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4 夜剧
    香芩有点想笑,“主人,戏剧就是这样啊,和一般的表演形式不同,更加的夸张、荒诞,这是为了突出表现力,而且基本都是悲剧,为了讴歌或讽刺什么,在外行的人看来,自然有些不合情理。”

    云轩瘪了瘪嘴,“你这说我没欣赏艺术的能力喽?”

    香芩笑嘻嘻道:“我可没这么说,只是主人修的那门现代艺术鉴赏的课,交上去的作业好像常常被教授那么批复,嘻嘻。”

    云轩脸皮微红,怒道:“你偷看我的作业?”

    “嘻嘻,还要偷看?作业哪次不是我帮主人写的,向前一翻就能看到上次的批复,几乎每一门课的教授都对主人叹气不已,好像是朽木不可雕也呢。”

    “你找死!”

    被嘲笑的云轩大怒,直接向香芩扑了过去,香芩银铃般的一笑,纤足一点,就是向前蹿了过去。

    云轩刚欲追上这不知上下尊卑的小女仆,狠狠的教训她一顿,就听到“嗖”的一声,一道破空声向身后掠来。

    他身形一停,闪电般的转身,一伸手,就是将那道银光抓在了手中。

    后方空无一人,云轩微微皱眉,摊开了手掌,只见是一枚银色糖果,拆开糖纸,里面是一块奶糖和一个纸团。

    “今天夜里,一点整,来剧院,这里有些不对劲。”

    云轩摊开纸团,看着上面的字迹一头雾水,但还是随手把小奶糖丢进了嘴里,浓郁丝滑,入口即化,一尝就知道是用高品质的奶源制成的。

    “怎么了?”香芩跑出两步发现云轩没追,回头恰好看到一道寒光掠向他的后背,急忙掠过来。

    云轩嚼着小奶糖,把纸团递给她看了看。

    香芩俏脸一下就微变了,吃醋道:“哼,亏我还担心您,原来讨厌主人已经勾搭上了白银财团的大小姐,让人家都发出午夜私会的邀请了。”

    “啊?这是银茜送来的?”云轩一愣,道。

    香芩气哼哼道:“是啊,上面有她的气息,怪不得刚刚在演出时我就觉得不对,她老是有意无意的看主人,这刚一走,就送信了,哼!”

    刚才的演出中,银茜恰好是扮演“公主”的那位主角少女,也是出场率最高的,目光确实看似不经意的扫过了第一排的云轩不少次,只不过云轩没多想,他一是在意坑爹的剧情,二就是在猛瞅五位倒霉的“王子”,因为经过细致观察,他赫然发现这五位王子皮肤白腻,身材纤细,好像都是由少女演员假扮的。

    当然她们扮的很成功,若不是坐第一排,云轩还不一定发现,但发现后,他就是对编剧的坑爹再加了一层认知,怪不得公主没爱上王子,都是女的怎么可能爱上啊?

    太坑爹了、太坑爹了!

    听到小女仆无理取闹,云轩无奈道:“别乱想了,没看见么?‘这里有些不对劲’,她显然是想把我拉去当苦力进行调查,光干活不给钱的那种。”

    香芩不依道:“我不管,我要和主人一起。”

    “好、好。”云轩同意了,这种可能有危险的情况就算香芩不说他也要恬不知耻的抱大腿,小命要紧啊。

    听到云轩同意,香芩俏脸上浮现出一丝满意的笑容,“哼,算主人识相。”

    云轩差点又要扑上去收拾她,小女仆嚣张的不行啊,搞得好像他不识相就要咋地似的。

    由于夜里有行动,香芩就稍微更改了一下计划,带云轩在附近的几个景点转了转,没有跑远,就坐到剧场隔壁的拍卖场休息了起来,拿出黑晶石通讯器后,他们被分配到了一个私人包厢,有红茶有甜点,软绵绵的沙发很大,云轩又吃又坐,蹭的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因为他一样拍品也没买。

    从晚上蹭到午夜,往常这个时候拍卖场早就关门,清退客人了,但今天云轩这个占便宜的没被轰出去,因为开放季时拍卖场是不分日夜,24小时连拍,毕竟慕名前来的拍客太多,巴不得时间多一点。

    而面对这些提着钞票的土豪,财大气粗如机械学院也难以全部无视,所以干脆让拍卖会连轴举办,不浪费一丁点时间。

    凌晨一点整,以云轩的脸皮之厚都有些蹭不下去的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和香芩离开拍卖场,穿过仍然火爆的小赌场,来到了空无一人的剧院门前。

    门紧锁,这难不倒云轩,他按照纸团背面的说明,叠了叠糖纸,叠成了长条状,塞进了锁眼中,“咔”的一声,巨大的铜锁就是打开。

    “真是厉害啊。”云轩赞叹一声,糖纸边缘有锯齿,叠好后犹如一把小钥匙,显然是银茜之前就制作好的,让云轩二人能顺利入侵,否则换了他自己,暴力砸锁的巨响只会引来隔壁整个小赌场的安保队。

    打开门,云轩一闪身钻了进去,香芩紧随其后,然后小心的把门关了起来。

    蝴蝶剧场中一片黑暗,和白天的喧嚣不同,夜晚的剧场空无一人,寂静无声,空旷的巨大场厅让人油然而生出一种颇为恐怖的感觉。

    云轩提起了警惕,从后向前缓缓走去,剧场是从边缘到中央不断下陷的造型,一层层座椅下降,直到最深处的巨大舞台坐落于最下方,让坐在后排的观众有种俯视感。

    走过了中部的一层座椅时,云轩忽是停下,目光倏地落在了地面上,那里似乎有股诡异的气息。

    在云轩的注视中,那座椅下一团黑影蠕动了起来,然后缓缓爬了出来,犹如一团泥巴,攀到了座椅上,犹如具有生命。

    一股恶意的视线,落到了面色惊讶的云轩身上。

    嗖!

    黑泥缓缓蠕动,下一刻,却是犹如利箭般激射而出,携带着污浊的劲风向云轩暴掠而去。

    “什么玩意?”

    云轩眼角一抽,却是丝毫不想被射中,身影一动,就是斜闪而出。

    嗤!

    黑泥落在了一个宽大座椅上,座椅顿时腐蚀了开来,一个大洞出现,滴落着黑色液滴。

    云轩嘴巴鼓动,猛的一张,一口冰蓝光流就是喷射而出,狠狠的轰在了黑泥上。

    嘭!

    寒气爆发,流淌的黑泥迅速蔓延上了一层冰层,黑泥的动作也是凝固了起来,但是旋即就是如刺猬般爆炸开来,无数道黑色尖刺暴射而出,将冰层撕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