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9章 量力而行(1/2)
    鲁相叫陈逸,不是别人,正是陈蕃的儿子,许虔夫人的兄长。

    孙策决定放弃鲁国,不能不给陈逸一个消息。他当然可以不理陈逸,由陈逸独自面对袁谭的攻击,等着他兵败身亡或者弃官而逃,但他不打算这么做。他让袁权去通知陈氏,请她转告陈逸,你愿意守就守,不愿意守就回来,做官还是闲居都可以。

    袁权心中有数,这是孙策给她机会施恩,收买人心,立刻收拾了一下,去陈府回访。

    刚刚送走了许劭,许虔夫妇正惶惶不安,生怕孙策以此为由头,进一步找许家的麻烦。见袁权回访,他们不知道袁权是什么来意,商量了一番之后,许虔避开,由陈氏出面接待。把柄在别人手中,陈氏不敢怠慢,盛装出迎。

    袁权来到堂上,与陈氏分宾主落座,看着遍身锦绮的陈氏,轻声笑道:“夫人如此打扮方是正理,如果堂堂许家的主妇都不能衣锦,只怕我家阿舅会被人指责穷兵黩武,横征暴敛,搞得豫州民不聊生呢。”

    陈氏很尴尬。上次她去拜见吴夫人时特意穿布裙,没想到反被袁权调侃了一顿。她连忙说道:“夫人言重了,孙将军父子攻必克,战必胜,用兵如神,我豫州托他父子之福,民生安定,哪有人敢胡说八道。”

    “说与不说,其实与真相没什么关系。夫子曾经说,尧舜未必如是之善,桀纣未必如是之恶。若被名利所累,动辄得咎,那可就是什么事也做不成了,倒不如秉着自己的良心做事,直道而行。”

    陈氏客气地笑着,却不接袁权的话。

    袁权看在眼里,也不点破,把孙策得到消息,袁谭可能会进攻鲁国的事说了一遍。听到与自家兄长切身利益相亲,陈氏不免动容,但她并不紧张。袁谭是袁绍长子,陈家是党人,陈蕃当年是三君之一,与李膺关系极近,就算袁谭攻打鲁国,也不会对陈逸不利,说不定还会重用他。

    “多谢夫人通报消息,不过居官奉职,尽力而为罢了。家父当年不避斧锯,家兄岂敢辱没家风。”

    袁权赞道:“令尊当年为名臣,率众弟子与阉竖搏杀,若非运气不佳,遇上边军回京,说不定就成了大事,今日大汉又将是另一番模样。令兄继承家风,要与袁谭对阵,守土安民,若能守住鲁国,自然是一件美事。这么说来,拙夫倒是有些多虑了。”

    陈氏听了,脸颊不由得抽搐了片刻。袁权将袁谭比作阉竖,那陈逸如果投降了袁谭,孙策会不会将陈逸按作律法处置,将陈家连根拔起?按照律令,郡国受到叛乱攻击,三个月内援兵不到,投降者不危及家人,三个月内投降,那可是当作附敌论处,是要累及家人的。

    孙家正找借口对汝南世家下手,这不是往他的刀口上撞嘛。

    陈逸能守住三个月吗?这可有点高估陈逸了。他有胆气,可他有这个能力吗?真让他与袁谭对阵,结果不是降就是死,能活着逃回来都是运气好。就像当初陈蕃与阉官对阵一样,七十多岁的老人带着十几个书生就敢闯宫,说得好听是忠义壮烈,说得难听就是送死。袁权给她留面子,没这么说而已,提醒的意思却非常明显。

    与其如此,还不如欠孙策一个人情呢。

    “夫人言重了。家兄毕竟是书生,空有报国之志,却没有回天之力,让他教化百姓没什么问题,让他临阵厮杀却有些勉强了。孙将军如此关照家兄,我陈家感激不尽。我这就修书,将孙将军的美意转达于他,待他回到平舆,再向孙将军致谢。”

    袁权笑了。“夫人不必介怀,令兄有令尊的职责,拙夫有拙夫的职责,各尽其职罢了,毋须致谢。要不然的话,汝南的百姓都来致谢,拙夫可就什么事都做不成了。你说对吧?”

    陈氏尴尬不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