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9章 盘根错节(1/2)
    听到蔡衍这个名字,孙策隐约有点印象。

    这个好像是个党人,在《后汉书·党锢列传》中有传,名声还不错。当然了,《后汉书》依据的史料大多是党人或者党人后裔写成的,党人都不错,就算是滥杀无辜也没关系,实在不像话,不写就是了。像那个曾经逃到鲜卑,为鲜卑人出谋划策的张俭,史书里绝口不提他滥杀的事,也不提他为鲜卑人出谋划策的事,只说他出塞,如果不是有人说漏了嘴,在其他史料里记载了这些事,他的形象肯定是伟光正的。

    这个蔡衍大概也是这样。

    “这蔡衍是什么人物?”孙策问道。

    郭嘉笑笑,摇了摇羽肩。“将军,春秋时有蔡国,是天下蔡姓繁衍之祖,当时国都就在今天的上蔡,后被楚国所灭,又复国,立都新蔡,为了报仇,蔡国助吴国伐楚,后来楚国复兴,蔡国无法立足,东迁于今天的九江郡的下蔡。上蔡、新蔡都在汝南郡内,子孙散叶开枝,诸蔡大多是蔡国后裔。项县蔡氏也是其中一支,只是一直不如陈留蔡氏、襄阳蔡氏有名,直到蔡衍出现,蔡氏才成为项县大族。”

    刘成看着郭嘉说古,脸色连变,眼中的后悔怎么也掩饰不住。他知道蔡邕在襄阳著史,襄阳蔡家的蔡瑁又和孙策有着很深的渊源,但他没想到蔡衍和这二位也有关系,居然同出一脉。这世家果然是盘根错节,本来以蔡衍就是项县一霸,哪知道牵连这么广啊。

    “蔡衍字孟喜,见家族不兴,就用功读书,又积极教化乡里,慢慢积累了一些名气,被当时豫州刺史举为孝廉,入朝为郎。这位豫州刺史是谁呢?便是周将军的从祖父周景周仲飨。”

    刘成两腿发软,差点跪在地上。刘斌咬着嘴唇,用力搀着他,不让他瘫在地上,小脸因为用力撑得通红。刘成扶着刘斌的肩头,眼泪都要下来了,嘴唇哆哆嗦嗦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本来以为蔡家和蔡邕、蔡瑁有关系已经够倒霉了,没想到蔡衍居然还是周瑜从祖父的故吏,这状告的,一脚踢在铁板上啦。估计这项长也做不成了,回去就收拾包袱回乡,保住性命要紧。

    “蔡衍为郎不久,他就外放冀州刺史。”郭嘉笑盈盈地看着刘成。“他学问也许不如你,这仕途可比你顺畅多了,知道为什么吗?”

    刘成连连摇头,头上的冠都被甩歪了,看起来很狼狈。

    “原因很简单,因为周景是大将军梁冀的故吏。”

    刘成眨着眼睛,哦了一声,有些明白了。孙策也听懂了一些。说起周瑜的这位从祖父,那也是个奇葩,他推荐人才与其说是为国举才,不如说是为自己种树,不仅对被举荐人非常客气,过年过节的请他们吃饭,临走时送钱送物,还对他们的家人都特别好,选用他们的子弟为官。说得好听呢,是仁厚,说得不好听呢,是为自己培养人脉。

    对于做大官的人来说,故吏就是一项资源,世家之所以是世家,就是因为一代一代积累下来的雄厚人脉。官做得越大,举荐人才的权力越大,官做得越久,举荐人才的机会越多,几代人积累下来,那就是故吏满天下。基于汉代的两重君主观念,普通人对故君的忠诚甚至比对朝廷的忠诚还要坚固,当故主过世时,宁可官不做,也要为故主奔丧送葬。故主死了,对故主的子孙一样要照顾。

    蔡衍既然是周景举荐的,自然被周景视为潜力股,要重力培养,所以蔡衍才能为郎不久就外放为冀州刺史。冀州是大州,刺史是纠举豪强的监察官,不用说,蔡衍一出仕就捞了个肥缺,比刘成这种只知道读书的太学生强多了。而周景在豫州刺史任上,继续照顾蔡衍的家人,蔡家迅速崛起,成为项县屈指可数的豪强也就顺理成章了。

    在官本位的时代,做官从来都是发家致富的唯一捷径,没有其他。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