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1章 遗命(1/2)
    石城。

    陈温倒在病榻上,脸色腊黄,气息急促,带着极重的喉音,每一次呼吸都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让人担心他这一口气下去就上不来。

    陈登守在病榻旁,靠着病榻打盹,已经疲惫得顾不上形象。仅仅是几天时间,他就被累垮了,比守舒城两个月还要累。

    过江之后,他与樊能分兵,带着一千人赶到阜陵,陈温正与吴景交战。双方兵力差不多,陈温有地利,但吴景麾下将士精锐,尤其是他的亲卫营战力极强,打得陈温只有防守之功,没有还手之力。陈登赶到后,本想包抄吴景后路,却被吴景发现,反向冲杀。丹阳兵抵抗了一会儿,见对方凶猛,立刻就动摇了,他想喝令都喝止不住。不仅如此,这些溃兵还冲乱了陈温的阵地,被吴景抓住了机会,一举突破了陈温的防线。

    形势紧急,手中无兵可用,他能做的就是护着陈温离开阜陵。他知道孙策有战船,肯定会封锁江面,所以他沿着长江向下走了五十六里,遇到被战事阻滞的商船,这才征发商船,将他们送到了江南。上了岸之后,他又绕了一个大圈,取道湖熟、秣陵。有陈温这个扬州刺史在,他们很容易得到了补给,又征发了一些新兵,总算恢复了一些元气。

    有钱有兵,他这才追究阜陵战事的责任,整顿军纪,一口气杀了一百余人,又奖赏了三百多有功将士。得知江岸有骑兵巡逻,他安排一千余人伏击马超,斩杀十七人,缴获了十三匹战马,暂时肃清了石城以东。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击破李术的阻击,救出周昕。被伏击马超得手的胜利鼓舞,陈温想一鼓作气的发起攻击,却被他否决了。李术所领是孙策的亲卫营,训练有素,他们所领的这些郡兵远远不及,仓促攻击,只会受挫,好容易积攒起来的士气又会丧失殆尽。

    但陈温很着急。他本来就有哮喘的旧疾,一到冬天就喘得厉害,这几天连续征战,身体疲惫,病情更加严重,已经到了危及性命的地步。陈登觉得很惭愧,守在病榻边,亲自服侍,有如子弟一般。折腾了一夜,好容易稳定了些,他也抓紧时间打个盹,同时等待孙策与祖郎交战的消息。

    他昨天晚上才到石城,只知道祖郎来援,正在与孙策交战,究竟战况如何,他并不清楚,甚至连祖郎有多少兵力都不知道。石城外有孙策安排的人,石城里的守军根本不敢出城,也不愿意出城,就想着看孙策和祖郎两败俱伤。

    听到这个消息时,陈登也只能暗自叹息。祖郎是周昕请来的援兵,情况如此危急,这些人居然还看不起祖郎,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事急从权,这时候不应该通力合作,先击败孙策再说吗?

    门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部曲李岩走了过来。陈登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怎么样,打听到消息了?”

    李岩看看病榻上的陈温。陈温会意,扶着榻边起身,准备和李岩出去说。手一动,却被陈温按住了。陈温的手又湿又冷,让陈登想起蛇皮,莫名的一阵不舒服。

    “怎……怎么样了?”陈温吃力地睁开眼睛,慢慢转过头

    陈登无奈,只得示意李岩就在这儿说。李岩咽了口唾沫,再一次看了陈登一眼,见陈登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这才说道:“祖郎被孙策击败了,而且是大败,城外到处都是溃兵,孙策去追祖郎了。”

    陈温眼珠转了转。“元龙,我们……”

    陈登看看他。“使君是想招募祖郎溃败的部下吗?”

    陈温用力的喘着气,挺起身子,连连点头。

    陈登摇摇头。“暂时不行,这些人刚被孙策击溃,士气低落,就算招揽来也无法战斗。况且祖郎生死未卜,万一他被孙策擒住了,届时登高一呼,这些人说不定还要回去投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