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7章 穷孩子(紫星璇玉万点打赏加更)(1/2)
    吕蒙今天十四,和庞统一样大。论生日,他比庞统大两个月。论身高,他至少比庞统矮半头。陈到最有感触,他一只手就能将吕蒙提起来,轻飘飘的没点重量。看他这么怕孙策赶他走,心中莫名的一软。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用手臂搂紧了吕蒙,免得他从马上摔下去。

    吕蒙感受到了陈到的关心,鼻子一酸,眼眶红了。

    “才十四岁,为什么不去读书?”

    “我家门户太低,书读得再好也做不了官,不如当兵吃粮。将军的募兵令不是说上可以求太平,中可以守家园,下可以求富贵嘛。我就想求富贵。”

    吕蒙在野地里冻了一夜,也饿了一夜,浑身冰冷,一边说话一边擤清鼻涕,又没地方擦,只好四个手指轮着擦,四个指头都擦得脏兮兮的,就只能握在手里,却坚决不肯擦在陈到的大氅上。孙策见了,从怀里掏出手帕递了过去。

    “用我这个吧。”

    吕蒙接过手帕,讷讷地说道:“将军,我……脏呢。”

    “送给你了。”孙策又解下大氅递了过去,让陈到将吕蒙裹起来,又让人取了一些干粮和水给吕蒙。吕蒙接过大氅,紧紧的裹在身上,刚咬了一口干粮,眼泪就下来了。他强忍着,大口大口的啃着干粮,噎得直伸脖子,却顾不得停下来喝水。孙策也不说话,一边走一边看着吕蒙狼吞虎咽,心里暗自感慨。三国名将中,吕蒙是最富功利心的,因为他出身实在太差,不仅是地位低下,关键是穷,穷得连饭都吃不上。若非如此,哪有十五六岁的孩子就去当兵的。

    贫贱难可居,脱误有功,富贵可致。这话听起来就令人伤感。脱误有功,这就是撞大运的意思,纯属赌命啊。即使在他姊夫身边,他也没少受欺负,最后竟因此杀人。他不是好杀,实在是忍无可忍,无路可退,只能奋起反击。

    汝南是大郡,水利设施完备,各种水陂随处可见,良田万顷,又是党人名士的聚集地,以道德相尚,照理说不应该有吕蒙这样的情况,但事实就是如此残酷,汝南的穷人一点也不比别的地方少,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成了黄巾军,而且持续时间一点也不比那些穷的地方短。

    名士?我呸!

    孙策很清楚,名士看不上他,他也看不上名士,只是情势所迫,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只能缓步推进。他暂时不能拿汝南世家怎么样,但是这一天不会太远,他迟早要收拾他们,夺取被他们兼并的土地。土地兼并就是痼疾,不论他们是怎么兼并的。平均地权也是必备手段,区别只在于缓还是急,强夺还是赎买。

    “将军,你留下我吧,我什么都会做。”见孙策沉默,吕蒙不安的请求道:“我……我虽然没能通过考核,可是我的身手不比那些郡兵差。这位大人可以为我作证。”

    孙策看向典韦,典韦点点头。“的确是个好苗子,很灵活,敢打敢拼,虽然还够不上义从营的标准,却比郡兵强多了。好好练几年,不会差的。”

    孙策歪着头,打量了吕蒙好一会儿。“读过书吗?”

    吕蒙的眼神黯了下去,缓缓地低下了头,揪紧了大氅不说话。

    “我送你去南阳讲武堂吧。”

    “多谢将军厚德,我不去。”吕蒙紧紧的咬着嘴唇,摇摇头。“我……我读不起书,付不起束脩,连自己的衣食都供应不起。”

    孙策笑了,伸手拍拍吕蒙的脑袋。“这些不用你担心,我会解决的,你安心在那儿读三年,回来我会考你,你能领多少人,我就让你做多大的官。”

    吕蒙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孙策。陈到晃了晃他,低声说道:“傻啦,还不谢过将军。”吕蒙如梦初醒,翻身滚下了马,趴在地上就磕头。如果不是陈到反应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