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1章 孙策送礼(1/2)
    郭嘉喝道:“放肆!既知是将军,还不下马行礼,岂可如此倨傲。”

    郭武却梗着脖子。“奉孝兄,这是武人之间的事,你不懂。”

    郭嘉还要再说,孙策拉住了他,笑道:“你要与我比武也不难,三十合之内击败陈到,我就与你交手。如果做不到,那你还是再练练再说。”

    郭武皱了皱眉,应了一声:“好。”拨马而回,再次与陈到战在一起,只是更加凶猛,招招进逼。孙策摇了摇头,竖起两根手指,对和他打赌的王季说道:“最多二十合。”

    那王季扬起眉,还没说话,只听得陈到忽然一场大喝,长矛拨开郭武的长戟,矛头抖动,敲在郭武的前手上。郭武来不及撤手,生挨了一记,顿时痛得大叫,下意识地松了手,只剩右手提着戟尾,戟头无力落地,空门大开。如果是生死搏杀,这就是死路一条,对方趁虚而入,可以洞穿胸腹,重伤甚至取了性命都易如反掌。现在是比武,郭武只能认输,否则就是胡搅蛮缠了。

    形势发展太快,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郭武刚刚还和陈到杀得难分难解,怎么突然之间就败了。很多人都觉得是他运气不好,但孙策却知道这是必然。陈到性格内敛,武功也是攻守兼备,韧性极佳。加之年岁稍长,气力较之郭武更为悠长,与他对阵如果在几个回合之内无法速胜,再想战胜他的可能性就极低。郭武年轻气盛,凭的是血性之勇,如果能耐心周旋,守紧门户,一时还难分胜负,但郭武急于求胜,心浮气躁,露出破绽,被陈到击败就是意料之中的事。

    半年前,陈到就已经能和关羽战上百余回,获益良多,这几个月又经常和关羽、张飞切磋,武艺大进,关羽、张飞都无法轻易胜他,这个小将又怎么可能战胜他。

    孙策回头对王季大笑道:“麻烦你待会儿将五百钱送到我帐里去。”

    “一定,一定。”王季惋惜地咂着嘴,满口答应。

    陈到举手,示意观战的将士们散去,翻身下马,来到孙策面前。郭援、郭武也跟了过来。郭武一脸懊恼,和郭援抱怨着什么,郭援揽着他的肩膀,凑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郭武这才气平了些。两人走到孙策面前,躬身施礼,报上姓名。

    陈到汇报了情况,郭援、郭武与许褚交了手,郭援支撑了十余合,郭武支撑了三十余合。与他交手,郭援支撑了三十余合,郭武则与他交手近百合未落下风。陈到赞不绝口,强烈建议将他们招入白毦士。

    正在孙策犹豫的时候,郭武拱手说道:“将军,我与曲阿槐里弘君是邻里之友。”

    孙策很惊讶。郭武说的弘君应该是他的妹夫弘咨,弘咨家就住在曲阿县槐里。他这才想起来,郭武刚才自称曲阿人。“你不是阳翟人?”

    “他是阳翟郭氏远支,从他祖父起就迁到曲阿去了。”郭嘉解释道,说得很简略,似有未尽之意。孙策也没有再问,大家族总有一些难言之隐,郭武的祖父离开阳翟也许有不得已的原因,否则郭武不会自称曲阿人,特意与阳翟郭氏撇清关系。

    这小子有点傲啊。

    陶谦面带微笑,上下打量着麋芳。与儒雅的麋竺不同,麋芳多了几分英武之气,腰杆挺直,走路的步子迈得很大,几次超过麋竺又及时停住,但用不了两步又会有超过的可能,只得再次停下。走走停停,让他的气势受到了一定的压制。

    可惜,这样的人没有为我所用,却被孙策挖走了。

    “子方,数月不见,进步不小啊。”陶谦热情地打着招呼,带着长辈对晚辈的欣赏。

    麋芳不敢怠慢,上前行礼,含笑道:“使君谬赞,不敢当,不敢当。”

    “你别客气,讨逆将军在浚仪征战的经过我们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