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4章 惩凶除恶(1/2)
    刚刚进入汝阳县,屈隐就赶来了。

    孙策没有立刻见他,让他在营外等着。卯时已过,天气渐渐热了,他决定扎营休息。他知道屈隐名义上是迎接他,实际是告状的。他人在平舆,但汝阳的情况他一清二楚,每天都会有消息送到。一般的事会延迟一两天,紧急的事几乎只需要半天时间就能传到他的耳朵里。

    辛毗一去不复返,他带来的两百骑士对袁耀也谈不上什么尊敬,开始还老老实实的住在袁家墓园附近,后来渐渐懒散了,就在汝阳城里找了一个住处,每天派几个人去点卯,剩下的人就在城里四处闲逛。

    两百骑士中有一大半是来自幽州的胡人,生性野蛮,习俗又与中原人格格不入,羡慕汝阳百姓的富庶,腰包里却没几个钱,冲突在所难免。但他们人多势众,手里有刀,又有袁家撑腰,很快就成了汝阳的祸害,搞得汝阳鸡犬不宁。

    孙策早就料到这一天,要不然也不会留着这些人。这屈县令要不是真没招了,才不会这么客气呢。上次他来汝阳为袁术送葬,这位屈县令可连面都没露,只当没他孙策这个人。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你现在来求我,我也不能说见就见,总得让你见识一下我的高冷。

    赤日如火,虽然站在树荫下,也热得满头大汗。屈隐带着一群掾吏看着孙策的大营成型,看着大部分将士都躲在帐篷,避开中午这段最热的时候,却不能走远,生怕孙策随时会传召他。他来得早,连早饭都没吃,当大营里传出午饭的香气时,他们不约而同的发出了肠鸣。

    但是没人请他们吃饭,连招呼他们一声的人都没有。

    直到傍晚时分,被晒得眼前直冒金星、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的屈隐才接到命令,进入大营,来到孙策面前。他已经被晒蔫了,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一见孙策就跪下了,请求孙策处置那些骑士。

    孙策很客气,但也很冷漠。“明廷恐怕搞错了,这些人是和袁家有关系,但此袁非彼袁,他们不归我管,你找我也没什么用。想打想杀,你愿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概不过问。”

    屈隐知道这些骑士背后是谁,但他没办法去邺城找袁绍,只好赖在孙策身上。“不管怎么说,这些人是以保护安国亭侯的名义留在这里。他们天天出没于袁将军的墓前,汝阳百姓无知,都当是袁将军的旧部。将军若是不管,难道就不怕影响袁将军的名声?”

    孙策差点笑出声来。拜托,你以为我傻啊,就袁术那名声还怕影响?这时,坐在一旁的袁权咳嗽了一声,责备地看了孙策一眼。屈隐狐疑地看着袁权,突然灵光乍现,想起她是谁,连忙拜见。

    “敢问夫人可是袁将军长女?”

    袁权点头应是。她在汝阳的时候,这位屈县令也没登过门,她对他也没什么好印象。

    “请夫人为令尊名声着想,为乡党除此祸害。有孙将军坐镇汝南,哪有什么盗贼会伤害君侯呢。要说盗贼,这些人才是真正的盗贼啊。何况这些人里面有不少髡头的胡人,如果有人误会将军引夷乱夏,这该如何是好?”

    袁权想了想,说道:“虽说这些人并不是家父的旧部,也和孙将军没什么关系,不过他们毕竟是在保护舍弟。如此为祸乡里,我的确不能置之不理。请将军出手惩治,还乡里太平。”

    孙策勉为其难的应了,叫来秦牧和麋芳,让他们率领亲卫骑随屈隐前去缉捕那二百骑士,一个也不能放过。临行之际,他恳切地说道:“屈明廷,这其中的误会就请你代为向汝南父老解释。虽说都姓袁,这里面的区别可大了,可不能张冠李戴,要不然袁将军九泉之下不能瞑目,一定会托梦给你的。”

    屈隐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这事落到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