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0章 一举两得(1/2)
    五鹿连一句话都没敢说,匍匐而出,带着随从向河内方向奔去。

    他出使多次,从来没见过像孙策这么不讲理的。这哪里是谈判,这根本就是威胁。他不清楚张燕会不会答应,但他为自己的生命安全考虑,离孙策越远越好,最好这辈子都不要见这个人。

    孙策赶走了五鹿,摆摆手,蒋钦会意,正准备收走孙策脱下来的战袍、甲胄和战靴、足衣,却被孙策拦住了。他不解其意。“将军,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就算焚香沐浴,他们也不会把我当回事,索性就臭臭他。”

    蒋钦忍着笑,转身出去。过了一会儿,路粹走了过来,站在帐门口就闻到了浓烈的汗臭味,立刻抬手掩住了鼻子,停住了脚步,皱起了眉头,一脸鄙夷地看着蒋钦。蒋钦很尴尬,低着头,不说话。

    孙策却无所谓,赤着脚来大帐内来回走了两圈,没好气的说道:“你要么进来说话,要么滚,站在门口算怎么回事?挡风啊?”

    路粹很不高兴。“孙将军,你这是什么待客之道?”

    “你算什么客人?”

    “呃……”路粹登时变了脸色,大有一言不合就准备拂袖而去的意思。他也不是第一次见孙策,以前都是很客气的,现在却如此粗鲁,实在让他无法接受。

    孙策显得有些焦躁,来回踱着步,不时的嘀咕两句,眼神一会儿凶狠,一会儿焦虑,眉头拧成了疙瘩。偶尔看路粹一眼,总让路粹莫名的感到一阵寒意。路粹心中忐忑,态度不知不觉地软了下来。他是奉秘密使命而来,如果惹恼了孙策,无功而返,袁谭不会原谅他。

    想了半天,路粹还是捏着鼻子走了进去,向孙策躬身行礼。孙策示意他入座。路粹看了看席上的大脚印子,喉咙里一阵阵的翻涌,却还是强忍着坐下了,尽量挑一个没被孙策踩过的地方坐。

    “袁显思有什么打算,欲战,欲和?”

    “欲战欲和,全在将军。”路粹尽量让自己显得从容些,但这实在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他总不能不呼吸,可是大帐里的味道实在太重了,每一次呼吸都自杀啊。这次回去,一定要向袁谭多讨点赏,要不然太亏了,这得少活好几年呢。

    “在我?哼!”孙策冷笑一声:“袁显思最近胆气很壮啊。”

    “还行,袁将军与黑山军大小数十战,每战必克。如果不是为了配合将军,于毒等人早就授首了。”

    “那行啊,你回去吧,告诉他不必配合我,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我就看着不动手,看他什么时候能拿下浚仪,砍下于毒、苦酋的脑袋。他要是有种的话,也可以来攻击我,看看究竟谁能笑到最后。”

    路粹闭上了嘴巴,一声不吭。孙策情绪不对,这和他的预料相去甚远。孙策的亲卫骑入陈留郡,袁谭配合的撤开了包围圈,放黑山军一条生路,孙策应该感激才对,为什么会是这般模样?

    难道有什么新的变故?

    路粹百思不得其解。陈留的情况现在不仅有袁谭、朱灵、刘备的大军,有陈留太守张邈兄弟,还有黑山军,现在又来了孙策,敌友关系交错复杂。如果说因为实力的变化,某一方要变卦,改换阵营,这是最常见不过的事。如果不能及时把握机会,很难说什么时候会被人捅一刀。

    身为使者,路粹不仅要负责通报双方的消息,还有收集情报的作用。使者可以见到对方将领,这是普通细作难以接近的目标,也是心腹才能担当的重任。

    路粹仔细想了想,忽然明白了,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不久前,辛毗来了兖州,成了袁谭的心腹。辛毗是颍川名士,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与他齐名的杜袭现在是沛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