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5章 道可道(1/2)
    文云的消息来自斥候,只能知道大致情况,并不详细。从河内传到这里,最短也要两天,按时间计算,张杨此刻应该也收到了消息,甚至有可能袁绍也知道了。张杨自顾不暇,围堵张燕的计划破产已经成为必然。就算张杨再有心支持袁绍,也不可能冒着河内被西凉军洗劫的危险硬撑。

    高兴之余,朱儁有些内疚。西凉军杀入河内,河内在劫难逃,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于非命。

    孙策却没什么心理负担。只要贾诩不傻,这时候肯定会节制牛辅、董越等人,让他们少造杀孽,否则朱儁也救不了他们。他们入侵河内,要的是粮食,吸引张杨的注意力,攻打庄园是避免不了的,对普通百姓的干扰有限。不能砍保万无一失,但可以控制到最少。

    至于世家豪强们被打劫,拜托,谁在乎?反正我不在乎。如果西凉军能将司马懿干掉,我还要给他们记一功呢。

    河北危解,孙策和朱儁定了南下的战术,一身轻松地回到自己大帐。郭嘉正和张纮、庞统说话,他也收到了消息,是蒋干送来的。蒋干不仅汇报了贾诩同意结盟,已经派兵出击的消息,还汇报了白波军的回复。白波军大帅郭泰接受了朱儁的邀请,愿意向朝廷称臣。原因其实也简单,西凉军退入河东后,白波军北面被匈奴人挤压,南面又来了西凉人,已经难以维系。

    和张燕一样,郭泰不肯亲自出面,只派杨奉率命参与勤王。

    “牛辅派人送了几匹马来,诚意很足。”郭嘉笑道:“子纲先生一支笔,赛过十万雄师。”

    张纮笑着摆摆手。“若非你为将军提供的情报,我哪知道贾诩是什么样人。文章小道尔,不值一提。”

    孙策心情愉快,把和朱儁商量好的事说了一遍。沿鸿沟水进入陈留郡,抢收沿途诸县的秋麦补充军粮。这件事要和张邈、袁谭通个气,不能产生误会,弄假成真。他要卖给张邈的军械也准备好了,等合适的机会交给他们,这些粮食都是他应该收到的货款,当然还要顺手替张邈拔几根钉子。

    郭嘉一一记下,安排人去联络。

    除了抢收粮食之外,孙策还要调颍川郡兵和屯田兵参战。朱儁手下那两三万人实在太渣,指望不上,还是要自己的人靠得住一点。这些事都要事先安排好,一方面是秋收,一方面是行军,时间要安排妥当,不能脱节,耽误了任何一件事都不行。

    四人反复商量已定,分头去处理。

    五鹿看着郗俭处理完伤,见张方痛楚稍减,不再呲牙咧嘴的喊痛,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请郗俭入座,很客气的说道:“道长仙风道骨,不似凡俗,五鹿斗胆请教,道长奉的什么道?”

    郗俭抚着稀疏的胡须,欣赏着张方敷满药的脸,得意于自己的手艺又精湛了几分。“我本在阳城山修行,与孙讨逆有缘,这才做了他的幕友。原本修的是广成子一门的道术,以导引为主,最近得了孙讨逆的十六锭金,兼修金丹大道。”

    五鹿听得一头雾水,多少有些失望。“不是太平道?”他原本还指望和郗俭拉上点关系,请他在孙策面前美言几句呢,没想到郗俭真是个修道的。

    “太平道也算道?”郗俭不屑一顾。“你们就是借着道门名义造反,想改朝换代,何尝真心问道?”

    “你胡说什么?!”张方不服气地嘟囔道,只是他脸上全是药膏,表情不敢太大,只能动动嘴唇。奈何嘴唇也被孙策抽了一记,肿得像香肠,只看到动,却张不开,声音也很含糊。

    五鹿也很不高兴。“先生,你修的又不是我太平道,怎么能对我太平道妄加评论,不觉孟浪吗?”

    郗俭在孙策营里身份特殊,上到孙策,下到普通士卒,都对他很客气,他怎么可能把五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