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7章 虚太尉(亚拉那一卡打赏加更)(1/2)
    蒋干的意思是说:你吓唬乡下人吗?

    朱儁是太尉,但他出身寒微,又没什么学问底子,提到礼仪之类的事,他多少有些心虚。他名重天下,却没什么读书人投效他,摆出这般阵势,他其实并不清楚会不会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被蒋干当面指责他逼于朝廷已经让他不安了,现在又被蒋干直指为乡下人,他又羞又恼,却不敢发作。

    文云见状,连忙岔开话题。“讨逆将军现在何处?”

    “在洛阳。”

    朱儁哼了一声:“既在洛阳,为何不来见,还要派个使者来?讨逆将军年纪不大,排场却不小,比他父亲孙征东还要威风。”

    “讨逆将军不是不想来,而是不敢来。”蒋干不慌不忙,环顾一周。“太尉聚集文武议事,连孙征东将军都没有座位,又怎么会有他区区一个讨逆将军立足之地。”

    朱儁再次大窘,掩饰地咳了两声。孙坚官居征东将军,是他麾下军职最高的将领,既然聚将议事,孙坚理应参与。就算他有事来不了,也应该给他虚设一个座位。现在堂上坐得满满的,却没有给孙坚离座,这是一个重大失误,又被蒋干当场抓住,实在尴尬得很。尴尬也就罢了,如果这话传到孙坚耳中,惹得孙坚生气,这误会就大了。

    见朱儁不说话,文云只得再次挺身而出,为朱儁解忧。“从事误会了,这并非聚集文武议事,只是交待一些日常事务,所以没有请孙征东来。”

    “原来如此。”蒋干点点头,再次环顾四周。“敢问哪位是丹杨许眈,哪位又是彭城曹豹?”

    武将中有两人长身而起,粗豪一些的是曹豹,面色青白的是许眈。蒋干向他们拱手施礼。“讨逆将军托我向二位问好。他在萧县拒击刘备时曾与陶使君父子并肩作战,陶使君提及二位,甚是推崇。”

    曹豹和许眈一听,顿时觉得脸上有光,连称不敢。

    朱儁听了却是心中一惊。董卓撤出洛阳后,他就负责洛阳一带,但他曾经被董卓的部下击败,士卒伤亡很大,一度退到兖州躲避。现在能有这样的威势,先是得益于陶谦的支持,后是得益于孙坚的支持。曹豹、许眈都是陶谦的部下,他们率领的三千丹杨兵是朱儁最初能够在洛阳站稳脚跟的中坚力量,即使现在也是仅次于孙坚的实力派。

    孙策和陶谦并肩作战,又特地派人问侯这两人,用意很明显。真要和孙策撕破脸,许眈、曹豹帮谁不帮谁,谁也不好说,反正帮朱儁的可能性不大。如果这两股力量都产生了离心力,那朱儁这个太尉可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朱儁懊悔不已。本想威慑蒋干的,没想到却让蒋干抓住了机会连挫锐气。再被他说下去,还不知道会有谁见风使舵,要向孙家父子示好呢。他连忙以会议推迟为名喝令众将退下,只留下太尉掾文云陪在一旁,又请蒋干入座详谈。

    蒋干这才把来意说了一遍。孙策入仕时间太短,经验不足,在豫州与士族多有冲突,难以担当豫州牧的重任,想请示太尉府,和孙坚对换,由孙坚去豫州牧,他到朱儁麾下听命。

    朱儁听得懂蒋干的言外之意,孙策这是专程为勤王而来,他不希望孙坚西进。但朱儁没有点破,一来孙坚才是真正的豫州牧,孙策本来就是代理,他不想干了,让孙坚回豫州是天经地义的事;二来这件事只能和孙家父子商量着办,不是他一个人能说了算的事,闹掰了对他没好处。

    “孙讨逆……愿意去勤王?”

    “当然,君忧臣辱,君辱臣死。天子为权臣所逼,流落西京,天下正义之士皆为切齿。如果能迎天子回驾洛阳,重整河山,讨逆将军愿为太尉前驱,万死不辞。”

    朱儁将信将疑,但孙策不反对勤王总是一个好消息。比起孙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