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9章 误判(1/2)
    看到那些灿烂的锦帆,潘华吃了一惊。“谁这么奢侈,居然用织锦为帆?”

    向导的脸色煞白,用力扯着潘华的袖子,连声说道:“军侯,快走,快走,这是锦帆贼甘宁。”

    潘华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锦帆贼啊。出征之前,娄圭就和他交待过,根据细作打探的消息,益州大概有哪些将领可能会出征,各有什么特点。甘宁是其中一个,对他的描述是武技高,水性好,勇猛好斗,曾经做过多年江贼,锦帆贼这个外号提过,但没什么概念。此刻看到货真价实的锦帆,潘华一时竟没反应过来。

    “军侯,快走吧,被甘宁发现可就没命了!”向导连声说道,急得嘴唇都没了血色

    “不急,看看他有多少人。”潘华虽然也有些紧张,却没有乱了阵脚。他是来打探消息的,任务还没完成,怎么能走。他向四外看了看,指指上方的一片孤崖,做了一个手势。一个身手矫健,善于攀爬的同伴会意,脱离队伍,迅速向上爬去,其他几个人则手持强弩,为他掩护。

    江中的甘宁并没有发现岸边的潘华等人,他带着手下顺流而下,心情郁闷。离开鱼复不远就是三峡中最险的瞿塘峡,即使他的手下都是操舟好手,他也不敢有任何大意。在他看来,赵韪屡次派他去巫县打探消息就算不是故意为难他,也是折腾他。顺流而下容易,逆水而上就难了,一来一去,没有三五天时间缓不过来,一不小心还会船翻人亡,损失几个弟兄。

    看着三十余艘挂着锦帆的船从面前驶过,进入峡谷,爬到上面的人也几乎数清了鱼复城外停泊的战船数量,潘华心满意足,带着部下踏上了归程。岸边的崖壁上有栈道,只是路很窄,走起来非常危险,速度也慢,远不及顺水而下的船只。潘华等人连甘宁的帆影都看不着一点。

    向导非常紧张,不停的嘀咕,担心巫县会遭这群贼骚扰、劫掠。潘华却一点也不着急,很有把握的安慰向导,保证巫县无恙。向导只是不信,巫县虽然险峻,易守难关,但甘宁骁勇,又有千余江贼,城里总共不过三百余人,潘华的部下又是刚刚急行军十余日赶到,一旦甘宁决定攻城,他们能支撑几时真说不准。

    潘华哈哈大笑,拍拍胸脯,又指指身后的同伴。“你看我们这样,像是累得爬不起来的人?”

    向导打量着步履如飞的潘华等人,总算松了一口气。

    甘宁有惊无险地穿过了瞿塘峡,看到了巫县,可是心情却一点也好不起来。

    和他上一次来不同,巫县城头竖起了战旗,还有盔甲和兵器的反光,显然已经有了戒备。连最远的巫县都有了防备,作为南郡西大门的夷陵更不用说,更让人郁闷的是巫县离江陵有千里之遥,又都是山路,行军少则半个月,多至一个月,既然援兵都赶到了这里,周瑜肯定也到了江陵,等他们赶到江陵,只怕周瑜也拿下江陵城了。

    “书生误事!”甘宁气得跺足大骂。“说什么俟机而动,分明是贻误战机。”

    “将军,这怎么办?白跑一趟啦。”一个满脸青绿水锈的手下嘀咕道。

    甘宁咬牙道:“既然来了,就不能白跑一趟,拿下巫县,砍几颗首级回去报功,洗劫巫城,出出这口恶气。”

    一听说可以洗劫巫县,甘宁的手下又兴奋起来,纷纷靠岸。

    攻巫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巫县依山而建,东西北三面临深谷,只有南面临江,有石阶可登。若不是气急,甘宁也不会出此下策。他是巴郡人,与巴人相处,习染蛮风,好勇斗狠,罕逢敌手,又自恃部下精悍,兵力优势明显,自然也不会把区区南郡郡兵放在眼里。

    甘宁下了船,让人将船系在岸边,在周边布置好警戒,左手提钩镶,右手提长刀,身先士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