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6章 分歧(1/2)
    与阎象等人见完礼,孙策又引袁权去见蔡邕。蔡邕与袁家关系匪浅,可以算是袁术长辈。这次来给袁术主持葬礼,是给袁术天大的面子。他不用来拜见袁权,袁权却必须去拜见他。

    见礼完毕,各自上车。这时,袁权对孙策说,“我已经安排人在城外扎营,你们就住在那里。”

    孙策很意外。“怎么,城里住不下这些人?”

    袁权苦笑。“你先安顿下来,我再和你细说。”

    孙策没吭声,随袁权赶往选好的地点。那里已经扎好了帐篷,雷薄、陈兰率领的人马就住在里面。孙策入营,帐篷都是新的,地方还算宽敞,设施也算是齐全。

    孙策站在大帐里,左看看,右看看,总觉得不是滋味。千里迢迢地赶到汝阳来,连城都不让进,就住城外军营?

    “是不是后悔了?”袁权牵着袁衡的手走了过来。

    “的确有点。”孙策摸摸鼻子,苦笑道:“你们袁家不愧是豪门大户,礼法森严。”

    “不能怪他们。天道轮回,这都是应得的报应,只是迟早而已。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是为了让你有个心理准备,我就索性曝一下家丑,免得你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奢望。”

    孙策翻了个白眼,这还不错,至少比袁术那个坑货强。

    “好吧,我洗耳恭听。”孙策将袁权让进帐内,命庞统煮上一壶菊花茶。一会儿功夫,清香四溢,袁权就在这花香中为孙策介绍起了袁家的情况。

    袁家四世三公,很多人只看到袁家的宣赫声势,却很少人有注意到袁家内部的分裂。袁安以德行名世,诸子孙也出了不少名士,像第二代的袁京、袁敞都以学问著称,官声也不错,第三代的袁彭、袁汤等人虽说学问不如父祖,总也能持身自守,但家风已经松驰,第四代子弟袁成、袁逢、袁隗,第五代袁绍、袁术等人的情况孙策大致熟悉,就不用袁权多说了。

    但不是所有的袁家子弟都如此,还有坚守家风,不肯从俗的,比如袁彭的子孙。这些人主动与袁逢、袁隗等人保持距离,住在汝阳老家,不去洛阳,就算做官也不愿意与袁逢、袁隗发生联系,这其中又以袁闳最典型。为了表示袁氏子孙并不都像袁逢等人一样,他把自己封闭在土室中,至死不出门。他的弟弟袁忠、袁弘虽然不像他那么夸张,但也自觉的保持节操。

    按照儒家的宗法来说,袁彭是袁京的长子,在袁家现有的子弟中,袁闳兄弟才是大宗,袁绍、袁术都不能比。在天下,袁绍是袁家家主。在汝阳老家,他们才是袁家代表。

    袁术祖籍是汝阳人,但他既不在汝阳出生,也没在汝阳生活过。袁权姊妹奉梓返乡,袁家人腾出一个院子给她们住。虽然都姓袁,但大家原本就不是一路人,如果不是看在袁术已死的份上,根本没人理他们。

    袁权很识趣,知道一个院子不够住,也只能安排孙策在城外扎营。

    “委屈将军了。”袁权再次表示歉意。

    听完袁权的解释,孙策欲哭无泪。他早就知道袁术号召力有限,和袁绍不能相提并论,但没想到会这么差。这哪是遗产啊,简直是负资产,难怪历史上的袁术一称帝,孙策立刻和他划清界清。

    老爹孙坚打仗有一套,择主的眼光着实不怎么样。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也没什么选择。袁术的名声再差,也比孙家强几个等级。他现在经营南阳虽然辛苦,总比老爹在豫州强。据庞山民说,到目前为止,汝南、颍川没有一个名士主动投靠孙坚,孙坚帐下却还是程普、韩当那些人,没有一滴新鲜血液。唯一的谋士就是庞山民,须臾不可离,所以庞山民处理完了宛城的事立刻要赶回颍川。

    袁术留下的基础虽然薄弱,却也不能说一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