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3 流沙巨兽
    相比其他急掠入金字塔,想要尽快开始侦查的小组,云轩则是颇为悠然,走了近十分钟,方才看到了通道的尽头。

    出了黑洞洞的通道,光亮从前方投来,但却并不十分明亮,空气略有浑浊。

    云轩环视一周,这才发现,他们出现的地方是一个宽敞的地道,四周的墙壁上勾勒着复杂花纹,而他们就是从一个翻开的石板后出来的。

    “这是地下?”云轩鼻尖微动,从不易流通的浑浊空气中得出了一个猜测。

    “很有可能。”香芩微有锐利的目光扫过了地道向上蔓延的阶梯,问道:“主人,我们在这隐藏么,要不要去上面看看?”

    “嗯。”云轩同意了。

    地下的话,固然不容易被人发现,但若真是被发现了,也会处于一个非常不利的地方,敌人只要把守住门口,不断的丢下来一枚枚爆弹或毒气瓦斯弹,云轩二人就会非常狼狈。

    就在云轩准备掠上阶梯,去打探一下情况时,岩石铸成的地道突然震动了起来,地道的另一边,轰隆隆的巨响中,一道巨大身影缓缓出现。

    云轩回头望去,眼眸微微一缩。

    只见宽敞的地道中,是一头十数长庞大的流沙巨兽,它身躯犹如无数沙粒组成,沙粒流动,兽目是机械瞳,闪烁着红光,一股狂暴的气息散发而出。

    “这就是守卫机械?”云轩双眼微眯,从巨兽那体表的流沙中看出了一些金属的痕迹。

    显然,这头巨兽并非妖兽,而是以非常高超的技术造出了一头拟兽机械,这等水平,比云轩曾经花点数请来的陪练手中的低级拟兽机械,不知高到了哪去。

    毕竟制造者一个是外院学员,一个是机械系教授。

    “这么倒霉?”云轩有点郁闷,刚说准备躲藏呢,一回头守卫机械就迎上来了。

    若不是可能性不大,他都要以为是不是外部操控的教授看出他这一组想混时间,故意找个困难送上来了。

    而就在云轩郁闷时,那流沙巨兽的机械瞳已是缓缓亮起,红光投向了地道中唯二的活人。

    嗖!

    流沙巨兽摇头晃脑了一阵,就是判定了敌意,骤然一张巨嘴,一口澎湃的沙暴喷射而出,向云轩暴掠而去。

    这道沙暴看似是沙粒,实际上都是尖小的弹幕,要是被打中,云轩是妥妥的被激活手腕佩戴的护盾,直接出局了。

    “香芩…咦,不见了?”云轩转头一看,就是微愣。

    旋即,他就是反应过来,香芩的气息还在附近,想必是潜伏了起来,并不是他又被谁拖入了梦境。

    “又想把我当诱饵?”

    想明白后,云轩就是一阵悲愤,却是手掌一握吊坠,璀璨的蓝光爆发,他抡起了突然出现的蓝色大鼎,狠狠的向射来的沙暴砸去。

    嘭嘭!

    剧烈的震荡声响起,鼎身散发的光芒被打的千疮百孔,不断震动,但却把那道沙暴抵挡了下来。

    一地沙粒般的弹头散落,云轩刚欲冲出,就是看到了一枚火红的爆弹激射而来,当即以鼎当盾,向后急退。

    轰!

    爆弹落在了大鼎上,顿时爆炸开来,一股汹涌的火浪席卷而出,云轩连人带鼎倒飞出去,衣角都被点燃了起来。

    如他之前所想,这封闭的环境中,流沙巨兽牢牢占据的通道一头,向他狂喷爆弹,云轩将狼狈不堪。

    “上去!”

    倒飞出了一段距离后,云轩重重的砸在了阶梯上,胸口气血翻滚,刚准备连滚带爬的钻上阶梯,就是眼睛瞪大的发现阶梯出口被封死了!

    显然,这是设计好的机关,一旦守卫机械被惊动,出口的阶梯就会关闭,只有正面把守卫机械打败,方能出去。

    “这什么黑心设计!”

    嘭!

    云轩张望阶梯的时间,又是一枚火红爆弹暴射而来,云轩急急用鼎挡住后,漫天火焰爆发,直接把他炸飞了,犹如破麻袋般砸到了墙壁上,一个大坑出现,碎石滚落。

    浓浓的尘烟中,云轩狼狈的爬了起来,望着那再度向他张开巨嘴的流沙巨兽,喉咙一痒,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

    “冷静冷静…”

    深吸了一口气,将憋屈的情绪压下,云轩身躯上澎湃的灵气涌荡而出,空气中,一丝丝冰雾弥漫开来。

    他猛一踏地,身躯就是暴掠而出,手臂一挥,大鼎就是化为了一道蓝光暴射而出,狠狠的向流沙巨兽砸去。

    大鼎呼啸而来,那沉重的劲风,也是让流沙巨兽瞄准云轩的巨嘴偏转,对准大鼎喷射沙暴。

    嘭!

    澎湃的沙暴轰在了鼎上,狂暴的冲击波顿时肆虐开来,漫天沙粒飞溅而出,在地面上射出了一个个小洞。

    借着这个空隙,云轩已是暴掠而来,正好迎上了倒飞而出的蓝色大鼎,手掌一握鼎腿。

    “嗡!”

    光芒黯淡的大鼎陡然爆发,璀璨的蓝光中,鼎身的灵纹亮起,一股沉重了数倍的波动散发而出。

    嗖!

    云轩身躯一震,就是化去了冲力暴掠而出,直指不远处的流沙巨兽。

    流沙巨兽仰天咆哮,巨嘴裂开了一个黑洞洞的炮口,一道粗壮的红色激光就是暴射而出,高温炙热,地面都是微微融化。

    这流沙巨兽的嘴巴,也不知被丧心病狂的被改装成了多少种武器。

    咚!

    面对这道炽热激光,云轩也是不敢小觑,大鼎上一层厚厚的冰层结出,寒气凛冽,沉重的抵挡住了激光,红光呼啸,震得云轩不断后退。

    被不断逼退,云轩脸上也是有一抹微慌之色出现,一边抵住激光,一边大叫一声。

    “香芩,你再不出来我就要死了!”

    似是有一声低低的窃笑声传出,那喷射激光的流沙巨兽前方,空气中突然有一道无色刀光划出,快若闪电的向它斩去。

    唰!

    刀光掠过,凌厉的劲气爆发而出,那流沙巨兽坚硬的金属外壳,竟是犹如白纸般,被撕裂出了一道深深的伤痕。

    遭到伤害,流沙巨兽也是咆哮了起来,巨嘴一抬,粗壮的激光向香芩射去,却只能轰中空无一人的墙壁。

    云轩则是借机怒扑而上,逼近到了流沙巨兽附近,一道道寒冷的攻势就是倾泻而出,狠狠的向着流沙巨兽笼罩而去。

    嘭嘭!

    一人一兽顿时战成了一团,空气中还有淡淡的影子闪现,刀光凌厉划出,在流沙巨兽身躯上撕裂开了一道道伤痕,灵气肆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