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9章 中伏(1/2)
    孙策半夜被郭嘉叫醒。陈登跑了,弃城而走。

    孙策坐了半晌,拍拍额头,苦笑道:“就这么走了?此人还真是拿得起,放得下啊,说走就走,连个招呼都不打。他不救周昕了?”

    郭嘉裹紧衣服。“周昕怕是也跑了,大军走不脱,一两个人乘夜而走,甘宁是发现不了的。将军,现在的问题不是周昕,他是个书生,没什么大用,陈登却是个麻烦。此人有枭雄之志,又有世家人脉,接连数战,进步极大,如果让他遁入扬州腹地,对我们非常不利。”

    孙策抬起头,目光透光帐门,帐外一片黑暗,正是夜深的时候。郭嘉说得对,陈登进步很快,上次就伏击过马超,这次连夜逃走,虽说狼狈了些,却当机立断,再历练几年,绝对是个狠角色。这样的人应该趁早消灭,不能给他机会。但他逃跑岂能没有准备,大半夜的去追,十有八九要吃他的亏。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马超在哪儿?今天是他当值吗?”

    郭嘉苦笑着点点头。“他去追陈登了。”

    “你怎么不拦着他!”

    “谁能拦得住他?上次被陈登伏击,他一直等着要报仇,天天主动巡逻,听说陈登出了城,他立刻就追上去了。庞德想拦他,还被他打了一顿。”

    “这竖子就是苦头没吃够。”孙策在营里来回转圈,不停的用力拍额头。“奉孝,你就不该安排他去巡逻。”

    郭嘉也不说话。他知道孙策也就这么一说。马超的脾气他也清楚,真要拧起来,没人能劝得住他。上次被陈登伏击,折了十七人,他引为奇耻大辱,憋着一股气,非要报复陈登不可。孙策自己也说过他,他当面答应得好,一转身就忘了。

    “这可怎么办?”孙策也有些束手无策。

    “去追。”

    孙策看了郭嘉一眼,有些意外。通常来说,郭嘉都不赞成他冒险,今天怎么劝他去追了?仅仅是因为马超?这可不是像郭嘉的脾气。

    郭嘉笑道:“将军,陈登出城的时候大概是丑时初,现在已经是丑时末,你追上他们的时候,应该是天将亮未亮。有马超在前面探路,就算陈登有埋伏现在也暴露了。陈登的目的是保存实力,不会纠缠太久,击退马超之后,他就会迅速撤退。这时候将军再追上去,他未必有防备。只要将军小心一些,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如果能就此将陈登击杀,除一后患,就算冒点险也是值得的。”

    孙策明白了。这个计策贾诩用过,看起来神秘,其实都是对人心的揣摩。他立刻召来义从步骑,又叫上阎行,总共六百步骑,向石城方向追了过去。

    石城东二十里,马超大声呼喝着,策马来回冲杀,手中长矛运转如风,将一个个敌人刺杀、挑飞。人借马力,马助人威,每一击都充满力量,无人能挡。

    但对方人太多了,杀死一个,又出两个,杀死两个,又出现四个,不知道黑暗中究竟有多少人。除了人多之外,更麻烦的是那些暗箭,厉啸声此起彼伏,防不胜防。他还好一点,有精甲护体,里面还有金丝锦甲,就算挨两箭也没有什么大碍,他麾下的骑士就麻烦了,普通的札甲根本挡不住弩箭的近距离射击,虽然未必会当场毙命,但落马或者失去战斗力同样意味着死亡。

    当然还有毒箭。短短的功夫,他已经换了两匹战马,那两匹战马都是被毒箭射中,虽然只是一两箭,却很快就抽搐着死了。对方显然有充足准备,不仅以没有保护的战马为主要目标,还带了充足的毒箭。

    “噗噗”两声闷响,胯下战马突然马失前蹄。马超知道不好,立刻纵身跃起,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卑鄙的蛮子,受死吧!”他狂吼着,长矛疾刺,将一个对手捅穿,双足落地,沉腰坐马,双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