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4章 没有信仰的黄巾(1/2)
    五鹿闭紧了嘴巴,再也不说一句话。扮了好一阵黑脸的朱儁看看形势差不多了,终于由黑转红,打起了圆场。“既然如此,勤王的事等等再说,先将于毒、苦酋接应出来,安排他们屯田为好。这些人打仗不行,种地还是可以的。洛阳周边有大量良田抛荒,让他们去耕种吧。”

    五鹿脸上火辣辣的,却不敢出言反驳。

    朱儁开了口,孙策就没有再说什么,他自己也清楚,让张燕到朱儁麾下听令是不太现实的事,至少目前不太可能。虎不离山,贼不离巢,张燕出了黑山就没了安全感,不到万不得已,他宁愿放弃黑山,躲进太行深处,也不太可能露面。

    但他直言,要解浚仪之围并不容易。中牟和浚仪看起来相去不过数十里,但两县之间隔着一道鸿沟,袁谭已经派人控制住了对面的官渡口,强渡鸿沟根本不可能,必须另想办法。

    他的办法有两个:要么北上,渡过黄河,直接进攻河内,迫使张杨放弃对张燕的堵截,接应张燕出黑山,再谋后计;要么南下,进入陈留郡,抢收秋麦,解决粮食补给问题,再与颍川的屯田兵、郡兵会合,寻机与袁谭决战。

    这两个办法中,第一个办法比较直接,可以解张燕的燃眉之急。一旦袁绍发现无法全力以赴的对付张燕,他最理想的选择就是撤退。秋收之后,公孙瓒随时可能南下,他不能与张燕纠缠太久。但是这样一来,浚仪的于毒、苦酋就麻烦了,能不能支撑到张燕赶到,谁也说不准。第二个办法不依赖张燕,又能尽快解决粮食问题。如果袁谭被调走,于毒等人也可以主动撤离浚仪,但张燕就只能自力更生。

    在中牟驻扎了大半个月,孙策已经将周边的地形摸得一清二楚。就在朱儁和五鹿的面前,他连写带画,将这一带的地形一一解说。五鹿去过浚仪,略知一二,朱俊曾在此驻扎过一段时间,也不陌生,但是他们都不如孙策熟悉。听完孙策的解说,五鹿固然着急,朱儁却更不安。

    怪不得孙策一直不肯放松操练,原来他早就料到了这一仗很难打。不管是北上还是南下,都需要大距离行军,在运动中作战,对将士们的身体素质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你回去和张平难商量吧,看他愿意采纳哪一个方案,尽快回报,以便朱公决策。”

    孙策说完,见朱儁没什么意见,就把五鹿往外轰。五鹿赖着不肯走,苦苦央求。这两个办法都很合理,但张燕和于毒、苦酋必有一失,不管哪一个受损,都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他拽着孙策的手臂,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孙将军,请你无论如何再想个万全之策,救我们一回。”

    “哪有什么万全之策?”孙策哭笑不得。“就这两个办法,我都是冒了险的。你应该也看到了,朱公手下虽说人马不少,但能打的却不多。真要开战,不论是撞上袁绍,还是撞上袁谭,我们都没什么胜算。你们不是号称百万吗,怎么不自己救自己?”

    五鹿无地自容。黄巾军常常号称百万,但那是包括了家属在内,真正能战的也就十分之一。所谓能战也就是身体还好,从十五六岁到五十六岁的丁口,这些人跑路没什么问题,干活也行,打仗就看各人悟性了。如果打过几仗还没死,略通一些武技,就算精锐,和朱儁麾下的这些乌合之众差距不大。

    更大的问题还不是这些人的战斗力,而是信仰。

    张角在中平元年起义时,号称三十六方,也就是说总兵力大概在三十多万的样子。虽然很快就被朝廷扑灭了,但是黄巾军打得却非常顽强,经常是阵亡过万还死战不退,给包括皇甫嵩在内的所有将领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最惨烈的当数广宗之战,临阵战死三万多人,宁愿赴河而死也不肯降者逾五万。如果不是张宝阵亡,这一战是什么结果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