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86章 谋事与谋人(1/2)
    甘陵。

    袁绍站在庭中,端详着手中的长刀,一边的眉毛轻轻扬起,似笑非笑。

    郭图站在一旁,一手负在身手,一手抚着颌下短须,笑容满面。他没有看刀,他看着袁绍,他看到了袁绍眼中的得意,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回去。

    门外响起脚步声,田丰和沮授并肩走了进来。田丰走在前面,拄着竹杖。他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太好杖行动不便,袁绍礼敬他,特地送他一根邛杖。曹操刚到益州就派人搜罗了一大批益州特产,不远千里的送到冀州,这根邛杖就是其中的一件。

    田丰很喜欢这根邛杖,须臾不离。

    袁绍目光一扫,郭图会意,躬身施礼,转身出去。与田丰、沮授错身而过的时候,他微笑着点头致意。沮授微微颌首回礼,田丰却装作没看见,径直走向袁绍。郭图脸色不变,出了门的那一刻,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冷若冰霜。

    田丰、沮授走到袁绍面前,正准备说话,袁绍笑道:“元皓,你博览君书,见多识广,看看这口刀,能否为我品鉴一番?”

    田丰皱了皱眉,没有接袁绍递过来的刀,只是打量了一番。这口刀与普通的环刀差不多长,但刀鞘古朴,上面还镶着玉石,只是玉石的颜色偏黯,不像是新琢的,倒像是在地下埋了很多年后挖出来的古物,心中便有些不喜。他早就知道袁绍部下有人盗坟掘墓,这些古玉不知道是从哪座墓里盗来的。为此他多次进谏,沮授、崔琰等人也说过多次,但是效果不大。

    “此刀从何而来?”

    袁绍见田丰不接刀,便拔出一截刀身,倒持刀鞘,递到田丰面前。“元皓可认识这两个字?”

    田丰看了一眼,神情更加不悦。他看到了刀身上的两个古字:思召,但他更留意到这口刀是新刀,只是做旧。原因很简单,这口刀的材质是百炼清钢,明如秋水,光可鉴人,绝不会是什么古刀。

    田丰强忍着心中不快,淡淡地说道:“思召,是追思召公的意思吗?召公虽然也是贤臣,主公的志向却未免太小了些。主少国疑,天下大乱,主公当为周公,剪除群凶。”

    袁绍的笑容有些尴尬,讪讪地收回刀,假咳了两声。“元皓说得有理。请你们二位来,正是要商量大事。刘繇刚刚送来消息,孙策、周瑜正在向豫章进兵,我们该如何策应,以免豫章落入孙策之手?”

    田丰眉头皱得更紧。“这有什么好商量的,当然是进兵豫州。孙坚虽然善战,可他只有两万余人,不及主公父子一半。豫州又是主公本州,沦落孙氏父子之手,备受欺凌,人心思善,主公若进兵豫州,豫州世族必然箪食壶浆以迎主公,襁负而至。如此,孙策自然会解豫章之围,赴豫州之急。”

    袁绍连连点头。“元皓所言甚是,此孙膑之围魏而救赵也。不过公孙瓒未定,我若轻离冀州,公孙瓒南下,冀州扰动,又该如何?”

    田丰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有臧洪镇渤海,审配守冀州,主公何必担心公孙瓒?”

    袁绍目光闪动,脸上的笑容有些淡,眼神有些不耐烦。

    田丰见了,不免有些后悔,但话已出口,泼水难收,而且他也不想收。袁绍最近的一些举动让他很不理解。原本他为袁绍拟定的战略是先收幽州、并州,稳定了北边再南下,现在刚刚击败公孙瓒,还没有彻底击垮他,甚至连冀州都没有完全征服,袁绍就急着南下争压豫州,他总怀疑这背后有汝颍人在推动。

    既然决定了攻豫州,那就是应该当机立断,兵贵神速,可是袁绍却迟疑不决,到现在还在考虑要不要攻豫州的事,让他无法理解。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他今天来就是想让袁绍下决心的。要么就速战速决,迅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