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38章 断后路(1/2)
    东侧的山坡上,虞翻屏住了呼吸,直到两人分开,孙策勒住坐骑,拨转马头,再次举起长矛,他才松了一口气。

    他隔得太远,看不到细节,但高手较技,尤其是这种策马对冲,如果双方差距比较大,通常一两个回合就能分出胜负。矛头巨大,一旦受伤,会比中箭更严重,就算不死也会失去战斗力。所以胜负通常就意味着生死,除非对方只要胜负,不想取你性命。

    太史慈肯定不会这么客气,他之所以来应战就是想取孙策性命。孙策如果受伤,太史慈一定会杀他。

    孙策一切正常,太史慈倒是有些不对劲,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一旁的郭武和马超说得正热闹。马超说道:“太史慈是不是受了伤?”

    “有可能。”郭武说道:“不过太史慈武功不弱,就算受了伤也不会是致命伤,很可能是刮了一下。将军的霸王杀有侧锋,太史慈可能准备不足,措手不及。”

    马超连连点头。他身为义从骑的百人将,负有陪练的责任,这两天就是孙策的专职陪练之一,对霸王杀了解比较多。霸王杀虽然比普通的长矛短二两尺,但招法中有更多的横向发力,与矛法有很大的区别。

    “你觉得将军能胜吗?”

    “不好说,但他如果能三个回合之内不败,接下来就好打了。将军的武功并不弱,只是实战机会太少了,不像你我天天操练。他最危险的时候就是前面三个回合,心手难以合一。”

    马超表示同意。“你如果和太史慈对阵,有几分胜率?”

    “不知道。”郭武顿了顿,又道:“太史慈的武功很全面,但他箭术那么好,应该下了不少功夫,矛法难免会弱一些。与普通人交手看不出来,遇到你我这样的对手,那一点点很可能会成为他的致命弱点。”

    马超说道:“没错,所以我觉得比矛法,将军纵使不胜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真正要担心的是太史慈的箭术。太史慈的箭术太好了,即使是在凉州也非常少见。我见过那么多高手,大概只有温侯吕奉先和黄汉升能和他相提并论。将军平时没时间习射,可比他差得不少。”

    “正因为如此,将军才要除掉他。这样一个人进了山,会成为无法弥合的伤口,防不胜防。他现在还只是以将军为目标,万一将来知难而退,改以诸将为目标,恐怕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防线千疮百孔,一击即溃。将军要像救火一样,疲于奔命。”

    虞翻听得清楚,惊讶不已。郭武说的这些正是孙策的担心,他也觉得这样的局面不容乐观,才勉强同意孙策的决定,让孙策以身为饵,诱搏太史慈,但他这两天一直在孙策左右,没听孙策和郭武提起这些,郭武应该是自己分析出来的。一个年轻卫士也有这样的见识?

    马超歪着头,打量着郭武,也觉得很有意外。“子威,你说得有道理啊。我看你小子将来也会有出息,说不定能独当一面,为万人之将。”

    郭武不好意思起来,连连摇头。“孟起过奖了。我可不敢奢望那么多,能随将军征战,将来统领一营,我就很满意了。”

    马超大笑起来,指着郭武道:“你们吴儿真虚伪,明明想,嘴上却不肯说,哈哈哈……”

    两人说得开心,坡下也打得热闹,孙策和太史慈交手十余合,不分胜负。孙策越打越得心应手,霸王杀挥洒如意,如刺或劈,或砍或撩,破锋七杀使得行云流水。太史慈见不能速胜,也按捺着焦躁,耐心地与孙策缠斗,仔细琢磨孙策的招法,想从中找到破解之法。

    两人不约而同的放弃了仪式感很强的冲杀模式,进入更加激烈也更加残酷的缠斗。两匹战马一会儿衔尾绕圈,一会儿并肩奔驰,总之马背上的两人靠得很近,攻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