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1章 不可留(1/2)
    见一群人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陈登叹了一口气。“魏君,逃不掉了,出去吧。”

    魏腾摸着脸上的血痕,疼得直咧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陈登扶着他,慢慢站了起来。义从看到了他们,却没有急着赶过来,保持着警惕,细心的搜索着周边的草丛,确保不会漏掉任何一个可能藏身的地步。陈登看得清楚,吃惊不已。这些人也太冷静了,冷静得让人不敢相信。如果是一两个人如此,也就罢了,上百人一律如此,实在太可怕。

    久闻孙策精于练兵,由此一斑可窥全豹。

    陈登被带到了孙策面前。他的战甲脱掉了,身上只有一件绛红色的战袍,与普通士卒穿的没有太多区别。虽然沾了不少泥和草叶,看起来很狼狈,但他腰杆挺得笔直,脸上也带着笑容,风度不失,比名士魏腾要强不少。

    “下邳陈登,字元龙,见过孙将军。”

    孙策笑了,拈拈手里的革囊。“原来是陈使君,幸会,幸会。”

    陈登摸了摸腰间,暗自苦笑。没想到是这扬州刺史的印绶暴露了行踪,这可真是天意弄人。

    孙策转向魏腾。“魏君,别来无恙?你的车呢,君子行不可无车,你连车都丢了,成何体统?陈使君久败成习,你可不能学他。”他挥挥手。“去把魏君的车找回来。”

    一个骑士应了一声,策马向前去了。

    魏腾很尴尬,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嗫嚅了半天,不如如何应对。他很后悔,早知道会被孙策抓住,不如留在石城不跑,白白受辱一回。都是被陈登害的,这个懦夫,看到孙策就跑,结果还是没能跑掉。

    孙策下马,在一旁找了个空地坐下,许褚在一旁侍卫,其他人则去收罗溃兵。孙策也不理会魏腾、陈登,用马鞭慢条斯理地剔着战靴上的泥。魏腾、陈登站在一旁很尴尬,魏腾是不知道能说什么,陈登倒是想说,可是看看孙策那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他又闭上了嘴巴。

    时间不长,马超回来了,翻身下马,冲到陈登面前,飞起一脚,正中陈登小腹。陈登被他一脚踹个正着,一屁股坐在地上,疼得冷汗直冒。马超不依不饶,扑了上来,连打带踢,一会儿就将陈登打得鼻青眼肿,满脸是血。陈登一声不吭,反而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

    “卑鄙的南蛮,还敢笑,我杀了你。”马超咆哮着,抽出战刀,挥刀就要劈。

    “哈哈哈……”陈登仰天大笑,他瞪圆了眼睛,怒视着马超,厉声喝道:“你杀啊,你杀啊!你这有勇无谋的匹夫,打了败仗不怨自己无能,却说别人卑鄙,岂不可笑?”他又看向孙策,冷笑道:“孙将军徒有霸王之志,却任用这样的莽夫,就不怕重蹈项藉覆辙吗?”

    马超大怒,一刀劈下。庞德大惊,冲上去抱住马超。“少将军,万万不可!”

    “有什么不可,让开,我今天非杀了他不可。”

    “少将军,孙将军在此,不可无礼。”

    马超这才惊醒过来,转头看看孙策,见孙策眼神阴冷,面无表情,不免讪讪。他还刀入鞘,走到孙策面前,拱手施礼。“将军,我……”

    孙策站了起来,瞅瞅马超。“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打了败伏,多总结经验教训,下次再赢回来,而不是撒气,又哭又闹。你多大的人了,还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丢不丢人?”

    马超歪了歪嘴,满脸通红。

    孙策伸手按在马超肩膀上,将他拨到一边。马超很郁闷,却不敢吱声,乖乖地站在一旁。他知道自己犯错误了,再不老实,孙策真有可能赶他走。一百精骑现在只剩下三十余人,他这么回去还不如自杀算了。

    孙策走到陈登面前,淡淡地说道:“你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