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0章 天子的担当(1/2)
    荀彧回到室中,看着已经封好的青囊,忽然有些迟疑。他知道曹操不像杨彪、刘巴,不会瞻前顾后,接到他的信就会照计行事。但这不是普通的技术,这是能影响思想的重大变革,他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益州与扬州相似,曹操也与孙策相似,抛弃了经术,他会不会也像孙策一样成为朝廷的心腹之患?

    荀彧拿着青囊走进自己当值的庐舍,拿起枕头,打开端盖,将青囊放了进去。他坐着仔细地想了一回,起身整理好衣服,准备去拜见天子。贺纯等人已经在路上,如何处理这些人,对朝廷来说是个麻烦。谢煚都有尚书台的同僚求情,贺纯身为老臣,朝中故旧的份量绝非几个尚书郎这么简单。刘巴刚才也说了,贺纯是杨家故吏。

    出门之前,荀彧揽鉴自照。一夜未睡,他看起来有些憔悴。他又坐了下来,解开衣服,叫来侍者,让他打水。用凉水冲冼一番,再换上一套干净衣服,整个人便精神了很多。他又取出粉,仔细地敷在脸上,掩去黑眼圈,又在腮上点了一些脂肪,仔细的抹匀,看起来神采奕奕,精神焕发,这才起身出门。

    出了尚书台,荀彧就觉得有些异样。连日来阴雨绵绵,除了天子上朝,很少有人会来宫里。天子年幼,将政务交给了司徒杨彪和司空士孙瑞,有什么事,直接去司徒府、司空府就行,不需要来见天子,加上天雨路滑,长安民生凋弊,宫里连地砖都铺不起,更没人愿意来。

    可是今天宫门外站了几个人,不住地向尚书台方向张望,看样子不像是求见天子的,倒是来见他的。荀彧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这些天经常熬夜,目力衰退得利害,他看不清那些人的脸,只得走进些再看。等他看清对方是谁时,心里便有些后悔,想退回去已经迟了。

    站在宫门外的是王凌,王允的从子。

    荀彧无奈,只得硬着头皮走过去。王凌迎了上来,拱手施礼。荀彧还了礼,问道:“太傅安好?”

    “多谢令君关心,太傅安好,感激令君时常关照,特派我来致谢,请令君得闲时过府一叙。”

    “太傅邀我,可有什么事?”

    王凌非常恭敬。“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听说有几个故友出了事,犯了法,想请教令君。”

    荀彧转身看了看,见不远处停着一辆四轮马车,装饰很朴素,但车厢上的太傅府标志很醒目。他知道推辞不掉,只得说道:“那劳烦你稍候片刻,我进宫面见天子,说几句话就出来。”

    “无妨,令君请便,我在这里等着便是。”

    荀彧向王凌点头致意,转身向天子住的偏殿走去。太傅王允已经很久不问事了,今天突然静极思动,点明要见他,自然是因为郭异的事。郭异敢阻止孙策,自然是受了袁绍的指示,现在郭异被槛车送往长安,袁绍自然不能不管,通过王允来施压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这不正是孙策希望的结果么?

    荀彧来到殿中,天子正和唐姬说话,两人隔着两臂距离,但神态很轻松,天子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唐姬含笑点头。看到荀彧走来,天子招了招手,等荀彧走到面前,天子端详了他片刻。

    “又熬夜了?”

    荀彧很尴尬。天子又道:“如果不是疲倦得很,你不会敷粉的,这就叫欲盖而名章。”

    “陛下圣明。”

    “王凌在宫外,是等你吧?”

    “是的。”

    天子抬头看看天。乌云卷舒不定,虽然算不上晴朗,却比之前的阴雨绵绵好多了。“太傅养病这么久,朕一直没去探望他,难得今天天气不错,朕去看看他。”不等荀彧说话,天子又道:“可以蹭王家的车马,不用宫里派人,又能省一笔开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