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4章 贤内助(夜之星晴打赏加更)(1/2)
    关毅在平舆过得很自在,衣食无忧,闲来没事便教几个孩子读读书。但他的情况也不太好,眼睛有了白翳(白内瘴),视力急剧下降,耳朵也不太好,要靠在身前大声说话才能听清。他自己不知道,还以为别人说话声音小,总是让人大声点,惹得小孩子们怨声载道。

    袁权安排了两个妇人帮他洗衣做饭,照料他的生活起居,但治标不治本,解决不了他的精神空虚。关毅年老体弱,没有亲人在侧,他全部的心思就在关羽身上。他不了解实际情况,只当关羽功勋卓著,引以为荣,常常把关羽拿出来当榜样。工坊里几乎都是将士家属,知道关羽实际情况的孩子不少,对此很不感冒,经常怼他,好在他耳朵听不清,也不和小儿计较。

    看到关羽,关毅心情大好,给孩子们放了假。小孩们一哄而散,偌大的学堂里只剩下关家父子二人。关羽跪在关毅面前,九尺高的庞大身躯缩成一团,饮泣不已。关毅摸索着关羽的脸,笑道:“堂堂丈夫,有什么好哭的,我过得很好,人老了,不是这儿有病,就是那儿有病,很正常。”

    关羽愧疚不已。关毅刚到花甲之年,如果不是这些年受苦,也不至于这般体弱多病。他扶着关毅出了学堂,在湖边散步,怕风大,又脱下自己的战袍披在关毅身上。关毅身体原本就不如关羽,又有些佝偻,战袍的下摆快拖到地了,关羽便用手提着,顺手扶着关毅。

    父子俩沿着湖边缓缓而行,关羽将自己的打算说了一下,准备带关毅先去南阳,请本草堂的名医诊断一下,后面的话却没说。他不知道关毅的身体能不能承受长途跋涉,先去长安,再去幽州,这一路可不轻松,长安也好,幽州也罢,生活条件都不如南阳,缺医少药,对关毅尤其艰难。军中医匠大多擅长治疗伤伤,对体老体弱引起的各种疾病没什么办法。

    南阳倒是有条件,本草堂不仅有名医,还有护士,但将关毅独自一人留在南阳,关羽又不忍心。

    忠还是孝,成了他两难的选择。纠结之时,关羽就有点恨孙策。眼前这个局面有一半是孙策造成的。但他又没法完全将责任推到孙策身上,毕竟孙策对刘备仁义尽至,是刘备自己不肯甘屈人下,这才逼得孙策下逐客令。

    他本人也有责任,几次冲动都造成了恶劣的后果,刘备落到今天这个局面,他是罪魁祸首。

    扶着老父亲走在湖边,风微凉,关羽的脸却一阵阵发热。一直以来,他不是在练武就是在征战,一心想建功立业,很少有时间停下来思考。如今看到垂垂老矣的父亲,想到孙策的提醒,他意识到“子欲养而亲不在”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实实在在需要他面对的问题。

    关毅感觉到了关羽的异常,担心起来,连问了几次。关羽强颜欢笑,只说这两天来回奔波,有些累了,休息两天便好。关毅也没想太多,拉着关羽回他的住处,让关羽好好休息。

    关毅住的是一个小院,正面三间,一堂二内,因为集体供应伙食,院子里没有厨房,简单朴素,床帷被褥干干净净,桌上摆着茶具,擦得一尘不染。关羽刚刚坐下不久,便有人赶了过来,问关羽、周仓是否要留饭,是一起去食堂用餐还是送到院里来。关羽很满意,得知这些都是袁权的安排,便主动去拜见袁权,当面表示感谢。

    袁权的住处也在工坊内,离关毅的小院不远,只是要大很多,是一个前后三进,正面七间的大院子,左右两个院落。前面是工坊管理人员的住外,中间是办公场所。关羽进了院子,看到不少人来来往往,手里大多都拿着账薄之类的东西,两个中年妇人一边走一边谈论。

    “这麋夫人真会算账,我感觉比徐大师还要厉害。”

    “嘿嘿,你这就错了,论学问,自然要数徐大师,论算账,还是麋夫人更擅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