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0章 诀别(1/2)
    荀攸站在兴奋地士子中,看着周瑜陪着马日磾谈笑风生,参观邯郸淳、胡昭搜罗的古碑拓本,拿起一卷文章就舍不得放,一边读一边点头,和邯郸淳讨论得非常投入,暗自叹了一口气,悄悄退出了郡学。

    马日磾是奉诏和解关东的,他的任命是催促孙策、周瑜勤王。但他终究只是一个书生,一看到这些考证文章就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丝毫没有意识到周瑜带他来参观郡学的用意。他已经动心了,接下来只要周瑜开口邀请,他很可能会留在南阳,或者去襄阳,和蔡邕一起做学问。

    他们原本就一起在东观校书,很谈得来。周瑜这么聪明的人,不可能不利用蔡邕的影响力留下马日磾。

    王允这是故意的吗?

    荀攸走出郡学的时候,看了一眼郡学的后院。他在宛城本草堂住了几个月,宛城内城的绝大部分他都去过了,唯有南阳铁官和郡学后院进不去。原本还能看到有人出入,黄月英离开宛城之后,郡学的后院就被封闭了,更没机会进入。

    出了郡学,荀攸着在干净整齐的街道上,看着行色匆匆的掾吏或者士子走过,看着背着书袋的幼稚园小学子走过,留下一串串清脆而纯真的笑声,忽然有些不舍。他喜欢这里的安祥,他喜欢这里的平静,在这里,他可以暂时忘记外面的风云变幻,忘记那些阴谋诡计、尸山血海。这里是乱世中的一片乐土,让人乐而忘返。

    但这里终究不是我的家。荀攸拱着手,慢慢地走着。本草堂就在郡学一侧,他却走了很久。进了本草堂,站在前院廊下,看着张仲景一边给病人诊脉,一边给学生讲解,看着那些安静候诊的病人,荀攸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浅笑。

    “公达!”辛毗匆匆走了过来。

    荀攸平静的心情一下子消失了,他收起笑容,加快脚步,跟着辛毗向后院走去。一进门,他就感觉到了异常。何颙站在屋子中央,衣冠整齐,一脸怒容。床上、案上摆着两个包袱,各种物品已经收拾停当,一副即将远行的模样。

    “先生……”

    何颙一摆手,打断了荀攸。“你都打听到了什么?”

    荀攸把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周瑜在城外接到马日磾之后,说完南阳的大概情况,马日磾就主动要求去郡学看看。原本计划还要看幼稚园、木学堂,但进了郡学,马日磾就挪不动脚了。

    “书生!”何颙再次打断了荀攸,叉着腰,连喘粗气。“王子师糊涂,王子师糊涂啊。”

    “先生,你这是……”

    何颙忽地转身,直视荀攸。“我要去邺城,佐治要去兖州,你有什么计划?”

    荀攸不假思索。“我送先生去邺城。”

    何颙很意外,辛毗也很意外。两人互相看一眼,何颙满意地点点头。“好,很好,那就不用多说了。公达,你去雇车。佐治,你去和张伯祖、张仲景道别,如果有机会,再和周公瑾说一声。麻烦了他们这么久,不能不辞而别。”

    辛毗提醒道:“先生,见见马翁叔吧,至少要知道长安发生了什么事。”

    何颙眉头紧皱,权衡良久,很勉强地答应了。“说得也是,马翁叔只怕已经知道我在宛城,不见一面就走,有伤朋友之义。见他一面,正好提醒提醒他,莫中了周瑜的缓兵之计。”

    荀攸和辛毗躬身领命,走了出去。过了片刻,张仲景匆匆赶来,见何颙脸色苍白,坐在榻边,双手控制不住的颤抖。他坐在何颙对面,看着何颙,几次欲言又止,最后一声长叹。

    “我给你准备一些药,你带在路上备用。”

    “多谢仲景。”何颙很惭愧。张仲景花了几个月的心血才将他的身体调理好,这一去邺城,只怕要前功尽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