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7 变异的大肚树
    一进植物园的大门,云轩就放慢了脚步,左看右看,他和大多数前来赏花的游客不一样,更喜欢看些珍稀植物,或是苍劲古老的树木。

    而且,他还不用看介绍,不如说云轩比介绍懂的更多,甚至能挑出一些小错。

    “嗯,这是大肚树?肚围这么大真是少见。”走到了一棵胖胖的大树下,云轩一脸惊讶,这棵大树很奇特,并不如一般的树干呈纤长形,而是中间鼓起了一个木制大包,就像是长了个大肚子,这棵树的肚子尤其大,至少要五人环抱才能合围。

    香芩走过来,小手贴在大肚子的树皮上,“这种树为什么长成这样?不符合木质纤维的生长规律吧,里面该不会装了什么东西吧?”

    云轩点点头,“是啊,储水的,大肚子里都是水,所以你如果夏天来,或是把这棵树移栽到炎热的地方,它的肚子就会迅速缩水,就像减肥了一样。”

    云轩说完,就把耳朵贴到了树皮上,似乎想听到大肚子里的水声,香芩笑嘻嘻的看着他,但一会后,却看到云轩皱眉的抬起了头。

    “不对劲。”

    “咦,什么不对?”香芩眨了眨眼睛,问道。

    云轩眉头微蹙,“我也说不准,只是刚才贴近了才感觉到,这棵大肚树的生命气息和正常的树木不一样,有些古怪,不像是单纯树木的感觉。”

    云轩迟疑了一下,刚想说什么,银色小猫就是从袖子里钻了出来,嘲讽的看了他一眼,“白痴,这棵树有问题,你被骗了!”

    “什么?”云轩眼睛一下瞪大了,怎么可能,他居然在植物上被人骗过去了?

    奇耻大辱啊!

    他不信邪的趴到了大树上,一股无形的波动从额头中散发而出,精神力都调动了出来,仔细的感知了一遍,然后脸色不好看了起来。

    银色小猫讥笑了两声,随后正色道:“不怪你,毕竟异常隐藏的很深,应该给一棵小树注入了某种禁止配制的魔能溶液,让它产生了变异,半金属化、巨型膨胀,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那有什么影响?”云轩很不想问,因为这会显得他在植物的问题上十分无知,但他又真的不知道后果。

    银色小猫道:“很有可能是狂暴化,你可以理解为是另一种方向的活体改造技术,但并非用机械肢体替代血肉,而是直接注射机械溶液,让生物的细胞发生变异,变异成金属。”

    “狂暴化?”香芩俏脸的笑意不翼而飞,微凝的插嘴道。

    “不错,你们的运气还真不错,外出游玩一圈都能侦查到意外的收获……”银色小猫突然顿了一下,眼瞳中蓝光闪烁,幽幽道:“探测完毕,周围500米没有人影,云轩,准备动手了,我把这棵树激发狂暴,你把它干掉,拿走一些树中储存的溶液给我研究。”

    “啊?不好吧!”云轩吓了一跳,怎么变成要动手了。

    银色小猫没理会他,小爪子一舞,一丝丝银光闪烁,凝聚成了一根尖锐的银色针头,针头内,银色液体沸腾。

    爪子一挥,针头就是扎在了树皮上,然后那看上去就很危险的银色液体就是缓缓推出,注入了大肚子中。

    嘭!

    下一刻,大肚树内传出了犹如雷鸣般的闷响,闷声翻滚,随后云轩和香芩就是眼眸一缩的看到,一滴滴树液般的金属液滴被从树干中挤了出来,飞速的蔓延开来,将整棵大树覆盖上一层金属。

    金属树枝仿佛在此刻活了起来,唰唰乱舞,尖锐的枝尖划出了一声声破空声。

    似乎察觉到了附近有生物,密密麻麻的金属树枝一震,就是陡然暴射而出,犹如天罗地网般,向云轩周身刺去,凌厉的劲风,让地面都出现了一条条裂缝。

    “又是我承担所有火力!”

    云轩目光一瞥,就是发现香芩消失的无影无踪,银色小猫也是跳了远远的,探测附近是否有人靠近,郁闷的想要吐血。

    一握吊坠,一尊蓝色大鼎就是出现在手中,大鼎掠出,气势沉重,惊人无比。

    嘭!

    众多金属树枝暴刺在了大鼎上,劲气爆发,一股狂暴的灵气波动席卷而出,附近的花草顿时破坏得一塌糊涂。

    云轩身躯一震,拖着大鼎倒退了十数步,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个深深的足印。

    大肚树无法退开,只能硬承受了这一次碰撞的冲击,一根根金属枝条断裂开来,树叶飞溅。

    “噗!”

    甚至,它那突出来的大肚子,也是被撕裂开了一道裂痕,一股金属液体如血液般的喷射而出。

    液体洒落,被沾染的小草竟是都出现了金属化的痕迹。

    “这种液体,应该就是被注射的魔能溶液…”云轩思索了一下,这应该也就是他之前用精神力感知到的沉重如金属的气息。

    “看样子不能被沾到身上。”

    云轩暗自小心,身影就是暴掠而出,收回了蓝色大鼎,一把狭长刻刀出现在手中,凌厉的刀影劈下,向大肚树笼罩而去。

    铛铛!

    刀影落下,和众多暴刺而来的金属树枝碰撞,爆出了一连串的火花。

    “香芩,刺死它!”

    纠缠住了无数金属树枝,云轩仗着大肚树听不懂人话,凶恶叫道。

    一道淡淡的影子浮现,只是一闪,就出现在了大肚树后方,一抹黑光掠入。

    嘭!

    大肚树狂乱的树枝突然滞涩了下来,旋即整个树干猛的爆裂开来,只见一丝丝细如丝线的黑光钻了出来。

    虽然它没有常规意义的要害,但体内被无数黑线肆虐,生机被破坏殆尽。

    诡异,隐蔽。

    云轩目瞪口呆的看着大肚树爆碎成了一地木片,大股金属般的液体流淌,将地面浸湿,才反应过来女仆又掌握了一种杀他如杀小鸡般的可怕秘术。

    伴随着金属液体流淌,所过之处,一塌糊涂的花草都是覆盖上了一层稀薄的金属。

    在事态扩大前,一道银光掠来,只是一扫,大片的银色液体便是消失,再度一扫,大肚树的碎片连同一片金属化的花草被震为粉末。

    原地,空空荡荡,除了裸露出的泥土,已经看不到任何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