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0 冰糖葫芦
    出了私人沙滩,云轩就像是霜打的茄子般无精打采了起来,唉,安静私密面积大的私人沙滩享受不了了,连好吃的椰子也没了,又回到了人山人海,吵到脑袋快炸了的庆典中。

    香芩看他没出息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主人,您是不是一点不想离开那两位大小姐啊?哼,又漂亮、出生又好,还超级有钱,您巴不得赖上她们吧?”

    云轩感到了一股杀意,求生欲顿时爆表,急忙叫冤:“哪有,你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人么?”

    香芩幽幽的道:“怎么不是?主人不就是喜欢抱大腿,那里有两位比我厉害多了的少女,您去抱她们啊,哼!”

    云轩闭紧了嘴,他发现,小女仆的情绪非常不对。

    “主人还真是这么想的?”然而,香芩看他没有立刻否认,声音立刻高了八度。

    “没有、没有。”

    “谅您也不敢!”

    香芩气急败坏的一拎云轩耳朵,一点都不淑女的把他拽去看庆典了。

    云轩很想回宿舍,但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他还是有点眼力的,知道小女仆在气头上不能和她硬拗,否则之后有的是苦头吃。

    但他也很绝望好吧,很多时候像现在这样,他根本搞不懂香芩怎么又生气了啊?明明几分钟还好好的,脸色就像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一下就晴转阴云,然后大发雷霆。

    唉,真是让人苦恼啊!

    云轩烦恼,越来越怀念那个刚刚成为他女仆时乖巧、恭敬,说话都不敢大声的香芩了,看看那时候,看看现在,简直是天差地别。

    好在,随着经历这种突如其来的发怒的次数变多,云轩也慢慢积累起了一些处理经验,就是什么都顺着香芩,她心情就会渐渐变好的。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千万、千万不能说些不合适的话,否则愤怒期将无限延长,甚至可能云轩要惨遭暴打。

    “主人,我想吃这个。”逛街了一会,天色慢慢变为了黄昏,香芩的心情也是在热烈的庆典中慢慢变好,微微抿唇一笑。

    云轩顺着她葱指的方向看向,木棒上插着一串串晶莹剔透的红果果,散发着酸甜气味,一闻就让人口舌生津。

    “这是啥啊,冰糖葫芦?”云轩被勾动了馋虫,凑近一看,顿时不解,这哪像葫芦了?明明是一串山楂果吧。

    香芩嗔道:“我想吃,这是冰帝国那边传过来的古老小吃,家乡的味道哎,主人不想尝尝么?”

    “当然想。”云轩手一挥,就是霸气的买了十串,把一整个木棍几乎拔空了,然后递给香芩两串,自己拿着八串,往嘴里塞去。

    冰糖葫芦是一根木签串起的很多个红果子,这些红果子都是揉成球的山楂,酸酸的,外面裹上了一层冰糖壳,这是甜味的来源,酸酸甜甜、脆脆糯糯,就是冰糖葫芦令人百吃不厌的秘诀所在。

    “咔嚓、咔嚓。”

    云轩咬下了糖壳,甜味刚在口中散开,酸酸的山楂就是融化开来,酸甜的冰凉沿着喉咙流下,仿佛一直传到了心里,让人的心都柔软了起来。

    香芩只吃了一颗就滞住了,心中酸酸甜甜的,让她想起了很久以前,幼小的自己和祖母外出时,她给自己买下的一串。

    那一串,真的是她吃过最好、最好的味道,因为那个时间她还没有觉醒黑暗灵气,依然是祖母的掌上明珠,对唯一的亲人无比依赖,吃到以后快乐的不得了。

    香芩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记起那段光明的时光了,但现在,再咬一颗冰糖葫芦的时候,一切都回来了,历历在目。

    酸涩的情感冲击着内心,让香芩美眸有些发涩,但是没过多久,甜甜的暖流就是涌来,将酸苦一扫而空,让她的心浸满甜蜜。

    是啊,她感觉错了,当年祖母的那一串糖葫芦是很好吃,也很甜,但是现在这一串更甜。

    因为……

    香芩脸红红的看着前方“咔嚓咔嚓”狂咬不已的云轩,心中残留的那一点愤怒突然烟消云散了。

    她之前生气,还有偶尔突如其来的发怒其实不是性情暴躁,而是少女的心太过敏感,以至于对在意的主人的一言一行都会无限放大,然后胡思乱想。

    比如他稍微表现出不想走,香芩就从云轩舍不得吃联想到舍不得人,再到喜欢上那两位超富有的美少女,再到赖上她们后不要自己了……想一想,香芩就是花容失色。

    这也不是她的错啊,谁让主人是个榆木脑袋,对她一直不理不睬啊!

    云轩如果小女仆是怎么想的,只会拼命叫冤,明明是担心说错话火上浇油,结果在香芩看来是冷淡她,这黑锅背的他要吐血了。

    但是现在,吃下了这颗冰糖葫芦后,香芩再次找回了很久以前的坚定决心,那是她在刚被云轩收为女仆时发下的,那就是付出多少努力,她迟早有一天,让呆的像个木头的主人屈服在她的魅力下,被她迷的神魂颠倒,每天没了她就活不下去!

    没错,我一定可以的,让这个混蛋主人喜欢我喜欢的不要、不要的,亲口向我表白,我再勉为其难的同意!

    才不要反过来!

    香芩气呼呼的看着云轩嘿嘿坏笑,吃的满嘴糖葫芦的满足表情,真想狠狠的捏扁他的脸颊,笑笑笑,除了吃,就不能对我露出多些笑容么?

    三下五除二,把两串冰糖葫芦消灭,香芩冷哼一声,怒戳了一下云轩的腰间软肉,“走了,贪吃主人,吃那么多糖,也不怕牙馋掉了。”

    云轩触电般的一闪,捂住腰,叼着最后一串冰糖葫芦,微惊道:“你、你戳我干嘛?”

    “就戳你,一个大男人那么怕痛,丢人!”香芩哼了一声,就是不客气的向前走去。

    “我……”云轩郁闷,嘴巴却是不慢,一抹整串糖葫芦就是空了,然后大咬了起来,这小女仆,看在吃的份上不和她计较。

    接下来,在香芩的带领下,两人没有去庆典中央的舞台区域,而是在这条小吃街上逛了起来,而琳琅满目的小吃也是让云轩瞪圆了眼睛,瞬间忘了自己之前是怎么叫着要回去的,从头杀到尾,吃个不停。

    棉花糖、老酸奶、炸冰淇淋、煎饼卷大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