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7章 一代新人换旧人(1/2)
    士孙瑞早有准备,不急不徐地坐在榻边,轻拍王允的手。王允骨瘦如柴,松驰的皮肤贴在骨头上,像一个老态龙钟的垂暮老人,可是他实际上才五十六岁,未到花甲之年。

    “王公,你如此坚持,是为天下,是为国,还是为自己?”

    “我为什么,你不知道吗?”

    “正因为我知道,我才觉得你的坚持不可理解。”

    “君荣此话何意?”

    “你为什么不听听荀彧的计划,然后再作决定?形势至此,已成死局,总不能一直这样僵持下去。袁绍、公孙瓒僵持不下,孙氏父子却在豫州异军突起,周瑜南下,已经进入南郡,刘勋不过一庸人,根本不是孙策、周瑜的对手,今冬明春,江夏、南郡必为孙策所有,不能再等了。”

    王允原本涨红的脸迅速又变得灰暗,眼神中的神采也消散得无影无踪。他派赵岐东行,目的就是希望袁绍西行勤王,总揽朝政。可是袁绍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了他的建议,迫使他不得收回成命,颜面尽失。

    浚仪之战,朱儁疲态尽显,只能看着孙策与袁谭周旋。袁谭击退了孙策,占据了兖州。孙策也构建起北部防线,开始逐紧对豫州世家豪强施加压力,先是抄没了曹家,随即又抄没了蔡家,接下来还不知道要对谁家对手。他虽然年轻,却做事沉稳,手段高明,软硬兼施,让豫州世家不敢轻举妄动。假以时日,豫州未必不能被他控制。

    袁绍没有看到这一点,他显然还没意识到他真正的对手是谁。公孙瓒侵扰冀州只是一个借口,他已经向赵岐表示愿意接受朝廷调解,袁绍应该趁此机会西进勤王,将朝政控制在手中,退而求其次也应该挥师南下,亲自攻击豫州,不给孙家父子立足的机会。

    他正在丧失最好的机会,一旦孙策控制了荆州,他就有了立足之地,有了和袁绍对峙的资本。就算袁绍最后能击败孙家父子,也必然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苦战,荆州、豫州损失惨重,没有十几年恢复不了元气。

    正如士孙瑞所说,现在的形势已经成了死局。袁绍对他的建议视若罔闻,一意孤行。他已经无计可施,看看荀彧的计划也未尝不可。

    “你说吧,我也看看何伯求说的这位王佐之才究竟有什么妙计良策。”

    士孙瑞忽视了王允口气中暗藏的敌意,不紧不慢地将荀彧的计划说了一遍。荀彧得到天子的允许之后,亲自赶到他家,将计划和盘托出,请求他的支持。士孙瑞对荀彧没有偏见,他与荀爽交情很好,之前就听荀爽说过荀彧,说他和荀攸、荀悦是荀家年轻人中的俊才。他也和何颙交情颇深,知道何颙对荀彧评价甚高。虽然荀彧的母亲是唐衡的女儿,但这最多算是白玉微瑕,不能掩盖荀彧自身的光芒。

    士孙瑞是个有计谋的人,否则王允不会和他联手铲除董卓,但他听了荀彧的计划后还是叹为观止,自愧不如。荀彧这个计划布局天下,放眼长远,不急于一时,有相当的可行性。不仅将天子的道义优势放大到极点,而且力排众议,定都关中,将朝廷视为争霸天下的一方势力,有壮士断腕的魄力,更有面对现实的勇气。更别说平等对待武人,对关东、关西人一视同仁了。

    这正是很多读书人欠缺的务实态度,他们总觉得道义在手便可横行天下。士孙瑞是士人,但他也是传统意义上的关西人,对关东人的自负不能认同,对关西人被无端压制也心有戚戚,总觉得有失公允。荀彧能够正视这个问题,并着手试图解决,很对他的心思,一下子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这就是他亲自来劝王允的原因。他曾是王允的得力助手,堪称至交,放眼天下,现在能劝得住王允的大概也只有他了,真正了解王允心思的人也非他莫属。

    士孙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