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9章 将军令(求月票!)(1/2)
    一万两千余新兵,孙策计划分为十二营,每营千人,他不打算根据传统按籍贯分营,而是打乱籍贯,按技能、兵种分营,再由派去征兵的义从担任都尉、军侯负责训练、指挥,能力足够的则委任为校尉。

    这是他的子弟兵,当然要牢牢抓在自己手中。义从营是他的嫡系,培养了这么久,忠诚、能力都是最可靠的,让他们成为这些人马的指挥官,谁也别想从他手里夺走指挥权。他可以临时指派将领担任指挥官,但所有权永远是他的。

    在他的规划中,这就是他的禁卫军,是他的杀手锏。到任何时候,这支部队都不会解散,也不会假手他人。除了他的继承人,谁也别想染指。

    时间一晃而过,半个月后,秋收结束,各县新兵赶到姑苏集结,孙策在太湖中大雷山、小雷山立营,准备按计划进行封闭训练,每十天考核一次,成绩优异者可以外出,到姑苏城里逛逛。良好者可以在岛上转转,散散心,其他人只能留在营中补课,特别差的则予以遣返。

    九月初一,孙策登上将台,第一次面对全军将士。

    在所有人到齐前,孙策就已经入驻大营,天天巡视各营,与各县来的新兵聊天,了解他们的情况,喧寒问暖,拉近关系,很多人都认得他,他也认得很多人。在这方面,孙策本尊有着过人的天赋,只要是见过的士卒,他都会有印象,虽然未必能叫得上名字,却知道他是哪个营的,是谁的手下。

    可是当他登上将台,看着一万多年轻力壮的新兵整整齐齐地站在面前,他还是说不出的激动。这是从一百多万吴会子弟中精挑细选的子弟。他们不是强征而来,而是主动应征。他们身强力壮,粗通武艺。他们有父母妻儿,愿意为他们的幸福浴血奋战。他们听说过他的威名,愿意追随他,出生入死。

    比起号称天下精锐的丹阳兵,孙策更信仰眼前的这些略显朴拙的新兵。丹阳兵的个人战斗不弱,但他们很难再有提高,叛服不定,兵痞的习气太重,无法接受严酷的训练,更谈不上什么纪律,无法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精锐。战场比较的是集体力量,而不是个人的战斗力,没有严明的纪律和默契的配合,就算个人战斗力再强也不可能成为一支真正的精锐。

    戚继光练兵不选无赖儿,而选质朴的矿工、渔民,正是为此。

    前汉时,以全民皆兵为主体,编户齐名在种地之余都要进行训练,郡中还要定期进行考核校阅,以保证随时可以征调,称为都试。东汉从光武帝开始推崇儒学,免除了都试制度,除了某些特定地区,郡中不再定期进行校阅,用兵也以临时征募为主,义务兵制名存实亡。募兵都是为了应急,没有充足的时间训练,所以将领们都偏爱有一定武艺基础的士卒,游侠儿、无赖流氓等充斥军中。这样的人别说严格军纪,说得稍微重一点都会翻脸,一言不合就叛变,作鸟兽散。

    三国前期,很多将领都都吃过募兵的苦头,曹操、孙策也在其中。

    为了改变这种趋势,孙策决心打破这种惯性。他忍了大半年,放弃了唾手可得的丹阳兵,做了很多铺垫,终于完成了这次征兵,实现了自己的目的。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新兵,他已经能看到这些江东子弟兵纵横中原,所向披靡的英姿。

    十万大军被张辽八百人击败?对不起,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在我手中发生。

    “吴会子弟们……”孙策清了清嗓子,运足丹田气,大声说道。这年头没有扩音器,只能凭一副肉嗓子,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好在今天老天爷给面子,连一丝风都没有,若是刮大风,不管他嗓子怎么好,也没几个人能听得见他说话。

    “你们有很多人已经知道我是谁,我也知道你们是谁,可是今天有所不同。从今天开始……”孙策抬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