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4章 杨修(求保底月票!)(1/2)
    杨弘下了车,看着站在路边迎接的袁权姊弟,皱了皱眉。见到袁耀很正常,见到袁权、袁衡却多少有些意外。这表示他自以为隐秘的行踪可能一直在孙策的掌握之中,所以本应在平舆的袁权才会出现在这里。

    但孙策本人却没有来,也没有其他旧日同僚。

    车门微响,一个少年手握书卷,钻出了车厢,清澈有神的目光一扫,最后在袁权的脸上停留了片刻,老气横秋的点了点头,用书卷敲打着手心,连声说道:“像,真像,越长越像了。”一边说一边走到袁权三人面前,拱手施礼。“杨修见过外姊、外妹,还有外弟。”

    袁权微微一笑,欠身还礼。“德祖,这才一年不见,你越来越调皮了,像什么?要是说得不好听,我可打你。”

    “像我阿母啊。”杨修一边说一边晃着脑袋。“姊姊,你还真别说,我以前就觉得你们像,你们不信,现在我还是这么觉得,而且越来越像了。不仅说话一样,连动作都一样。”

    “那我可不敢当。姑父、姑母可好?听说姑父做了司徒,一定很忙吧?”

    “忙,忙得几乎不着家,这不,实在忙不过不来,硬是把我这一心要隐居的从叔都拉来做事了。就连我这不懂事的小儿也拽来充数。姊姊聪慧,我那外姊夫又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如果我说错了什么话,姊姊可得帮我补救补救。要是任务完不成,我回去会被打死的,少不得要赖在姊姊这儿混吃混喝。”

    袁权眨眨眼睛。“你是带着任务来的?是我姑父的任务,还是朝廷的任务?”

    “这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如果是家事,那我这个做姊姊的当然不能看着你受委屈。如果是国事,那我这个妇道人家就不好多嘴了。当然了,你如果愿意留在平舆,我绝不会往外撵你。你外姊夫也是这个脾气,来不迎,去不送,谈得来就推心置腹,相濡以沫,谈不来就相忘于江湖,所以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杨弘脸色尴尬,却不好说什么,只能干咳两声以示存在。

    袁权转头看着杨弘,欠身施礼。“敢问杨君,我现在是该称呼你杨长史,还是杨郡丞?”

    杨弘眉心紧锁,盯着袁权看了又看。“你知道我是来接袁府君上任的?”

    袁权一声轻笑。“这么说来,我应该称你为杨郡丞了。敢问杨郡丞,你越境传诏,是不是该先通知州牧府和汝南太守府?这要是朝廷怪罪下来,说家君孙豫州和张府君怠慢诏书,他们岂不是委屈得很?弘农杨氏也是公卿世族,不会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吧?”

    杨弘窘迫不堪,连忙说道:“夫人言重了,我虽然越境传诏,但首要任务却是来拜祭故君袁将军,之后自然会去平舆,拜见孙豫州和张汝南。春秋之义,死者为大,我想不会有人为此说三道四的。”

    “这么说,你还是先父故吏?”

    “这是自然,一日为君臣,便有故吏之义。我当时不辞而别,只是理念与孙将军不合,不愿苟且,所以才相忘于江湖。”

    袁权微微颌首,没有再穷追猛打。她让袁耀引着杨弘去袁术坟前祭拜,自己拉着袁衡的手站在路边。杨修也跟着去了,但他很快就回来了,冲着袁权拱拱手,笑道:“姊姊好唇吻。我这从叔这一路上可是对你赞不绝口,没想到还是吃了你的排头。”

    袁权脸色平静。“德祖有所不知,当初先父伤重而逝,阿耀又不知所踪,我们姊妹孤苦无依,本来以为你从叔既是我家故吏,又是亲戚,会护佑我等,为先父料理丧事。不曾想他和陈瑀合谋,竟欲违抗先父遗命,对先父指定的继承人不利。若非时过境迁,我姊妹平安,今日又是你我姊弟相见,他就是想吃我的排头也未必有机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