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0 真假香芩
    一片古木苍劲,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中。

    一道白袍身影缓缓在参天大树下走过,脸庞微带着一抹迷茫之色,抬头望着林间,似乎在辨认什么。

    这一脸懵圈的人影,自然就是云轩,这次他的记忆颇为清楚,记得自己被卷入梦境后,就是意识陷入黑暗了一段时间,然后就是出现在了这样一片广袤的森林中。

    “什么情况啊这是?其他人呢?”

    走了一会,云轩就停了下来,无奈的发现虽然是梦境,但他依然会累,会渴,还会消耗体力,当即靠在一棵巨树下,稍作休息,沉吟道:“难道又被分开了?”

    云轩抖了抖空无一物的袖子,这次梦魇果然难缠,把所有人都分开了,就连银色小猫都不在身上,香芩更是不在身边,这让无法抱大腿的云轩有点微慌。

    “呱!”

    就在云轩刚刚微慌时,巨树如伞盖般的枝叶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暴躁的鼓噪声,如雷鸣般的传荡开来。

    云轩透过树枝缝隙望去,稍微吓了一跳,只见那是一只蹲在粗壮树枝上的巨大青蛙,身躯涂抹黑色,勾勒着一条条妖异的花纹,一股腥毒的味道弥漫而出,让人闻之有种肺腑糜烂的感觉。

    黑纹青蛙瞪圆了灯泡大的眼睛,俯视着云轩,发出呱呱的暴躁声音。

    下一刻,被猎物发现的它就是暴躁一声,身躯从粗大树枝上弹射而出,快若闪电的向云轩暴掠而去,浓浓的黑雾爆发而出,附近的绿叶顿时被腐蚀为黑色汁水。

    “怪物总算出现了么?”

    云轩反应也是不慢,澎湃的冰灵气向着面部汇聚,蓝光涌动,嘴巴骤张,一道寒冷的冰暴就暴射而出,狂暴的轰在了那急冲的黑纹青蛙上。

    嘭!

    碰撞的瞬间,剧烈的灵气波动席卷开来,犹如侧刀,狠狠的将巨树拦腰斩断,无数叶子如暴雨般落下。

    那黑纹青蛙也是化为了一颗冰雕倒飞而出,砸在了倒下的巨树树干上,裂为碎片。

    “嗯,金蝉脱壳?”

    云轩刚准备放下警惕,就是眼眸一凝,因为他赫然看到,那刚刚被冻成冰雕的只是一张黑色青蛙皮,真正的黑纹青蛙却是逃掉了。

    “好诡异的能力。”感知扩散,将周围一片环境横扫了一遍,确定黑纹青蛙逃出了附近后,云轩忍不住的感叹了一声。

    这种能力,用来逃命倒是颇为厉害,等同于一些黑暗秘术中的玩偶替身了,将致死伤害转移到早就制作好的巫毒玩偶上。

    据说青蛙妖兽智商很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诡异能力,不知道青鸾是不是看过类似的记载,才想象出了这种梦境怪物。

    梦境这种力量非常奇异,似乎做梦者能肆意的捏造出任何生物,哪怕再荒诞不经。

    “主人?”正当云轩啧啧称奇时,旁边突然有惊喜的柔美声音响起。

    云轩顿时转身,一脸喜色的看去,却是微微一愣,香芩俏生生的站在不远处,好像是刚才林间钻出来,美眸亮晶晶的看着他。

    “你……”

    云轩有点犹豫,面前的香芩看起来很正常,但气息似乎有一丝怪异。

    香芩眨了眨大眼睛,委屈道:“主人不想见到我么?”

    云轩咳了一声,连忙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快来快来,你之前都遇到了什么?”

    香芩没有回答,翩然走来,靠近到了云轩身边,才温声道:“主人,我想打你一下。”

    “啊?”云轩瞬间懵圈,然后惊恐!

    嗖!

    然而,香芩说完就做,纤纤玉手一闪,就是贴在了云轩的胸膛,小手上劲气喷吐。

    云轩大呼不妙,就欲抽身暴退。

    嘭!

    他还没退出半步,一股狂暴的力道就是在胸前爆发开来,云轩如遭雷击,整个人倒飞而出,狼狈的砸在了横倒在地上的巨树上,身躯一阵痛楚。

    “不好,这个香芩是假的!”云轩想起了银色小猫在进入梦境前的提醒,当即脸色大变。

    香芩在出过一掌后,本来都松了一口气的收回了手,俏脸上浮现了一丝不好意思,刚刚掠出,听到云轩的大叫,就欲开口解释什么。

    云轩翻身而起,看着向自己冲来的香芩,顿时一个哆嗦,旋即喝道:“来吧,暴力女,看我不收拾死你!”

    香芩扯了扯唇角,突然有种改变念头的想法,微冷笑道:“呵呵…”

    “笑什么笑,暴力狂!”云轩背脊突然冒出了一股寒气,但他压下心悸,怒视对面的“假”香芩。

    嗖!

    香芩俏脸一黑,身躯就是暴掠而出,柔嫩小手中包含着开山裂石的巨力,向云轩拍去。

    一股狂风扑面而来,云轩脸色顿变,就有种掉头逃跑的冲动,这一掌呼啸而来的气势,怕是比真的香芩也不差分毫了。

    该死的,这什么诡异的梦魇,居然能把他的女仆伪装的这么真,就连修为都十分相似。

    云轩心中狂呼,面色却保持平淡,澎湃的蓝光从体内爆发而出,光芒涌动,身躯上顿时结出了一层坚硬的冰壳,犹如甲胄。

    嘭!

    香芩小手落下,云轩再次应声飞出,一股凌厉的力道侵袭而来,冰层碎裂,哗啦啦的洒落开来,云轩没怎么受伤,但半个身躯却被那股精细的力道刺激穴位,麻痹了起来。

    “完了!”

    云轩顿时绝望,这失去了抵抗之力,是要被活捉啊。

    就在云轩猛的闭上眼睛,打算强行爆发自己的精神,让梦魇无法操控自己时,却被一个柔软的怀抱接在了怀里,一股熟悉的淡淡清香散发。

    云轩视死如归的等了半天,也没察觉异样,才战战兢兢的睁开眼来,映入眼帘的是香芩笑嘻嘻的脸颊。

    “怎…怎么回事?”云轩有点懵,但隐约明白了什么。

    香芩笑眯眯道:“梦魇可以伪装成任何人,包括我们,但我是真的哦!之所以刚才那样试探,是因为我在之前碰到了伪装成主人的梦魇,上来就想贴近我,但伪装的眼神太色眯眯了,一点都不真,我就把他打的快死了然后被他逃走了,追了一阵子,结果发现了真主人。”

    云轩大汗,从香芩的怀抱中出来,心有余悸道:“梦魇还真能伪装成不同的人啊,你都遇到了,等等,那刚才……”

    香芩笑弯弯的看着突然间汗流浃背的云轩,温声道:“是哦,那个被主人叫做‘暴力女’的人,不是梦魇而是我哦,嘻嘻,原来在主人心里我是这种角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