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9章 关羽杀将(1/2)
    张邈背着手,在帐中来回踱步。张超站在一旁,看着亲随手中的甲胄,不住的揉眼睛。他是从睡梦中被惊醒的,十里之外的战鼓声已经听不清楚,但双方开战的事还是让他们兄弟很意外。

    他知道孙策会借这个机会离开小黄,这也是他们来的目的,但究竟是什么时候,孙策并没有说。他们本想找个机会与孙策联络一下再说,没想到当晚就出了这事。他们心里打鼓,不知道是不是与他们预想的是一回事。心中有事,难免疑神疑鬼,他们为孙策打掩护,威胁袁谭后翼,自然也怕袁谭设局除掉他们。即使是对孙策,他们也不完全放心。陈留四通八达,户口殷实,谁知道孙策会不会赖着不走。

    卫恂走了进来。“府君,辛毗来了。”

    张邈停住脚步,和张超互相看了一眼,眼神惊惧不安。张超想了想,摆手道:“兄长入帐休息,就当酒醉未醒,我来招呼他,看他究竟说些什么。”

    张邈连连点头,转身入帐,走了两步又停住,急急地说道:“让诸将做好准备,以备不测。”

    张超点头称是,冲着卫恂使了个眼色。卫恂会意,转身去了。张超趁着这个空档让亲随去各营传令,各营校尉都不能休息,严阵以待,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随着亲随冲出中军大帐,奔向各营,一股骚动在整个大营里扩展开来。一个个士卒冲出帐篷,在营中列阵,矛戟在手,弓箭在腰,火把一枝接一枝的点了起来,在夜风中呼呼作响。

    辛毗跟着卫恂缓步而来,看着中军大帐前严阵以待的将士,心头忐忑。张邈兄弟这是准备攻击谁?他们的反应未免太快了吧,就像是和孙策约好的一般。不过也难说,到了眼下这个局面,谁对谁都没有足够的信任,有所防范也是意料中的事。

    来到中军大帐前,张超站在门口相迎。

    “佐治,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击鼓?”

    辛毗强作镇定,笑道:“你们不知道?”

    “我们应该知道吗?”

    “既然不知道,为何如此大张旗鼓?”

    “有备无患尔。”

    辛毗看着张超,无声地笑了。不管张超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他们都不太可能有什么实际行动了。他拉着张超进帐,环顾四周。“尊兄何在?”

    “酒醉未醒。”

    辛毗侧耳听了听,内帐鼾声大作,只是不知真假。他叫了两声。“府君,府君?”

    张邈含糊地应了一声:“谁啊?是……佐治吗?”

    辛毗走到内帐门口,大声说道:“是我,孙策袭营,使君担心府君的安危,派我来看看。有使君在,定不能让孙策惊着府君,府君尽管高卧。”

    “多谢使君,多谢佐治。仲卓,为我招呼佐治,莫要失了礼数。佐治,我头痛欲裂,身重如山,实在无法起身,失礼了,失礼了。”

    借着内帐里的灯光,辛毗看到了张邈的脸,也闻到了浓烈的酒气,眉心微蹙,随即又舒展开来。接风宴上,他看得清楚,张邈并未喝醉,内帐时的酒气也不像是人喝多时的味道,分明是刚刚洒了一些酒液。

    张邈兄弟在骗我。

    辛毗越发坚定了信心,在战事结束之前,无论如何不能离开张邈的大战,不让他们有机会呼应孙策。

    “仲卓兄,你没醉吧?”辛毗笑眯眯地对张超说道:“听说你在广陵遇到几位圣手,弈艺大进,能否手谈一局?”

    张超笑道:“求之不得。”让亲随去帐中取来棋枰棋子,两人联席对坐,对弈起来。开始还有说有笑,下了没几手,两人就不怎么说话了,沉默地落子,思考,不时的互相看一眼,杀气渐浓。

    焦触接到袁谭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