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78章 防微杜渐(佳哥来了哈打赏加更)(1/2)
    国之大事,唯祀与戎。

    祀是祭祀权,在讲究天命的时候,祭祀权其实就是政权的合法性。戎则是指兵权,一切政权都是建立在武力基础上的,政字就是一只拿着木棍的手指着象征国家的城邑,代表着征伐。

    军队是暴力,是政权赖以生存的基础。兵权向来只能掌握在最高领导者的手中,任何人企图染指兵权都是无法接受的。即使是在文化昌明的二十一世纪,哪怕是再民主的国度,也不会容忍私人拥有兵权。兵权一旦落入私人手中,分裂、内战几乎是必然的。

    周亚夫为什么必须死?因为军队听他的,不听皇帝的。

    孙策就是握有兵权的割据者,他岂能让这样的事在自己治下发生。他宁可发展得慢一点,宁可舍弃一些像贺齐这样的名将,也不会给他们世袭兵权的机会。给他们兵权容易,再想收回来就难了。除了个人的私心之外,他更清楚门阀世家的危害,让这些已经垄断了知识的门阀掌握武力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不管是对他还是对这些门阀。

    一个门阀的胜出,往往意味着无数门阀的消亡。

    孙策不仅拒绝了贺齐的要求,而且很严厉的警告了他。如果贺齐还抱着这样的思想不放,他就只能放弃这位名将了。

    贺齐嚅嚅而退。

    看着贺齐出了帐,孙策叹了一口气。他想了想,派人叫来林风,又给他增加了两千人。吴县是他的根基,绝对不容易有任何意外。林风和这三千精锐就是他的定海神针,即使在最恶劣的情况下也要紧守住,等到他的驰援。

    大敌当前,他担心的却不是袁绍,而是吴会世家。豫州、荆州的世家蠢蠢欲动,谁又能保证吴会的世家不会趁机兴风作浪?有备无患,有重兵镇守,他们应该会清醒一些,不至于轻举妄动。

    两日后,孙策拔营,率部赶往曲阿。

    苍山。

    太史慈站在一块巨石上,俯视山谷。

    南方的冬天不像北方,气候依旧温暖湿润,山野间苍绿葱茏,除了颜色更深一些外,基本看不出一点萧索,即使是目光最锐利的鹰隼也会被这满山的绿色所迷惑,很难看清隐藏其中的敌人。

    但太史慈却一点也不担心,他查看了一番,从背上的箭囊里抽出四枝箭,一枝搭在弦上,三枝夹在掌心,拉开三石硬弓,拉弓放箭。四枝鸣镝箭发出厉啸,呼啸而去,分别射在四棵大树上,箭矢深入树干,箭羽震颤,箭杆上系着的铜铛发出脆响,在寂静的山谷间传出很远。

    脚步声响起,四队人马从不同的位置出现,奔向箭矢所射的位置。他们并没有进攻,却立下了阻击阵地,将出口堵得严严实实,就像扎起了一道密实的篱笆。每队人都不多,多的不过百人,少的只有二三十人,但阵势严整,分工清晰,衣甲整齐的刀盾手在低地立阵,披轻甲的弓弩手像猿猴一样爬上山坡,抢占制高点,居高临下,蓄势待发。

    太史慈在巨石上坐了下来,两个卫士提来两壶箭,放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

    “击鼓,最后一次劝降。”

    “喏。”卫士转身,摇动手中的彩旗,下达了命令。传令兵敲响了战鼓,牛皮大鼓雷鸣,雄浑的战鼓声在山谷中回荡,斗志激昂。

    “战!战!战!”近千名士卒齐声大呼,地动山摇。三声过后,又鸦雀无声,让人不免怀疑刚才那突然出现的吼声只是幻觉。因为目力所及,能看到的人马加起来最多三百人。

    卫士们长刀出鞘,弓弩上弦,警惕地注视着四周,脸上却看不出一些紧张,只有必胜的信心。

    跟着太史慈作战四个多月,大小百余战,他们已经对太史慈佩服得五体投地,凭着三百部曲、两百郡卒入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