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54章 待臣以义(1/2)
    曹昂接受了曹仁的建议,曹仁的担心有道理,真要去益州的话,愿意跟他们走的人可能没几个,包括陈宫在内。没有这些人,他去益州的意义就不大了。

    曹昂派人请来陈宫,将曹操的信给陈宫看了,然后静静地等着。陈宫反复权衡了很久,最后还是摇摇头。他不同意曹昂的做法,理由有几个:

    其一,曹操是去了益州,但为什么要去,而且又这么急,他没有说,也没说让曹昂去找他,可见他本人并不希望曹昂去;

    其二,曹昂现在有一些实力,像潘璋、乐进之类,但这些实力都因为他是东郡太守,他们之间还没有固定的君臣之分。如果曹昂现在就离开东郡,远赴益州,这些人跟随曹昂的可能性有限。毕竟益州不是青州,离得太远了。

    其三,袁绍要取青州,他打算如何处置兖州,现在还不清楚。如果他们父子之间有冲突,不管是明争还是暗斗,袁谭都要培植自己的势力,有曹操作为外援,曹昂会是他首先考虑的人选。曹昂留在袁谭麾下发展的机会更多,比去益州更强。

    曹昂觉得陈宫说得有道理,随即又向陈宫请教。袁绍要取青州,我怎么办?平原郡已经拿下大半,是让给袁绍,还是干脆转投袁绍?陈宫说,你不用做决定,让袁谭做决定吧。他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你听命令就行了。他们父子之间的争斗,你插不上手。

    曹昂恍然大悟,随即请陈宫写信,向袁谭汇报工作。

    陈宫写信的时候,曹昂走出大帐,仰着头,看着潘璋。潘璋浑身泥水,脸上青了两块,身上的战袍也被抽破了,裂了好几个口子。曹仁执行军法甚严,潘璋屡犯禁令,肯定要严加惩处,这一顿鞭子可不轻。

    “文珪,赌博就这么有意思吗?”

    潘璋睁开眼睛,瞅瞅曹昂,咧嘴一笑。“明府没赌过,不知道赌钱的乐趣。不如你放我下来,我和你赌一回,你就知道了。这雨下得没完没了,又不能操练,天天闷在帐里,人都快霉了,不如赌钱。胜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胜负将明未明之时的那种兴奋,就和登城杀敌一样,或生或死,只在一线之间……”

    看着潘璋着迷的模样,曹昂哭笑不得,让人将潘璋放了下来,又让人拿来一些钱交给潘璋,让他去赔给那两个被他打的士卒。潘璋掂掂钱袋,嘿嘿笑道:“要不……明府再借我一点,索性将赌债都还了,从此两清。”

    “还欠多少?”

    “一百多金吧。”

    曹昂瞪大了眼睛,盯着潘璋。潘璋憨笑着挠挠头,却看不出半点窘迫。“明府不用担心,等我富贵了,我加倍还你就是,连本带利,绝不拖欠。”

    曹昂忍俊不禁。“你这么好赌,不如我跟你赌一次吧。你要是赢了,这一百多金我就不要了。你要是输了,以后就跟着我,什么时候把钱还清了,什么时候才还你自由。”

    “行,怎么赌?”潘璋兴奋地连连点头。

    曹昂一字一句地说道:“一年之内,不准再与人赌博,任何形式都不行。”

    潘璋脸上的笑容渐渐僵住,两只眼睛瞪得溜圆,讪笑道:“明府,你这赌法,可真是要了我的命啊。”

    “敢不敢赌?”

    “这……”潘璋很犹豫,用力的挠着头,头发上的泥浆被雨水打湿,顺着脖子往下流。他看看曹昂那张犹带三分稚气,却非常严肃的脸,忽然有些羞愧。他何尝不知道这是曹昂想帮他。他一咬牙。“好,以一年为限,绝不与人赌博。”

    “大丈夫言出必践。”曹昂拍拍潘璋的肩膀,命人去取钱。钱太多,是卫臻亲自送来的。卫臻带着两个侍从,抬着一个大箱子。打开箱子,上面是摞得整整齐齐的一百金,金光灿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