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89 地下研究所
    “对了,香芩呢?该不会被卷入爆炸范围了吧?”云轩忽然想起了这件事,顿时紧张了起来。

    “你以为我是像你一样的白痴么?”银色小猫瞪了云轩一眼,毫不客气的斥道。

    云轩讪讪一笑,却是稍稍放下心来,随后看到,香芩从附近的一处阴影中浮现出来,微微一笑,“主人,我没事。”

    云轩瞅了她一眼,发现香芩毫发无损,连衣角都没有燃烧的迹象,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香芩点点头,“主人,我们趁这片区域的队伍都被吓退,赶紧深入城中吧,否则一旦等别的队伍靠近过来,又要有不小的麻烦。”

    “嗯,听你的。”

    云轩表示了赞同,虽然有相当于移动军火库的银色小猫保护,但他还是不想再来一次刚刚的亡命逃跑了,太惊险了。

    “嗖嗖”两声,云轩和香芩的身影一动,就是暴掠而出,向着深入城内的街道掠去。

    而这次,或许是刚刚被那恐怖的爆炸震住了,他们这种大摇大摆的行为没有引来任何阻拦,反而是暗中有一道道惊疑的目光投来,似乎将香芩视为了布置陷阱的人,生怕这位爆弹狂人一个不顺心,直接对他们动手。

    而目的不同,香芩自然没兴趣把这些藏起来的家伙揪出来收割分数,她和云轩长驱直入,闪电般向错综复杂的城内街区掠去。

    这座城市废墟并不小,当初是帝国按照一个中型城市的规模建造,而且施工速度很快,等到后来必须撤离的时候,已经完成了大半。

    至今所有队伍的交战,都是发生在外围一圈,暂且没有人能突破彼此的封锁进入内部,因此云轩二人捷足先登了。

    疾驰而过,穿过一条条规整的金属街道,云轩看到了相当诡异的景象,不少街道上居然横七竖八的停着一辆辆小铁车,如同正在行驶着却突然中止,犹如操控者凭空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即便当时撤离的再急,人们也不可能直接从行驶的车里跳出来,跑到城外吧?”云轩汗毛微微倒竖,低声道。

    香芩光洁的额头微冒冷汗,“而且,主人您注意到没有,这些小铁车的门残留着暴力撕裂的痕迹,而且不都是从外部,有些是内部撕裂开的,这不像是凡人的力量。”

    云轩悚然一惊,仔细看去,一些小铁车的车门被暴力砸开,还有的如纸片般的撕裂,而这恐怖的一幕却是在车内爆发的。

    这……有点细思极恐啊!

    银色小猫没有出声,云轩就是未多做停留,飞快的向前掠去,银色小猫扫描的范围很大,成圆形,他要做的就是在城内绕圈,沿环形主路不断的深入。

    如此,发足狂奔的云轩暴掠了数个小时,才在天黑前听到了银色小猫泛着一丝喜色的声音。

    “找到了,西偏(24,3)位置。”

    云轩应声掠去,却是微微一愣,“呃,这是井盖?”

    在他面前,是一块四四方方的金属井盖,严丝合缝,十分厚重。

    银色小猫“嗯”了一声,“这个竖井并没有和城中的下水管道系统连接,是独立的,向下150米,就是那个‘763’研究所的入口,我扫描到门上的编号了。”

    “那就好。”云轩连道一声猫大腿真是厉害,换了他隔这么深的地下就算埋了一颗大威力爆弹也感知不出来,只能被灰头土脸的炸上天。

    手掌抓住了井盖,云轩运足了力气,就是猛的一提,把沉重的像一块加厚钢板的井盖提了起来,手一甩,“哐啷”一声丢在了地上。

    “我们下去。”稍微喘了口气,云轩看了一眼下方,井下一片漆黑,很是让有幽闭恐惧症的人感到害怕。

    香芩忠心耿耿的把探路的任务揽在了身上,“嗯呢,我先。”

    说完,她就是脚尖一点,犹如一道纤细黑影掠入了井内,向下坠落而去。

    “哎,等等我。”云轩连忙叫了一声,跟着跳下去,差点蹭到了井壁尖锐的边缘把衣袍刮烂了。

    两人一前一后,坠落而下,由于担心会有什么危险,香芩没有落的太快,灵气缠绕娇躯,整个人如同没有重量,轻飘飘的向下掠去。

    井道狭窄,建造的十分粗糙,时不时有几根钢筋横插而出,尖锐的筋尖闪烁着寒光,云轩瞪大了眼睛,生怕被刺个透心凉。

    好在感知灵敏的小女仆在前面探路,完美的避开了每一根钢筋的同时还不忘提醒云轩,让他小心。

    嗖!

    数分钟后,井道尽头,一片坚硬的地面上,黑光一闪,香芩的身影出现,向上挥了挥小手,“主人快来吧,我落地了,这里没危险。”

    “哦哦。”还在瞪大眼睛乱瞅的云轩赶紧应道,随后身影灵气涌动,速度一增,身形急坠而下,落在了香芩身后。

    银色小猫很是贴心的从额头处投射出了一道白色光芒,犹如机械手电筒般,照亮了前方生锈的金属门。

    云轩走近,目光越过香芩,看着上面用红色铜漆喷涂的“763”三个数字,“这就是那个763地下研究所么?”

    香芩微微颔首,“应该,主人,您别离我太远,这里面未必没有异常。”

    “嗯嗯。”不说云轩也不傻,就连保守派的坑爹情报能力都对地下研究所给予了“小心,可能有危险残存”的评价,他自然不会疏忽大意到认为这次就是打扫遗迹的。

    香芩轻吸了一口气,没有用手掌触摸,而是反握古怪小刀,刀尖光芒闪烁,骤然切入金属门,一股凌厉的劲气爆发,将其撕裂开来。

    无数生锈的金属碎片哗啦啦落地,两人收敛脚步声,小心翼翼的几十年来无人进入的地下研究所。

    出乎意料,所内一片凌乱,纸质资料散落一地,几个大型仪器东倒西歪,外壳碎裂开来。

    云轩不禁惊讶道:“这破坏的好厉害啊!”

    香芩美眸中闪过了一丝不解,如云轩所说,这里不仅没有像情报中猜测的保存完好,反而像是经历了一场非常严重的破坏,就像是当初突然爆发了什么激烈的意外。

    “嗯?有东西!”

    银色小猫投出的白光扫过,掠过两个大型仪器中间时,忽是在缝隙中发现了一道诡异的黑影闪过。

    被光芒发现,那黑影一滞,下一刻,就是闪电般的暴掠而出,凶性极强的对着云轩和香芩暴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