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6章 初战(1/2)
    五百人冲击百人小阵,原本就是想以多欺少,没想到双方一接触,山贼就被一个反冲锋打了个措手不及,挤在一起,别说战斗,连转个身都困难。他们大声喊叫,让后面的人不要再往前冲了,奋力挣扎,推攘身边的同伴,想给自己腾出点空间时。你挤我,我挤你,就是随波逐流的小船,摇晃不停。

    仅仅隔着一面盾牌,却是另外一副景象。

    刀盾手侧着身体,以左肩、左臂和左腿顶着盾牌向前挤,右手握着长刀,却不是砍盾牌那一面的敌人,而是屠杀倒在地上的对手,不管他是躺着的还是趴着的,或刺胸背,或割脖子,手法熟练,干净利落。长矛手双手握矛刺杀,幅度不大,前进后退也就是三尺左右的幅度,但挺刺狠厉,一刺足以破甲,刺入后还有一个拧腕的动作,让矛刺在敌人身体内旋转,造成更大的疼痛,对手疼得大叫,下意识地给向后缩,正好给他们撤矛的机会。

    他们低着头,根本不看盾牌那面的敌人,只要看到人影,就是一刺,哪怕是同一个人。

    这是破锋七杀中的刺,口诀就是见影必刺,半步一杀。作为一个合格的长矛手,每天必须练习刺杀一个时辰,完成五百次标准刺杀,对自己要求严格的可以再加五百次,一直把刺杀练成本能为止。动作很简单,但杀伤力却很强,一往无前。

    刀盾手、长矛手都半蹲着,身体像一张张满的弓,饱含力量,不断的向前挤。他们注意对手的时间远远不如注意同伴多,时刻保持着阵线的完整,不给对手突破的机会。

    弓弩手则站得挺直,不断的射击。近在咫尺,敌人又挤在一起,不论怎么射都中,即使对方穿了铁甲也没用。而山贼们披甲的数量非常有限,铁甲更是极少,面对如此近距离的射杀,他们根本毫无反抗能力。

    五百人挤成一团,一百人却像一只握紧的铁拳,一次次的重击,虽然缓慢,却非常坚决地向前挺进。

    一个接一个的山贼倒地,又被无情的杀死,血流满地。

    侧面的两个百人队包抄过来,对沈毅的左翼展开攻击。侧面的防守不如正面严密,在两个百人队猛攻下迅速溃败,不少山贼见对手凶猛,纷纷避让,有的向右,有的向后,还有的向前,进一步冲乱了阵势。

    沈毅被围在中间,虽然连声嘶吼,企图让部下镇定一些,重新结阵,但是他的叫喊没能重整队型,却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成了弓弩手的目标,一枝枝羽箭连绵不绝,射得他抬不起头来。亲卫为了保护他,自己难免出现疏漏,接二连三的被射中,不时有盾牌被弩箭射穿。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是弩手们的训练格言,特别是手持六石弩的强弩手,他们的目标从来不是普通士卒,而是视野范围内的对方军官,军职越高的越应该得到重点关照。整场战斗下来,他们寻找目标的时间也许远远超过射击的时间,但他们扣动弩机的那一刻往往就是整个战事的拐点。

    每曲配一具六石弩,这名强弩手享受曲军侯的待遇,他们的任务就是射杀对方的曲军侯和强弩手。两名曲军侯淹没在人群中,无法辨别,大声嚷嚷的沈毅很自然地成了目标。不长的时间内,沈毅看到三名亲卫隔着盾牌被射杀,他也看到了百步之外的强弩手,看着对方那冷峻的眼神和嘴角的冷笑,心底里泛起一丝凉意。

    “嗖!”羽箭离弦,飞驰而至。

    沈毅腿一软,身体向后一倒,靠在一个亲卫的身上。亲卫扶着他,喊了一声小帅,就没了声音。沈毅抬头一看,亲卫的脸上多了半枝箭,箭尾嗡嗡作响,血丝顺着箭杆往外渗,凝成一个个血珠。

    沈毅吓得魂飞魄散,再也没有作战的勇气。如果不是刚才吓得腿软,被射穿面门的人将是他。

    “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