀法大有讲究,已经有所领悟,给你一段时间,你肯定能领悟更多。”

    “我……我要留在这里吗?”

    五鹿在心里骂了一句,真是少年麻木,你父亲让你来就是让你做人质的,你以为你真是使者啊。

    “少帅,道门讲机缘,这就是你的机缘。你在朱太尉身边学习用兵,琢磨孙策的刀法,用不了几年,你的兵法和武功就能成为黑山军中首屈一指的高手,谁还敢瞧不起你?大帅现在不过是平难中郎将,你如果能跟着朱太尉勤王,迎天子回洛阳,封侯都有可能。”

    张方心动了,还有些犹豫。五鹿见状,又添了一把火。

    “大帅为什么让你来?因为他已经决定让于毒、苦酋他们跟随朱太尉勤王。但他们是黑山军,总不能直接听朱太尉的命令。让你来,就是让你统领他们,征战立功。这是大好的机会,是对你的信任。你可千万不能错过。”

    “当真?”

    “我还能骗你吗?”五鹿很严肃,甚至还有些伤心。

    张方见状,连忙向五鹿道歉。两人反复商量了一番,最后决定,张方留在朱儁身边做随从,尽可能与孙策打好交道,争取再学几招。五鹿赶往浚仪城,与于毒、苦酋见面,传达张燕的命令,让他们多坚持一段时间。五鹿再三关照,大丈夫要能屈能伸,要以柔弱胜刚强,大帅为了继承张牛角的事业,连姓都改了,你这点委屈算得了什么?

    给张方猛灌了一壶心灵鸡汤后,五鹿又忝着脸去拜见朱儁、孙策,朱儁倒没什么,在他看来,张方就是人质,留在这里就对了。孙策听了五鹿的请求,冷笑了两声。

    “关于刀法,我不会专门教他,他自己能悟多少算多少。至于大道,你听了也没用,你又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