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8章 袁耀回来了(1/2)
    说完了正事,孙策去袁术墓前祭拜。

    让他意外的是墓前不少祭品,看起来有人来过。孙策看看袁权,袁权淡淡地说道:“这都是托你之福。”

    孙策不太明白。难道是我名声好,连带着袁术也被洗白了,所以有人来祭拜?

    “你的募兵令,我听说了。写得很好。”

    “是吗?”孙策也笑。“怎么个好法?”

    “既得大义,又有容人之量,还给自己留足了退路,疏导得当,极是高明。”

    孙策叹了一口气。“姊姊,你在这儿清静,却不知道我差点被汝南士林烹了。”

    “那不可能。要烹也是你烹人,谁能烹得了你?徐荣那么狠,不是也被你烹了。”袁权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虽然一笑即收,却发乎自然。“说来听听,究竟是怎么回事?”

    孙策就把许劭发难,千余名士齐聚平舆,要为许劭讨个公道的事说了一遍。他回头一指远处的陈到。“看见没,那人就是汝南人,为许劭来向我挑战。亏得我还有两下子,要不然今天就得埋在将军旁边了。将军总算还有你们守墓,我就惨啦,还没成亲,连一儿半女的都没有呢。”

    袁权的脸颊抽了抽,把头扭了过去。这事真不好讨论,袁术办得不地道,把孙策坑得不轻。袁衡占了正妻的名份,却才十岁,又要守墓,不可能为孙策生儿育女。孙策就算想娶其他人家的女儿,也没几个门户相当的愿意嫁,谁愿意过门就做妾啊。冯宛就是一例,她倾心孙策,却不能接受做妾的事实,只好忍痛割爱。冯宛虽然没明说,但袁权心思机敏,又岂能看不出其中的端倪。

    虽然孙策在袁术的墓前抱怨有些失礼,她也只能忍了,谁让自家理亏在先呢。

    “哦,对了,过些日子,我要去江夏。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带给黄兄?”

    袁权想了想,摇摇头。“我没什么话需要带给他,你也别对他有太多指望。世家联姻本来就是着眼于势和利。先父亡故,如今袁家的势全在河北,刘勋这么久没有消息来,怕是在和河北联系。如今时局艰难,人心如风轮草,飘忽不定,你要小心应付。”

    孙策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袁权刚才听孙策讲叙平舆之事就知道孙策的麻烦不小,此刻听得孙策叹息,心中一软,脸色缓和了些,柔声劝道:“你也不用着急,连许劭都被你整治了,还有谁能是你的对手。人家都是靠许劭的品鉴扬名,你却把许劭逼得两次吐血,放眼天下大概也找不到第二个,想不成名都难。有了名声,来投你的人自然多,掌握豫州也是迟早的事。”

    “既然这么有信心,那姊姊还是随我去平舆吧。大战将起,你们在这儿,我实在不放心。”

    “我还要守墓呢。”

    “孝在心里,不在形式,天子守墓不过二十七日,你已经远远超过二十七天了。曹操能把令弟送到邺城去,难免不会有人效仿。你们要是也落入袁绍手中,我可就真的没辙了。再说了,平舆就这么远,三时八节的回来扫墓也方便得很。”

    袁权想了想,勉强答应了。虽说袁耀很难给孙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麻烦,但麻烦毕竟是麻烦。如果有人再挟持她们,孙策真不太好处理,有所安排也是对的。

    袁权在袁术墓前再拜,回草庐收拾东西,准备随孙策返回平舆城。孙策站在草庐前,来回踱步,忽然有骑士大步赶了过来,引孙策往外看。孙策走到草庐转角,正看到一行人沿着官道远远走来,有车有马,还有一些护送的甲士,人数不少,大概有两百多。

    孙策皱了皱眉,示意陈到等人警戒。非常时期,敌友不明,小心一些为妙。

    过了一会儿,那些人在路边停住,有人从车里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