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9 “料理”
    嗖嗖!

    两道黑影从半开的大门中急掠而出,落在了蝴蝶剧院外的地面上。

    云轩被放开,揉了揉发皱的衣领,直到现在才敢说话:“我们脱离梦境了么?”

    香芩微蹙秀眉,“不清楚,毕竟梦魇之体很少见,难以分辨其能力发动与否,不过应该快了,梦境的范围只是剧院附近。”

    她还有一句话没说,既然两人能出剧院,就代表梦境的效力减弱了,也就是……银茜做了什么起效了。

    在原地等待了起来,香芩没有允许云轩贸然行动,因为担心乱跑会再次引来未知的变化。

    “嗡!”

    十几分钟后,空气突然一震,云轩惊讶的发现,周围的世界仿佛变得不真切了起来,像是出现了模糊的重影。

    须臾后,重影消散,一切看似和之前毫无变化,但云轩却有种溺水的人浮出水面的感觉,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犹如从噩梦中惊醒。

    耳边,隐隐约约的声浪传来,气氛火热,那是从彻夜不眠的小赌场和拍卖会传来的声音。

    “醒、醒来了?”云轩有些惊魂未定,直到现在,他才有种真切的身体感觉,回想起来,之前经历的一切都有许多漏洞,但他身陷梦中,根本没法察觉。

    袖子动了动,银色小猫钻了出来,疑惑道:“怎么回事?你为什么站着不动?”

    云轩一愣,突然问道:“深蓝,现在几点?”

    银色小猫道:“1:05,你和女仆在门前站了五分钟,闭上眼睛不动,再慢一点我就要准备电击你了。”

    云轩吓了一跳,“你也太粗暴了吧!”

    听到这里的香芩抿了抿红唇,表情微微古怪,“主人,其实这也是个脱离梦境的好办法,给予被拖入梦境者强烈的刺激,电击也是,应该能惊醒过来,看来即使没有银茜,您也不会有大碍。”

    “我可不想被电,不过我们在梦至少待了四十分钟,还是快一小时?时间感比较模糊,但现实才过去五分钟?”

    “到底发生了什么,云轩你做白日梦了?”

    银色小猫好奇心被提了起来,于是云轩和它叙述了一遍,有些遗漏的地方香芩补充。

    听完后,银色小猫的神色有些凝重,缓缓道:“原来如此,梦魇之力啊,精神方面的能力是我最不擅长对付的,悄然无声就让你们俩中招了,真是凶险。”

    “是啊。”

    云轩赞同的点点头,忽然想到,为什么银色小猫没被拖入梦境,是青鸾的潜意识没发现它有高级灵智么?

    香芩没想那么多,她补充完后,就是有些怔怔的望着剧院,按照现实时间,几分钟前他们刚从拍卖场那边过来,谁也想不到,也就是云轩吃一块山芋的时间,他们已在那个梦境里经历了那么多跌宕起伏。

    唉,今晚都是些什么事啊……

    香芩无声的叹了口气,发现心很累,明明才过去几分钟而已啊?

    “回去,睡觉!”

    香芩揪了一下还在往黑暗的剧院中张望的云轩耳朵,准备离开这个鬼地方,主人之前说的没错,回宿舍,哪里都没宿舍好。

    云轩“唉呦”一声,就是跟她走了,心中还有点好奇,不知道这件事最后是怎么解决的。

    银茜看上去非常在意那个叫青鸾的少女,希望她可以顺利的活下去,不会夭折吧。

    也不知道,神通广大的银色小猫能不能救她?

    银色小猫没理会云轩在想什么,眼瞳中瀑布般的数字洗刷而下,在遭到了一次精神攻击而毫无察觉后,它心中的警惕升到了极点,并开始迅速计算能制造出什么对应的武器。

    不过,若真是研究出了一些影响梦魇之体的方法,不用别人说,它也会主动去联系银茜的,毕竟把青鸾的生命危机消灭,那三大财团最后的青铜财团也会倒向它,那在日后和激进派的角力中,总会多一分底气。

    开放季的游客一天比一天多,而有点受惊的云轩在休息了半天后,就是忍不住的叫着要出门了。

    他确实不想出去玩,更不想去人山人海的景点挤着参观,但他想吃啊!小吃街又进驻了几家新商铺,美食街的餐厅也推出了好多开放季限定的新菜品,现在不吃,以后可就没了!

    那还不亏大了?云轩想一想,就是不淡定了,顿时决定出门大吃。

    香芩也只能无奈的随他,而且经过前两天的那么多意外,搞得她有点疑神疑鬼,觉得这人工岛屿处处隐藏着危险,也就没有强拉着云轩去游玩,而是随他从早吃到晚,让云轩陷入了饕餮盛宴的狂欢中。

    可惜,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一眨眼,云轩才觉得自己吃了几顿大餐,就是到了最后一天。

    “明天机械学院就要恢复上课了,今年的开放季结束,主人,是不是过得非常愉快啊?”黑方块别墅里,香芩笑眯眯的看着云轩。

    云轩一脸不满足表情的倒在沙发上,嚷嚷道:“不愉快、一点都不愉快,我还没吃过瘾就结束了,太短了!”

    香芩嘻嘻一笑,“那也是没办法的嘛,让主人放开肚皮,哪怕是吃上一年也不觉得长,反正吃完这个城市去下个城市,吃完帝国去别的帝国,三大帝国吃遍了就周游大陆……嘻嘻,好贪吃呢。”

    云轩有些脸红,但很快又理直气壮起来,“那怎么了,不是有那种美食家么?吃遍大陆的每一种美食,多让人羡慕啊。”

    香芩促狭的笑了笑,“可惜,以主人的懒惰性子,怕是不会走这条路了,游遍大陆也是很辛苦的,为了尝到一样美食而走上几个城市,等待许久,主人怕是没那耐心。”

    云轩懒洋洋道:“那是当然,我只想吃近在眼前的嘛,最好有人直接在家里做好了,嘿嘿。”

    “吃货主人。”

    香芩白了他一眼,又在暗示,哼,主人不知足的大吃货,在家里吃多了就想到外面改改口味,等外面油荤的吃腻了又怀念起她做的清淡味道,简直是喜新厌旧、让人想要料理他。

    没错,是真的“料理”他,香芩不止一次的想煮一锅黑暗料理狠狠的惩罚云轩,但是想想他可能当场崩溃,甚至以后都对进餐产生心理阴影,还是决定算了。

    不能搞过头了嘛,主人还是要爱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