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8章 我可能接了个假诏书(1/2)
    杨弘是真气急了,不得不拿出诏书逼孙策就范。除此之外,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能让孙策好好说话。

    孙策看看杨弘,又看看趴在地上的杨修,忍着笑。“那……我是先接诏,还是先替杨公子疗伤?”

    杨弘愣了一下,随即说道:“这两件事有冲突吗?”

    “当然有冲突,我刚才向杨公子承诺,要亲自为他疗伤请罪。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了就要做到。可是如果你要我先接诏,那我就只好等一等,先接了诏,和杨长史商量定了,再来为杨公子疗伤。我倒是无所谓,只是杨公子伤重,流血不止,万一耽误了时间,不治身亡,到时候杨公追究起来,还请杨长史为我解释一二。”

    杨弘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不知道如何选择。杨修的伤情看起来就知道很重,万一真死了,他肯定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可是他好容易才找到一个办法让孙策就范,就此放过,这口气泄了,再想鼓起来可就难了。

    见杨弘为难,孙策悠闲的搓着手,等着杨弘做决定。他等得起,杨弘可等不起,权衡再三,他还是咬咬牙。“你先救人吧。”

    孙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看来在杨长史的心里,朝廷的面子还是不如杨公子的屁股重要啊。来人,把杨公子抬进帐中,准备热水、盐、布和药物。”

    杨弘面红耳赤,却不敢发作。他推开上前帮忙的义从,抱起杨修,抢进大帐。义从取来一应物件,摆在旁边,孙策拿起盐,不紧不慢地撒在热水中,搅拌开,又用布蘸了水,拧得半干。

    “杨公子,待会儿可能有点疼,你可要忍住。要是洗不干净,创口溃烂,以后可是个麻烦事。”

    杨修疼得满头是汗,没心情搭理孙策,更不肯在孙策面前示弱,打定主意再也不喊一声。他原本以为打都打了,再疼也不过如此,可没曾想,盐水滴在伤口上的刺痛丝毫不逊色于挨打,他还是忍不住哼出声来。偏偏孙策还不肯闲着,一边替他清洗伤口一边唠叨。

    “杨公子,军营可不比书斋,战场也不比朝堂,这可是真苦啊。你们这些读书人随便想个点子,惹出祸来了,大不了免职,过一段时间又能官复原职,可我们这些军人就惨啦,不仅要行军作战,还要冒着生命危险。你受的这点小伤算什么,一场大战下来,几百几千人受伤,满地都是血,到处都是尸体,那才叫惨呢。真要战死了,那也就罢了,最怕的是残废,不仅没法养活家人,还要成为累赘……”

    杨修疼得死去活来,更被孙策唠叨得心烦意躁,他哑着嗓子说道:“孙将军,多谢你的美意,能不能让我从叔来?”

    “你信得过他?”

    “我信得过。”

    孙策站了起来,把位置让给杨弘。“也好,毕竟你也姓杨,不姓袁。说起来,当初袁将军重伤,生命垂危,杨长史可是没动一根手指头。杨长史,我没污蔑你吧?”

    杨弘的眼角抽了抽,拿起水盆里的布,按在杨修的腿上,手有点重,布上的盐水也有点多,顿时疼得杨修一声惨叫。杨弘吓了一跳,连忙抬起手,看着被血染红的布,再看看杨修的伤口,一时不敢再动。他原本就不会这些事,此刻近距离地看到杨修的伤口,更觉得触目惊心,再加上孙策在一旁句句戳心,他气得手抖个不停,哪里还知道该怎么做。

    袁耀见状,叹了一口气,从杨弘手中接过布,拧掉多余的盐水,小心翼翼地擦拭起来。杨弘愣愣在站在一旁,看着袁耀熟练的擦拭血迹,又为杨修敷上药,用干净的布包裹起来,很是意外。

    “阿耀,你怎么……会这些?”

    “学的。”袁耀淡淡地说道,用义从端来的水净了手。“将军,可以接诏了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