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4章 此一时,彼一时(1/2)
    五鹿看着丰盛的酒菜,却一点食欲也没有。他日夜兼程地赶到洛阳来不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救命。他每耽搁一天,被朱灵截断退路的苦酋、于毒就离全军覆没更近一步。本来以为朱儁急于勤王,会对黑山军大加礼遇,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孙策拉走了。

    孙策一定是记恨张燕不给他父亲孙坚面子,拒绝了他们的招揽。当然也可能是他和袁谭有勾结,听说前段时间他有颍川,和袁谭使者来往,很是密切。不过这个可能性并不大,他应该还不知道苦酋、于毒被袁谭、朱灵包围的事。

    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让他出兵救援?

    五鹿患得患失,食不下咽,他的随从却饿坏了,狼吞虎咽,一会儿功夫就将案上的饭菜吃得精光,连呼好味道。五鹿看看眼前还没动几筷子的食物,推了过去。

    “你们吃吧,我没胃口。”

    五鹿的随从都出身寒微,不懂温良恭俭让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加入黄巾军就是为了吃饭,生与死都是难以预料的事,吃完这一顿,还不知道下一顿在哪儿,只要有机会,他们就算饱了,也会尽可能的多吃几口。更何况赶了几天路,难得碰到一顿这么丰盛的,不吃都对不起自己。

    几乎在一眨眼间,五鹿的食物就被他们分光了。

    郭嘉迈着方步走了进来,摇着手里的羽扇,笑盈盈地说道:“道长还是吃一点的好,空着肚子上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得上饭。”

    五鹿吃了一惊,警惕地直起身体,按上了腰间长刀,随从们也吓了一跳,争先恐后的起身。郭嘉笑笑,摆摆羽扇。“诸位不必紧张,我这身子骨,一看就没什么武功,哪能对你们不利啊。在下颍川郭嘉,在讨逆将军麾下讨口饭吃。讨逆将军正陪太尉饮宴,我不能喝酒,来陪诸位说说话。”

    五鹿上下打量着郭嘉,见他的确不像孔武有力之人,也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作,连忙示意随从放松些。

    “敢问先生在讨逆将军麾下任何职?”

    “军谋。就是出出主意,卖嘴皮子的。哈哈,惭愧,惭愧。”

    五鹿哈哈一笑,觉得郭嘉有趣,神情又放松了一些,多少还有点不屑。读过几天书,会说几句子曰诗云,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又做不了官,只能依附于人混生活,这样的人有什么好尊敬的。说是军谋,他知道打仗是什么样子吗?

    “刚才先生说空着肚子上路,是什么意思?”五鹿努力扮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眼角却不住的抽搐。刚才朱儁是被孙策拉走的,现在孙策的幕僚又来说这句话,这是要赶人吗?

    “意思嘛,很清楚,黑山军余日何多,能吃一口是一口。”郭嘉摆摆手,吩咐人再上一些酒食。随从很快又端来一些饭菜放在五鹿面前,还有一尊酒。郭嘉拿起一柄素勺,为五鹿添了一些酒。“怎么,张大帅以为天下大乱,朝廷播迁,黑山军可以号令天下,连朱太尉都要俯首听命吗?”

    五鹿端着酒杯,却一口也喝不下去。他听出了郭嘉的意思。郭嘉连张燕的平难中郎将官职都不提,明摆着要将他们当贼看待,怎么可能还去救他们。不用说,这是孙策怀恨在心,要坚决阻挠朱儁救援黑山军了。事到如今,如果不低头,这可能真是在洛阳吃的最后一段顿饭。

    “先生言重了,张将军哪敢如此狂悖,这不是来向朱儁求援嘛。”

    “求援?”郭嘉佯作不解。“黑山军不是和公孙瓒联手攻击袁绍,又要和青州黄巾会盟于兖州吗?孙将军奉朱太尉之命前去联络,你们连接待的时间都没有,形势一片大好,何需求援?”

    五鹿咬了咬牙,将一杯酒全倒进了嘴里。酒是温的,入口香甜,但他却觉得非常苦涩。郭嘉对黑山军的近况一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