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2章 未老的黄忠(1/2)
    论学问,孙策自问不够庞山民虐的,论在言语间下套,他可以完胜庞山民一条街。当然了,更爽的是,万一说不过,老子还可以耍蛮。上阵杀敌还有点小紧张,和你一个书生比武,还不是想怎么虐就怎么虐。

    这感觉,爽!

    庞山民,你要是真敢把刀拿起来和我决斗,我就服你。

    庞山民脸色苍白,哆嗦了半天,也没敢拿起刀和孙策决斗。他平时接触的都是一些文人雅士,君子动口不动手,什么时候见过一言不事就要比武决斗的。虽说大汉读书人文武双全的不少,但庞山民显然不是。别说和孙策决斗,就让他自己拿刀舞两下,说不定都会伤了自己。

    见庞山民萎了,孙策扬扬眉,还刀入鞘,不屑地哼了一声。虽然他一个字也没说,但庞山民却感觉到了莫大的侮辱,他涨红了脸,大喝一声:“决斗就决斗,大丈夫义不受辱,我和你拼了。”说着,扑过去就抢刀。孙策有些意外,见庞山民脚步虚浮,显然没有武艺在身,来不及多想,收回刀,迎面就是一拳,正中庞山民眼窝。

    “呯!”庞山民仰后便倒,一只眼睛登时青了。他“嗷”的叫了一嗓子,捂着眼睛蹲在了地上,又羞又疼,涕泪横流。

    “就你这样,还想和我拼命?”孙策抱着刀,蹲在庞山民面前。“亏得我仁慈,要不然你可就真挂了。要我说啊,不要以为读了几句书就了不起,没有实力就不要信口开河。遇到我这种讲理的是你运气,遇到不讲理的,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弄得不好,不仅你倒霉,你全家都要跟着倒霉。既然做了隐士,就要有做隐士的心境,不要一副愤世嫉俗的样子。真要看不惯,你就去改变他,哪怕最后失败了,也无愧于心。”

    庞山民捂着眼睛,怒视着孙策,气得不知说什么才好。恶人是你,好人也是你,你怎么不上天呢。

    “说得好。”门内响起淡淡的掌声,一个中年人缓步走了出来。头上没有冠,只有一个布巾,身上也穿得很简陋,一件麻布的夹衣。“山民,还不起来,请客人入内。”

    庞山民连忙站了起来,捂着眼睛。“阿爹,他……”

    “你拦得住他吗?”

    “我……”

    “既然拦不住,只好请进来。”庞德公抬起头,打量了孙策一眼,轻声笑道:“况且,孙君虽是武人,说得却有几分道理。力不能拒侮,就不要自取其辱,年轻人能有这样的见识,着实不多见。汉升,你觉得呢?”

    一个浑厚的声音在庞德公身边响起。“德公所言极是。”

    孙策一愣。汉升?这名字耳熟得很呢,只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应该在长沙嘛?

    孙策稍一琢磨,顿时恍然大悟。这时候刘表还没拿下南阳呢,南阳的黄忠怎么可能成为刘表的部下,随刘磐镇守长沙。按照时间计算,他应该还没出仕呢。

    “敢问庞公,你说的这位汉升可是南阳黄忠黄汉升?”

    庞德公还没说话,黄忠却走了出来,惊讶地看了一眼孙策。“你是哪位,如何得知某的名字?”

    孙策笑了。唉,三国最大器晚成的名将就这样出现在面前,实在是没准备啊。他仔细打量着黄忠,越看越欢喜。黄忠大约四十出头,比孙坚还要年长一些。与孙坚猛虎般的气势不同,这位黄忠眉宇间的不得志浓得化不开。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四十岁就算是后半生了,这时候还没出仕,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心理上难以跨越的坎。

    黄忠来找庞德公,不会是寻求心理辅导,或者找找信心吧?

    不管怎么说,遇到我,你的人生从此与众不同。刘跑跑,不好意思,这人我要了。

    见孙策不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