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5 幻觉
    黑刺暴射,云轩猝不及防的闪避开来,几根尖刺擦过身躯,带来了火辣辣的疼痛。

    生怕诡异的黑泥再生变化,云轩手掌一握,一把狭长的刻刀就是出现在了手中,旋即他脚尖一点,浓郁的冰灵气涌动,化为丝丝光流缠绕在刀身上。

    “受死!”

    刀光落下,空气都是结出了一粒粒细小的冰粒。

    嘭!

    不待那射出无数黑刺后显得有些萎靡的黑泥再生异变,云轩这凛冽一刀,就是怒劈在了它身上,寒气侵袭,黑泥顿时冻成了冰雕,凝固在了原地。

    下一刻,冰雕爆碎,无数黑色冰碎飞溅而出,将周围的几张座椅划得稀巴烂。

    嗖!

    然而,就在黑泥看似死的不能再死时,那地上之前腐蚀落下的一滩黑色液滴,忽是化为了一道水箭暴射而出,箭尖黑光闪烁,狠辣的射向云轩心脏。

    “咦?”

    云轩一惊,却是并不慌张,手掌一抬,缠绕着冰雾的刻刀就是从手中激射而出,寒气从风暴般肆虐开来,刀尖唰的洞穿了黑箭,汹涌的寒气冲刷,顿时将黑箭冻成了寒冰。

    云轩上前,将刻刀从地上缓缓拔了出来,目光仔细望着刀尖挑着的冰雕黑箭,微微一凝。

    他实在是没认出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妖兽?机械?”云轩摇了摇头,感觉都不像。

    严格来说,那黑泥给他感觉有点像是无生命的物体,就犹如一块真的泥巴,可能任意改变形状,甚至滴下的一些液滴也能变幻为水箭。

    手掌微微用力,刀尖将冰冻的黑箭震碎为粉末,云轩继续向前走去,走出了十数步后突然停下,猛然转身。

    “香芩?”

    这一下,他脸色瞬间一变,因为身边空空荡荡,再一望,香芩竟是消失了,无影无踪。

    什么时候?

    云轩眼眸微微一缩,心中不可遏制的冒出了一股寒气,几乎是瞬间回忆起了之前的一切。

    直到刚刚,他还感觉香芩的脚步声跟在身后,轻重和大小十分熟悉,亦步亦趋,除了离的有些远,和她平时有点不符外,都很正常。

    也就是说,刚刚他转身的一刹那,香芩被敌人以某种察觉不到的方法瞬间抓走了?

    不对。云轩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缓缓转身,面色恢复平缓,再次开始迈步。

    轻盈的脚步再次响起,紧跟在云轩身后。

    云轩骤然停下,澎湃的冰灵气从体内爆发而出,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他哪还不明白,敌人伪装了香芩的步伐和气息,把他蒙的团团转!

    而最关键的,云轩扫了一眼空无一物的周围,他刚才的灵气横扫,没有一丝击中实物的感觉,也就是说,云轩明知被人施法,却在附近触碰不到他。

    “这…远距离生效的秘术么?”云轩眉头皱紧,站在原地,思索了起来。

    他闭上眼眸,须臾后,猛的睁开,看向了身后的大门。

    似乎是从进入剧院开始,云轩就被某种隐秘的波动影响,没有回过头,从而也不知道真的香芩在不在身边。

    深吸了一口气,云轩身影一动,干脆的掉头暴掠,冲向了剧院大门。

    这阴森森的破剧院他不掺和了,先找到女仆再说!

    掠到了门前,云轩飞快的伸手,把门打开。

    瞬间,仿佛一切变得模糊了起来,周围的环境似乎变得虚幻。

    …

    “主人、主人!”

    云轩再回过神来时,小女仆急切的声音在耳边呼唤,一双雪白的小手摇晃着他的脑袋,摇的云轩头晕眼花。

    云轩头快炸了,赶紧抓住她的手,迷糊的道:“…嗯,怎么回事?”

    香芩见他醒来,焦急的凑过来,飞快道:“主人,您不记得了么?我们要进剧院探查情况啊,您刚刚进门,突然像是傻了一样的愣在原地,吓得我差点犯心脏病了,摇了您半天,您才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

    “什么?”云轩骤然睁大眼眸,“我刚才一直愣在原地?”

    香芩小心翼翼道:“是啊!不知道您怎么了。”

    云轩愣住,若香芩说的是真的,那刚刚一切是怎么回事?幻觉么?

    他明明走到了剧院中部,还杀一只稀奇古怪的黑泥啊。

    “我们走。”

    目中光芒急速闪烁,云轩没有多解释,而是对香芩道:“离近点。”

    香芩一怔,随即满脸喜色的扑过来,紧紧抱住了云轩的胳膊,笑嘻嘻道:“主人好胆小哦,还让人家贴过来,不过我喜欢,嘻嘻。”

    云轩脸色微微发黑,但香芩的误会反而让他放心了下来,肢体时刻接触的话,就不会被刚才幻觉中的脚步声蒙蔽了吧。

    “走了。”

    “主人,您害怕的话,我可以再抱紧一点哦,反正这里又没别人…”

    “我不怕!”

    云轩气急败坏,要不是知道此地诡异,他都想收拾得寸进尺的小女仆了。

    两人结伴,向着透着一股阴森森感觉的剧院缓缓行去,身影渐渐被黑暗吞没。

    …

    当云轩二人在“剧院”中小心翼翼的探索时,蝴蝶剧院的门前,一头晶莹的银色长发披散,容貌清灵的银茜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她蹙紧秀眉,不时向外张望,却没发现其他的人影。

    “明明传出了信息,云轩怎么还不来?他难道敢放我鸽子不成,不对啊,金蕾明明说他胆子不大,飙小铁车都能晕车的啊?”

    浅粉色的美眸中闪过了一抹疑惑,银茜孤身一人站在寂静的蝴蝶剧院前,自语了起来。

    “上次排练的时候就感觉有些不对,青鸾心不在焉,脸色还有点苍白,配合的很糟糕,本来预编的一幕三王子酒后乱性,把懵懂的公主推倒都因为她状态差劲而不得不取消了…可这一幕明明是扮演三王子的她强烈要求加上的,之前还羞答答的试探了一下我的态度…”

    “感觉到她的情况异常后,我抽空和她聊了一会,这小丫头还想瞒我,哼,小时候扮过家家游戏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出你想当我的新娘!现在还想在我面前瞒心思?柔中带强硬的逼迫了一番后,满脸羞红的青鸾终于向我吐露了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