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0 瘟疫老鼠
    唰!

    那道黑影体型很小,速度却是快的无法形容,只是一闪,就是出现在云轩二人面前,闪烁寒光的尖牙咬噬而来。

    “竟然是活物?”

    香芩俏脸微变,眸中掠过了一抹惊异,身影一颤,就是犹如一蓬黑雾般模糊了起来。

    嗖!

    黑影锋锐的尖牙掠过黑雾,却是穿透了过去。

    古怪的触感,让黑影顿时发出了叽叽怪叫,而不等它叫完,后方的云轩就是手臂一挥,缭绕冰蓝灵光的刻刀暴斩而出,怒劈在了黑影身上。

    砰!

    黑影倒飞而出,狠狠的砸在地上,身下的一块地砖都是爆裂开来,但它在飞出时,一道尖锐的黑光也是暴射而出,钉在了云轩急急摆在身前的刻刀上。

    云轩连连倒退,才将那股力道化解而去,目光一扫,就是心中微凛的看到刻刀上牢牢钉入了一颗扭曲的尖牙。

    而在他被击退时,香芩已是趁机急掠而出,纤手一抹,古怪小刀上灵气涌动,一股无色的灵气刀光就是蔓延而出。

    “光锋纹!”

    清叱声响起,刀光呼啸,空气仿佛都是被刺穿开来。

    嗤!

    不等那小巧的黑影挣扎逃窜,香芩这凌厉的一刀,就是呼啸而来,将它精准的洞穿,刀气爆发,其身躯顿时爆碎开来,无数淡绿色的血液飞溅而出。

    香芩闪电般的后掠三步,谨慎的没有让一滴血液沾到身上。

    “这是什么活物?这几十年没人进入过的地下研究所居然有活物?”云轩看战斗结束了,赶紧收起刻刀,迅速的跑过来察看情况。

    银色小猫投射的白光掠来,光芒下,云轩双目微眯,看清楚了刚才袭击他们的是什么生物,这看上去像是一只形状诡异的老鼠,皮毛灰黑,泛着一些惨绿色的光点,最渗人的是,它被撕裂出的血肉同样是一种诡异的绿色。

    “老鼠?老鼠的钻洞能力这么强?”云轩吃惊,居然有老鼠能钻开地下研究所的金属外壁?

    香芩美眸微凝,低声道:“主人,我感觉这并不像是一种啮齿类妖兽,这只形似鼠类的生物十分……畸形,没有天然生长的正常感。”

    云轩想了想,“我们要采集一点它的血液和皮毛样本带回去研究么?”

    香芩抿嘴一笑,“如果您能说服小猫的话。”

    云轩看了眼他们中唯一有能力收集未知血肉的银色小猫,它脸上浓浓的厌恶之色让云轩瞬间明白了他刚提出了一个糟糕主意。

    “那我们走吧,谨慎点。”猫大腿在这种时候犯洁癖,云轩也是无奈,只能继续向前行进。

    “嗯呢。”

    压下心中的疑惑,两人一路深入,地下研究所越是深入越是凌乱,原本宽大的地面上各种资料、仪器和复杂线缆散乱堆放,只留下了一条狭窄的通道,仅容一人通过。

    云轩瞪大了眼睛,警惕的目光扫过身周,他生怕走到一半,周围堆积如山的仪器和资料中突然蹿出来一只刚才那样的诡异老鼠,二话不说,凶残的上来就咬他一口。

    以那全身到透着诡异的模样,云轩可不想被咬上一口,万一被注入了什么毒素,血液也变异成绿色就不好玩了。

    不过之前似乎真是特例,云轩跟在女仆后面一路行来,再也没遇到什么危险,而是顺利的到达了研究所深处他们要找的地方。

    “嗯,资料室,就是这里了,香芩,你找的很快啊。”云轩打量着面前一个封闭的房间,这或许是保存最完好的房间了,金属门厚重,牢牢的保护着门后。

    香芩笑眯眯道:“是啊,毕竟不是人人都是主人这种路痴嘛。”

    云轩微怒,“你居然敢嘲笑我?”

    香芩轻咳一声,“没有、没有,快进吧,赶紧把门后的资料打包走,我们就可以离开这儿了。”

    “哼。”云轩目光不善的看了香芩几眼,他发现,最近对小女仆似乎有点疏于管教,让她越来越嚣张了,什么时候都敢嘲笑他。

    这样下去还得了么?

    香芩被他凶恶的眼神看得心中微颤,赶紧用小刀破开金属门,率先探了进去。

    “到这儿就我来吧,反正以你那贫瘠的脑子也看不懂。”银色小猫慢条斯理的钻出来,扫了左顾右盼的云轩一尾巴。

    “交给你了。”云轩有些忍气吞声,却也只能同意。

    地下研究所是几十年前建造,很多设施都很落后,使用的机械技术也远不如现在高级,记录重要资料的都不是电子屏幕,而是众多厚重的资料袋。

    资料袋被塞的满满当当,堆积如山,装满了一个个金属柜子,犹如图书馆中的藏书般,数量十分惊人。

    由于数目太多,银色小猫反悔了,让等在一边的云轩去帮它干活,把所有的资料袋搬出来堆到一起,让它能快速扫描。

    被吆来喝去的云轩很郁闷,但又不敢反抗,只好脸色微苦的去乖乖搬资料了。

    “主人,我来帮你。”好在,贴心的香芩看到他受苦,赶紧来帮忙了。

    “嗯嗯。”云轩感动不已,还是他的女仆好啊!

    破坏密码锁,打开了一个个金属柜子,一股略有沉闷的气味弥漫开来,金属柜子是特制的,防水防尘,密封性极好,哪怕过去了这么多年,内部的资料袋也没有受潮,依然十分干燥,里面的文件没有被破坏。

    香芩打开了一个资料袋,云轩随便瞅了两眼,确定里面的一叠纸张保存完好、字迹清晰后刚准备收回目光,却是轻“咦”一声。

    “第一次瘟疫实验记录……这是什么记载?”云轩面色微变,余光扫到了一行蕴含可怕意味的字迹。

    香芩听到“瘟疫”后也是美眸一凝,这个词在人类历史实在是造成过太过惨痛的影响,在愚昧无知的古代甚至与恶魔齐名,让人闻之色变,因为其带来的死亡数量与战争不相上下。

    “看看。”云轩拉了拉她的手,示意拿出来察看。

    香芩犹豫了一下,看了下远处正在忙着扫描一堆资料袋的银色小猫,觉得它一时半会注意不到这边,于是点点头,听从了云轩的话,将一叠纸张抽了出来。

    云轩凑近看了过去,一行行字迹读了下去。

    “3月15日,城外收集的特殊生物素数量足够,准备进行第一次瘟疫实验,向十只小白鼠注射试验溶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